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名家論壇》李大中/等不到的「川普修正」

NOWnews/ 2016.08.21 00:00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已不到三個月時間,近來共和黨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的聲勢下挫,相較於5月份以及7月中旬的情況,當時川普與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民意支持度還曾互有領先,選情呈現膠著狀態,但如今川普的總統之路明顯陷入危機,落後希拉蕊將近7到8個百分點之多。

在多數人眼中,川普離經叛道,可稱得上一位非典型候選人。自從去6月宣布參選之後,起初外界看熱鬧者的成分大些,但69歲的川普卻屢屢跌破專家眼鏡,一路過關斬將,擊退16位黨內群雄,包括曾被共和黨內寄予厚望的前佛州州長傑布布希(Jeb Bush)、佛州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以及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等人在內,最後全部繳械豎白旗。但川普畢竟並非傳統共和黨人,再加上不受控制與難以預料,讓共和黨大老與金主膽戰心驚,所以即便到了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前夕,「換普」之聲都還不絕於耳,甚至多位重量級共和黨國會議員迄今仍不肯為川普的總統之路背書。

川普的崛起是極為有趣的現象,背後原因複雜,有人歸因於美國的經濟大環境不佳,也有人說這是當今美國社會民粹主義盛行的產物,更有人認為美國的媒體生態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因為打從川普投入共和黨黨內初選開始,對於經營困難的傳統媒體而言,無疑是劑強心針,因為在收視率與點閱率的殘酷考量下,渾身是戲的川普總是引領風騷,儘管媒體內部的自省聲音不少,無論是心甘情願或是迫於形勢,最後的確有不少比例的媒體向現實低頭,選擇跟著這位最能製造話題的候選人走,結果就是不成比例獨厚川普。簡單來講,對現狀不滿,對未來憂慮,可說是這股川普現象的註腳。

不過追根究底,沒有人能夠否認,川普的異軍突起,還是與他強烈的個人風格有關。川普繼承父業,並非真正白手起家,但靠著自己的努力,雖一度起起伏伏,但終究打下了龐大的企業帝國。川普也不是政治素人,他的特立獨行,外加濃濃的反菁英主義,如同烙印在這位地產大亨身上最旗幟鮮明的標記。

川普向來口無遮攔,說是表演也好,真性情也罷,這就是他在鎂光燈前的公共形象。但川普絕非沒有弱點,在媒體專訪中,但可發現每當問及缺乏公職歷練,未來何以治國的問題時,川普總不忘強調,經驗不是關鍵,而他最自豪之處,正在於能力與渾身是膽的個性。

重點在於,川普的言行,挑戰許多美國社會與政治文化裡長久以來的底線,尤早在競選初期,媒體就觀察到,他的發言內容越爭議,就越吸睛,而且很多時候民調還不降反升,這似乎意味著川普說得愈直白,就愈受到普羅大眾的歡迎,至少對於他的死忠支持者就是如此。

舉例來說,川普曾公開揶揄希拉蕊的女性特質,面對批評卻死不道歉,川普矢言要推動立法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為了阻絕非法移民,川普更宣稱在美墨邊界築高牆(錢要對方出),還說要驅逐在美國境內數百萬的非法移民 。

川普更曾語出驚人表示,他受夠了美國社會上的「政治正確」,直言民主黨陣營在恐怖主義與移民問題上,擺明就是唱高調與偽善,無論面對去年12月加州聖伯納迪諾的社福機構槍擊案,或是今年6月佛州奧蘭多的夜店大屠殺,他批評歐巴馬與希拉蕊不僅連「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字眼都說不出口,還故意把焦點放在槍枝管制與孤狼式恐攻,根本是誤導與故意轉移焦點。

川普得意認為,這些恐攻印證他的先見之明,問題的癥結在於這些兇嫌都是移民之子,且為在美國出生的穆斯林,他批評民主黨目前的移民政策,等同於變相鼓勵輸入恐怖主義與暴力,正如同歐洲目前的困境,這根本是威脅西方世界的基本文明與價值,如果他順利當選,保證會改弦易轍。

當然,政見歸政見,每位候選人都有表達的自由與辯論的空間,但煽動力極強的川普,卻創下極為鮮見的特例,以往如果美國公眾人物觸及種族偏見與性別歧視等禁忌,必遭輿論的無情撻伐,但川普卻不太一樣,宛如金剛不壞之身,刀槍不入,或許就是因為在角色設定與角色期待上,川普從來就不是模範生與乖乖牌,本來就擅長「能言人所不能言」,社會對於他的容忍度偏高,也許還真是不公平,要是正經八百的政治人物在這些議題上出差錯,很可能早就死無葬身之地。

也正是如此,川普的突破禁忌,讓某些過去被視為是見光死,或是不見容於主流社會的意見,堂而皇之浮出政治檯面,也召喚出更多的潛在追隨者。不少觀察者擔憂所謂的川普現象,不僅具有「極端主義主流化」的風險,更可能進一步加深美國社會的分裂與矛盾。

但近來川普一些「太超過」的爭議言論,終於踢到鐵板。例如他暗示支持者「阻止」(實踐擁槍權力)希拉蕊當選,他攻擊為國捐軀的美軍金星家庭(Gold Star family),他呼籲俄羅斯駭入希拉蕊的電子郵件信箱,他指控歐巴馬與希拉蕊兩人是伊斯蘭國(ISIS)的創立者,還言之鑿鑿稱兩人應獲頒VIP,而當媒體試圖釐清所謂ISIS創立者的講法,是否僅是形容詞?追問川普想要表達的意思,是不是因為歐巴馬中東政策的失當,導致當地出現權力真空,讓伊拉克與敘利亞淪為ISIS溫床?不料,川普竟率性回以「不,我的意思就是他們就是ISIS創立者無誤!」

上述這些言論深深激怒希拉蕊的支持者,而且就算是競選語言,畢竟與一般認知相差太大,超過社會可接受的範圍,再加上川普遲遲無法克服黨內分歧,成功鞏固共和黨的傳統支持者,所以出現民意崩落的警訊。

不少美國媒體就直言,從川普投入共和黨黨內初選,到獲得共和黨正式提名發表競選演說,一直到8月以來的危機,隨著大選逐漸逼近,共和黨陣營所期待的「川普修正」,卻遲遲沒有來臨。

而這些所謂的修正,並非是川普在政治立場上驟然改變,而是指從川普本人,從風格到嘴巴,進行識時務的溫和調整,也就是「少一點點川普、多一些些中間」,這樣才可能讓原本對川普印象不佳的選民,排除疑慮,動心轉念轉接受他,願意相信川普除逞口舌之快的能耐外,有辦法勝任總統職務。

但這些期待可能注定要落空,8月16日,川普再度調整競選團隊,宣布由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的執行總裁巴農(Stephen Bannon)接下選戰執行長的位置,並點名共和黨民調專家、川普資深顧問康威(Kellyanne Conway)擔任競選經理,從人事布局來看,川普不僅無意改變,反而延攬與他更加氣味相投的人士出掌大任, 這代表川普還是打算延續原本的強硬路線,可能川普心中堅信,如果因為選情受挫,就貿然妥協,這就不是原汁原味的道地川普了。

川普能不能夠力挽狂瀾?目前還不到絕望的地步,但眾所皆知,他的最大敵人正在於他自己,如果希拉蕊成功保持目前優勢直到大選前夕,那麼「成也川普、敗也川普」,就很可能是這股川普旋風最終與最貼切的寫照。

(作者李大中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美國塔夫茲大學佛萊契爾法律外交學院博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