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武漢鴨脖,一張因方言而誤讀的飲食名片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8.27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蘭津渡

如果時下提起鴨脖,一定會想到武漢。武漢鴨脖,作為一種鹵臘小食,儼然已成為武漢飲食文化的新符號,各類品牌的鴨脖店如雨後春筍般開遍大江南北,武漢甚至被戲稱為“鴨脖市”。

然而時光倒溯十幾年,在那個武漢鴨脖尚未風靡大陸時,我第一次對武漢鴨脖產生印象,卻是來自由武漢知名作家池莉小說改編的電影《生活秀》。

這部電影讓人對武漢鴨脖充滿嚮往,也因為電影中武漢鴨脖這個稱謂,而誤以為武漢鴨脖就是只賣鴨脖的。但當到了武漢,真正嘗到了實品,發現鴨脖王不止是賣鴨脖,各種鴨的部件乃至各類素菜均可鹵制,而嘗到了味道後,更是升起了一個小小的疑問,這不跟湖南湘北老家吃到的”鴨霸王”系列的品種跟味道幾乎一樣嗎? 同樣的深紅色澤,同樣的香、辣、甘、麻、鹹、 酥、綿,回味悠長。

話說回來,“鴨脖子”文化始作俑者確實就是作家池莉。在寫於2000年7月的小說名作《生活秀》中,她把“鴨脖子”和女主角來雙揚活靈活現地推向了大眾。武漢鴨脖也正是因為小說和電影而得以成為一個鮮明的城市意象!但在武漢《長江日報》記者對她的採訪中,得到的電郵回復是這樣的:“很簡單,你採訪吉慶街老藝人或者自認為是‘來雙揚’的劉瓊就都有了,他們肯定很清楚地記得,以前武漢其他地方有無鴨脖子我不知道,至少吉慶街在我1999年動筆寫作《生活秀》之前,是沒有誰把鴨脖子當菜賣的,我給來雙揚設計這個道具正是因為它偏僻獨特。小說之後改編了電影,電視,話劇和現在的京劇,就形成現在這個樣子了,挺好。”

很顯然,武漢鴨脖在小說及電影轟動之前其實並不見得流行於全武漢,甚至並非原產自武漢,武漢這個相容並蓄的大碼頭其飲食必定來路多元。從方言字音中,我們似乎可以推斷出一些線索。湖南叫“鴨霸王”,剛好“霸”在湖南不少地區讀作“bo”,語音學上稱為元音高化,是湘方言的重要特徵,而武漢周邊的黃岡,鄂州地區也有同樣類似的語音特徵。到了武漢,或許被人訛作為“脖”。但真正的武漢方言也不說“脖”,而是“頸”。且看池莉小說原著中是如何寫的: “鴨頸下酒,越喝越有”,“鴨頸不是什麼山珍海味,但是是活肉,淨瘦,性涼……吃了鴨頸,添福又添壽”。電影改編中,卻將方言的鴨頸改為了普通話的鴨脖,而恰好“鴨霸王”的湖南讀音又接近“鴨脖王”,於是武漢鴨脖及緣巧合地成為了一張因方言而誤讀的飲食名片。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談談唔該,勞慰與謝謝童年記憶中的那些街頭糖點全美最上相又好拍的秘境景點吃在塞班:慢節奏,更有味南寧隨筆─深刻反省談藍軍困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