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對話金風:傳遞創作的美學

bntNEWS/ 2016.08.10 00:00
bnt新聞訊 金風擁有強大的力量,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只要一看到他就能令人變得非常積極、心情愉悅。就像是把南瓜變成馬車的灰姑娘的女巫,又或是電影中登場的鋼鐵俠套裝一樣。 對於那樣的他,有些人稱他為廚師,有些人則稱他為漫畫家。但他已然超越了工作本身,反而更加註重“創作”的價值。他用指尖傳達出美好的想象力,這不就是刺激人們“休息”的幸福嗎? 如果想要變得開心,就去見金風吧。那會是件積極的事情。金風福音第一章第一節。 Q. 在正式開始提問之前,大部分人都對您的名字感到非常好奇。 大一的時候,曾經參加過在夜店裏舉辦的舞蹈大會。當時《順風婦產科》這個連續劇很火,旁邊的服務員大哥就幫我取了《順風婦產科》中的“風”字,問我金風怎麽樣(笑)。不知為何語感也很好,所以就用了金風這個名字。得益於此,我在舞蹈大會上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Q. 如果提到漫畫家金風,就少不了網絡漫畫《沒出息的歷史》。 在《沒出息的歷史》中登場的人物的樣子全部都是我性格中的一部分。連載的時候,以我的經驗為基礎創作的故事很多,也有好像在哪聽到過的故事。並且,比起男人的立場,《沒出息的歷史》中的故事更偏重於女人的立場,因此也會有詳細描述女主人公感情線部分的漫畫的特性。因為我有點女性化的趨向,所以在漫畫《沒出息的歷史》中利用了這一點。 Q. 結束了長期的停載,您現在攜再次連載的《沒出息的歷史第三季》回歸了。 《沒出息的歷史》連載當時,我感到自己在畫漫畫的方面有很多不足,也沒有毅力,曾一度認為我無法再繼續下去了。在20多歲連載的時候也認識到了這是件辛苦的工作,並為此害怕了起來。但《沒出息的歷史》又是一部非常適合回歸初心的作品。真的是好久才出現的機會,時隔五年得以再次連載作品。所以我把這當成了熱身運動,又動起了筆。而且我原來也並沒有想過《沒出息的歷史》能出到第三季,大家的反應比想象的要好。想借此機會向讀者們表示感謝。 Q. 連載的時候,會看到讀者們的回帖,有記憶深刻的嗎? 《沒出息的歷史》作為作品,好像沒看到過惡意評論。雖然會有人奚落主人公,但那也是因為看得太投入,我感覺這很不錯。但是偶爾也會有些告解聖事的人,他們會向某人說對不起或過得好嗎等等,但這些大部分都不會成為最佳回帖。因為點“不喜歡”的人更多(笑)。但當我每次看到這種回帖時,都會因覺得非常有同感而更加充實。想敬這些人一杯酒,非常感謝。 Q. 有個人覺得很有趣的作品嗎? 朱浩民作家的《與神同在》。這或許是他的遺作,不是嗎?因為在《與神同在》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像這樣的作品了。還有尹胎鎬作家的《未生》,我喜歡這位作家的所有作品,知名度不高的《仁川登陸作戰》也非常有趣。但作家們幾乎不會看除了自己的作品以外的作品。說看過了只是純粹地以粉絲的心態看過了,因為如果看了其他的作品,偶爾會妨礙到創作,所以倒不如看些電影、電視劇或小說。 Q. 不僅僅是某些人,相信很多喜歡網絡漫畫的讀者們都很好奇。雖然漫畫停載有很多的理由,但大部分作家是因為什麽原因呢? 因為想不出來才會停載(笑)。當然也會有健康問題或個人原因,但大部分都是因為想不出來了才會停載。因為作品一旦上傳了,就不能反覆,所以要時刻保持慎重。 Q. 現在我們開始關於“料理”方面的問題,剛剛您提到過“女性化的趨向”,請問這和做料理有關嗎? 沒有關系,只是單純地想要在女性面前表現才開始做料理的(笑)。純粹因為那個意圖才做料理,基本上可以認為是在畫漫畫感到累的時候為了轉換心情的一種愛好。順便說一下,我接觸料理的方式屬於創造型的方式,會使用與原來不同的風格來做料理。 Q.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JTBC綜藝節目《拜托了冰箱》的緣故,現在還認為您是廚師的人很多。 到目前為止,我出演《拜托了冰箱》的時候從來也沒認為過我是廚師。因為我認為《拜托了冰箱》事實上也可以從某個角度來看成是漫畫家的立場。並且,我參加《拜托了冰箱》的理由只是純粹地為了滿足我自己。其他廚師們需要滿足嘉賓的口味來做料理,但我只是為了我自己的滿足而做料理(笑)。因為滿足“究竟會不會出來那個味道呢”“味道還可以嗎”“我能做成嗎”這個程度的好奇心這件事以及出來的成果,讓我感到很快樂。