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憶周聯華牧師

yam蕃薯藤新聞/吳昭明 2016.08.29 00:00
  二○一六年八月六日傍晚,周聯華牧師參加聚會後,從陽明山開車下山途中,因心臟衰竭過世,享壽九十六歲。   周牧師一生事功多矣!其中,一九七○至七一年擔任東海大學董事長時,筆者恰就讀東海,有緣聆聽周牧師證道、演講,且參與聚會,加上有「上下鋪」的因緣,乃雜寫鴻爪,聊記當代傳奇。   筆者是東海大學聖樂團團員,當年,聖樂團一則基於傳教,再則宣傳東海,春季時,輪流到北部、南部幾個縣市巡迴演唱。一九七一年五月,聖樂團到高、屏演唱時,住宿高雄學苑。由於旅途奔波,加上演唱疲累,一進寢室就躺下休息。忽地,身材魁偉,著藏青色西服的周牧師提著行李走進寢室。原來牧師主持士林總統官邸凱歌堂禮拜後,搭飛機趕來會合。   周牧師一再向大家抱歉,他這個當領隊的「龜頭蛇尾」,因為巡迴演唱結束前,必須趕回台北。牧師的床位恰分配在筆者上鋪,「為長者折枝」古有明訓,何況是上、下鋪,於是「硬」和他換床鋪。牧師外衣褲一脫,很自然地躺下。   那天傍晚和高雄區校友聚餐時,周牧師談到東海校務,以及盛傳他將接任東海校長等事。周牧師分析東海如何延續創校精神、維持小班制,以及保持學校規模的構想。他強調,只要台灣募款多少,美國聯合董事會就提供一定的相對基金,以基金滋生的利息足可維繫創校時的理想,不必擴大招生。其時,仍有不少學生第一志願進東海。可惜周牧師的設想未能實現,目前,東海學生人數已增加到創校時的二十倍。   二○一二年十月,聖樂團團聚、集訓,並在路思義教堂演唱、禮拜獻詩。相對於當年的「龜頭蛇尾」,團聚時,這回周牧師全陪。十四屆社會系汲宇荷知道筆者和牧師有上、下鋪之緣,乃指定筆者負責「看著」當時已九十二高齡的周牧師。汲宇荷強調,牧師的身體相當好,只要留意著他就好─不意四年之後竟過世。團聚那幾天住宿在東海校友會館,兩人房間相鄰,一大早陪牧師吃早點後到藝術廳練唱,他喜歡行走在文理大道上,鍾情於東海舊校區洋溢唐代風的質樸、典雅,牧師也喜愛東海的鳳凰木,當然及於早年東海種種。   邊走邊聊,有回,刻意和他談到一九七○年可能出任東海大學校長,何以美事成空?牧師說,曾請示蔣夫人,蔣夫人答說:「要人竟要到我頭上。」時在台灣的孔祥熙夫人宋靄齡說:「東海大學的校長有一百位,凱歌堂的牧師只有一位。」很多老東海為周牧師沒能接任東海校長,導致東海「江河日下」,竟而難以回頭而感慨莫名,「面對」母校,直有「雪擁藍關馬不前」的情境。即便回東海,不少人只在舊校區打轉,甚至有人不願意出任東海董事。   一九七一年五月高雄的演唱會後,周牧師陪大家一起搬西瓜、說笑、吃宵夜,還表演前彎後仰的柔軟功,跟同學打成一片。第二天,訪問高雄女中,演唱後,周牧師上台介紹東海。不必擴音機,寬宏的男低音,配合傳教士口、才俱佳的演講,清澈有力地傳遍禮堂。牧師還介紹雄女校友,後來東海的榮譽學生金惠敏出列和學妹們見面。   二○一二年,請教周牧師,不配帶麥克風講道的事。周牧師說,早年,能夠讓多少人聽得見就辦多人的聚會。他嗓門大,能吃、能睡,都是上帝的恩賜。   離開雄女之後,往澄清湖郊遊去。到了自來水場,同學們逕自往湖邊走,此時,牧師和負責行政的團員提著五十份便當尾隨在後。發諸自然,勤於任事的風範,令勞作制度訓練下的學子汗顏。晚上,在屏東教會演唱,演唱前,隨意參觀教堂佈置。大廳一盞仿歐洲中古時代彩色玻璃併畫的吊燈,周圍環繞一圈希臘字母。周牧師細心解說字母的意涵。內容早已淡忘,但牧師教誨晚輩的誠摯態度,事隔四十五年,印象猶新。   沒等巡迴演唱結束,周牧師真的提前趕回台北。記得一九七八年,筆者到彰化學畫,準備搭火車回台南時,在車站大門口遇見周牧師,陪他等人,也寒暄幾句。不久,一對小姊弟來接他。藏青色西服,英挺昂揚的背影,左右一男一女,穿著、高度極不調和的三人行,在人來人往的塵囂中逐漸消失,筆者驚覺,消失的,不曾經也是東海大學的希望?東海或許不堪回首,周牧師生前可曾蹙眉問天,這可是天主的旨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