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也談寶可夢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8.28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Photo Credit: stux @ pixabay by CC0 Public Domain

「你也抓寶嗎?」這幾個禮拜還真成了朋友們見面必問的一句話。抓,我當然也抓。但還不到如喪屍一般,加入那千人奔襲的行列。要說心得,還真覺得搭公車時拿出來玩玩,效益不錯呢。

這東西,把虛擬的玩意兒結合真實的地境,也難怪那麼引人入勝。但,網路與媒體也揭載了這家「The Pokémon Company」的研發團隊不是任天堂,而是與美國中情局有密切關係的Niantic;其創辦人John Hanke從CIA創投基金In-Q-Tel那收受龐大資金,運用美軍工複合體所研發的衛星監控技術,設計了這遊戲。這樣的結構當中,美國當可透過此一遊戲,清晰地描繪出全球細緻的地貌;故而,日後無論是派特種部隊潛入,或要以無人機擊殺目標,顯然都會比世界沒有寶可夢的時候,精準許多。

這當然是一種說法,玩家大體也不怎麼理會。抓寶幾乎就是全民、乃至於全球運動,就算美國在背後笑呵呵,大家也不當一回事兒。有意思的是,這股全民抓寶風,倒是讓政壇有些奇怪的想頭。據聯合報8月24日報導,「國民黨中常委林榮德和邱炳煌等今天下午將在中常會正式提案,建請黨中央立即擬訂辦法,要各級民代全面發起建立寶可夢遊戲活動,以彙集民意,找回青年支持。」這,會不會太瞎?

能想出用寶可夢找回青年支持的這兩位,本身應該就可位列「神奇寶貝」之林了!國民黨全面在野,中常會這樣的機構,應當能提出真正足以改變社會、使國家進步的提案。搶搭這種順風車,豈不把這個締造國家的百年大黨當成一家五星級飯店嗎?

要真說寶可夢除了引發大家瘋狂遊戲之外的省思,竊以為當從程式教育的紮根與落實去好好想想。這是一個用程式解決問題的年代。這個遊戲可以讓大家那麼瘋狂,無疑的是一堆孩子在童年都是透過螢光幕,看著「小智」帶著皮卡丘勇往直前,但如今卻能用手機親身體驗卡通裡「訓練師」的滋味,在自己身處的環境中去抓寶,怎能讓看著這卡通長大的人不激動?

當程式讓虛擬走進真實,充分利用硬體的便捷去解決人類的問題、滿足大家的夢想時,作為全球IT供應練重要一環的台灣,該做的應該不只是瘋狂吧!微軟在北京設立的「亞洲研究院」,大量蒐羅亞洲在軟體方面的「尖子」,去打造下一個世代的「應用程式」;而其內的領導人物,許多都是台灣培養出來的一方大師。

過去我們能培養出全球頂尖的人才,但如今呢?面對中國大陸的崛起與周邊國家的追趕,台灣在此一方面的優勢,卻隨著教改胡亂改、政黨大亂鬥而一再流失。抓寶固然好玩,但當有朝一日我們玩的都是別人的搞出來東西,且當中絲毫不再有MIT的成份時,那會有趣嗎?

國民黨要找回青年,與其想那種天馬行空的不切實際,不如好好想想,怎樣去讓程式教育在我們的下一代身上練出本事?能端出相關的好政策,這一代當爸當媽的,定然會支持。那才能替黨多抓點寶回來吧!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被教改漠視的實驗教育擺包乖乖就好嗎?自行車的台北?整書有感社會企業之我見因循苟且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