我如果不快樂的話,就不會做料理了。 Q. 出演《拜托了冰箱》之後,周圍有什麽反應? 因為編輯也做得很好,凸顯出了我的個性,所以周圍的人都覺得挺好。其實,《拜托了冰箱》節目中的我跟平常的我有些不同,所以大家覺得特別,但說實話我不想在意別人怎麽看待我。如果太在意別人的眼光,感覺會失去自我,沒必要因此變得浮躁。 Q. 真實的節目《拜托了冰箱》。 《拜托了冰箱》性質好像不太一樣。從某個角度來看,因為出演人員都是專家們,所以應該展現真實的自己。觀眾們也會喜歡這樣的節目,所以制作組方面也不會指導我們。好像是我們自己在摸索著道路。還有,我能挑釁廚師們也是多虧他們包容我。如果出演有專業藝人的節目,反而會氣餒,做不出來(笑)。 Q. 在《拜托了冰箱》的嘉賓中,感覺最難做料理的是哪位? 記憶最深刻的是INFINITE成員聖圭的冰箱。裏面什麽都沒有。只有一些腐爛的西紅柿之類的東西,所以很難做料理。徐章勳大哥的冰箱裏面也沒有什麽食材,而且他的口味還比較挑剔,當時都不知道該怎麽辦了(笑)。酸的也不喜歡,口味也不是很高級,就算是那樣我也在與李連福廚師的對決中取勝了(笑)。 Q. Sam Kim廚師在《拜托了冰箱》中贏過好多次。 其實做出的菜說不上多好。不過比起Sam Kim廚師,辛辣的料理我是不是做得更好呢(笑)。Sam Kim吃不了一點辣,所以那部分或許我會做得更好。 Q. 金風眼裏的Sam Kim廚師是一個怎樣的人? 他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在實際生活中也是一個很單純的人。一般出演節目變得有名之後會有一些變化,但他卻一如既往。剛開始還以為是故意裝模作樣(笑)。不過在知道那就是他的為人之後,覺得非常可敬。而且在做廚師職業的同時,他還做著開墾荒地等善行,不是做給別人看而是真心喜歡這些,所以會不知不覺地向他學習。 Q. 金風喜歡什麽樣的下酒菜? 一般不喝燒酒,所以沒有特別喜歡的下酒菜。啤酒的話,喜歡就著炸魷魚(?)之類的下酒菜喝。雖然對身體不是特別好,但不喜歡喝啤酒的時候吃油膩的下酒菜(笑)。 Q. 本職是漫畫作家,有沒有運營餐飲店的想法? 確實有這個想法。與其說是經營,其實就是想開一家小吃店。如果開的話應該會做得很好,不過需要長時間呆在店裏,這可能會影響到我的作品進程,所以目前我還是比較註重作品。而且很久都沒有以作家的身份活動了,所以這次不想錯過。雖然目前還沒有具體計劃,不過確實有想開店的想法。在女大前面(笑)。這應該也是大家的夢想吧。 Q. 如果真的開店的話,店名會叫什麽呢? 最普通的“金風小吃”應該不錯。 Q. 有沒有特別想出演的綜藝節目? 去年出演過《握拳少林寺》這個綜藝節目,萬萬沒想到拍攝會那麽辛苦。不過在經歷後反而會覺得開心又有趣。事實上比起綜藝,我平時更喜歡看紀錄片。不過如果真的要出演綜藝節目的話,我想參加新的節目。因為出演現有節目的話,我怕自己的能力不足會跟不上節奏,如果新綜藝節目邀請我出演的話我會認真拍攝的。 Q. 近期有沒有什麽特別的想法? 腦子裏全都是《沒出息的歷史第三季》。因為每周都要連載,所以會因為要想下周寫些什麽內容而感到壓迫感,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想法了(笑)。此外,我喜歡跟一兩個人在安靜的咖啡店裏閑聊。尤其是跟朱浩民作家非常合得來,能緩解壓力,是我唯一的快樂也是樂趣。 Q. 現在有交往的異性嗎? 沒有。不過比起藝人,我更喜歡普通女性。但事實上並沒有時間見面,也沒有特地去安排那樣的時間,不太清楚(笑)。我的性格有些內向,比較認生。有人說過結婚能讓人變得幸福,雖然對結婚這件事有DNA方面的義務感,但我現在很幸福。 Q. 日後的目標和計劃是什麽? 首先,最大的目標是做好《沒出息的歷史第三季》的結尾,之後還要考慮下一部作品,所以常常會為此苦惱。並且稍微劇透一下,《沒出息的歷史第三季》將會比前兩季更加突出表現沒出息,能引發公憤。大家敬請期待。 Q. 向bnt讀者們說一句話吧。 非常感謝能邀請不是模特的我來拍攝畫報,也希望大家多多關註《沒出息的歷史第三季》。希望大家不要把我定義為漫畫家或者廚師,而是把金風這個人想成一個時刻尋找有趣事情的人就好了。請大家期待我以後會找到的趣事(笑)。 吳婧怡、申林雪/文 Yunhojun/圖 VANDALIST、Henry Cotton's/服裝 bnt新聞 投稿郵箱 news@bntnews.cn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