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鹹豬手 走路工 麻疹

《全面啟動》夢與現實交錯的世界

滔客/ 2016.08.28 00:00

若要操控一個人的思維,要讓他變成這樣的思維,要植入想法給他,讓他相信這是現實,這是事實,就必須先給他一個夢境(如一個幻想,一本企劃等等...。),讓他去相信這個夢境是真實的,這樣才能真的實現成為現實,劇本就是這樣寫...除非混淆不清,就會瘋狂地死在「達利式的超現實主義」夢境裡,也許心理會想,哦不...寧可在蒙娜麗莎微笑前面死去,或許也可以說,現實同時也是夢境,人們都在夜晚造夢同時也在生存,如果說,人因「夢」而偉大? 而不是「夢想」?像李奧納多· 達文西這樣世紀難得一見的天才,和尼古拉 · 特斯拉一樣,多多少少都能相信,他們都作過未來的「夢」,可以預見的是,在夢境裡,人類的潛能都能徹底發揮出來,喜歡這樣的世界嗎? 無論多扭曲多不合邏輯,也可以非線性,又能夠線性般的繼續片段,同樣有經驗的是,在夢裡越接近感受到危險,好像隨時都會被什麼拉扯出去後再清醒一樣,待在夢裡似乎又覺得不安逸,感覺身體越來越沉重無法深眠...,但這裡不是在太空中。

毀壞即是現實

當畢卡索領悟到能從不同的角度看世界並貢獻給了藝術,世界在宇宙下的模樣就像一張完整的平面圖(參考加來道雄相關書籍),當人類能從不同角度的方式去理解世界的時候,是不是世界也能從不同角度影響著人類?好比說,哥白尼理論,芝諾悖論等等...,不同的時代,對不同的理論見解也不同,火車駛入街道上不斷擦撞前行,在對稱的城市中由鏡子反射空間的美,將各種反差匯聚在一起,看著不連續場景的鏡頭,即使是連接著角色間的對話,也能不讓人起疑而不需合理的解釋去「相信」,秩序而簡潔的街道瞬間因爆破充滿混亂,如紙輕易對摺的城市而毫無違和,夢境帶著觀眾坐著雲霄飛車引領著我們看見各種「奇觀」,哦...不是! 是世界可以實現的面貌,或許下次,觀賞畢卡索的畫作時,也可以無須帶著角度去欣賞,去接納那樣的構造、形式,姿態,也許也會忘記自己所身處的地球,好比陀螺在軌道不斷運轉著,會不會有一天不再運轉了呢? 若時間是因為大家承諾而說好是會消逝呢? 且暫別管什麼失敗的科學或高尚的藝術了,這一切會是場「夢」嗎?

圖/http://www.artofvfx.com/inception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