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勞基法 縱火 掃地機器人

「利空出盡」? 國民黨蓄勢反撲…

美麗島電子報/黃創夏 2016.08.10 00:00
文章摘要:國民黨蓄勢反撲,就是看準了2018年的地方大選,國民黨穩賺不賠,2014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的盤面已在谷底的谷底,基期這麼低,2018年不管怎麼選,國民黨的席次都會更好。更重要的變化是,這半年以來,蔡英文政府績效不如預期,不滿意度增加的局面,又讓許多對民進黨並無感情之四、五十歲中產階級心緒浮動。 「你們不能出錢,我負責。」面對屏東漁民漁船隊登上太平島,漁業署要裁罰。吳敦義專程跑到漁港,拍胸脯保證說,「找幾個朋友就解決了!」

「再度捕獲野生馬英九」,一名山友在臉書社團表示「石門山巧遇前總統」。照片中馬英九帽子反戴、帶著手套、太陽眼鏡,手還拿著登山拐杖,並背著後背包。

對於吳敦義動作不斷,極可能挑戰國民黨黨魁,洪秀柱則對友人說,「很好啊!」洪秀柱甚至還宣稱,「我當主席,吳敦義選總統,這有何不可?」

立法院終於通過了「不當黨產」立法,行政院也即將由顧立雄出任主委擔綱追討,國民黨卻不是哀鴻遍野與淒風苦雨,各路人馬反而搏感情、深入鄉間,喊話…動作頻頻?

因為國民黨各山頭都認定了,國民黨利空出盡,只要敢爭,穩賺不賠。

並不是國民黨山頭太樂觀,當王金平和詹啟賢的「黨產立法這一役是打不贏的戰爭」形成共識後,國民黨能做的就是看似窮盡一切努力阻擋,卻是以一支偏師,如立法院三十五個立委以議事規則拉長戰線,反正死豬不怕開水燙,社會形象在谷底的國民黨立院黨團也傷不了什麼面子。

然而透過立院的表決戰爭,國民黨立院黨團等於是一場「練兵」,不再是一盤散沙;接下來的所謂釋憲等等議題,都是曠日費時,遲遲不會有結論,國民黨黨中央只是故作姿態,表態並非不戰而降。難題,卻是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如果沒辦法有立竿見影的指標大案能徹底成立,黨產議題反而變成是民進黨的「大巨蛋」…

據私下和一些國民黨山頭深談,確知國民黨各路人馬已經確定真正的戰場是2018年的地方大選,而2017的國民黨黨主席將掌握提名權,這也是各路山頭已經開戰的原因。

國民黨蓄勢反撲,就是看準了2018年的地方大選,國民黨穩賺不賠,2014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的盤面已在谷底的谷底,基期這麼低,2018年不管怎麼選,國民黨的席次都會更好。

更重要的變化是,這半年以來,蔡英文政府績效不如預期,不滿意度增加的局面,又讓許多對民進黨並無感情之四、五十歲中產階級心緒浮動。

這種浮動,特別是所謂的五、六年級生目前正流行的「同學會」上,頻頻看到交頭接耳,許多人蓄勢待發轉換人生跑道,或者正在串連討論時事…

不要輕忽這批五、六年級生,他們是台灣出生率最高的一代,每年出生率是四十幾萬人,是「太陽花世代」出生率的兩倍以上,而且經歷過台灣經濟的黃金年代,奮鬥二、三十年,經濟上多數都已無後顧之憂。

這些數量約六百萬名的「啟蒙世代」,大概是三十五歲到五十五歲的選民,經歷過台灣經濟起飛、民主啟蒙的黃金年代,也經歷過陳水扁和馬英九的欺騙與惡整,他們不會單純的因為國民黨爛,就愚蠢地認為民進黨好。

他們對政黨並沒有絕對的忠誠度,也沒有統獨意識形態之綑綁,他們從出生到成長就是在台灣,沒有大中華的歷史鄉愁,也沒有日治時代的浪漫追思…但是,走過民主,他們相信制衡,會對執政黨相對嚴苛,對在野黨有所包容,這心態,就是國民黨中央目前正在經營,期待從谷底翻爬的基礎。

民進黨一直有一個錯覺,六百萬「啟蒙世代」當中,並不是只有「學運世代」,事實上,當時,國民黨也曾經用心爭取培養過這批人,而這批人因政治局勢演變,近來二、三十年當中並沒有投身公共事務,卻因學有專精,反而是更大領域的中堅份子。

這批人,多數並未必具有國民黨籍、可能從來沒踏進國民黨中央過、甚至連國民黨檯面人物可能都沒有當面聊過,多數並非專業的政治工作者,分布在各行各業,各有點小成就,這批以四十到五十歲的專業中產階級,對政治一向很關注熱心,事實上,在他們年少輕狂的歲月中,都曾有過高度參政意願。

這是蔣經國晚年和李登輝剛接大位時國民黨組工會時代就布的樁,在解嚴前舊國民黨工體系中,當時組工會關中就提出,國民黨政權只依靠地方派系的時代終將被淘汰。

因此國民黨「知青黨部」在解嚴前後年代中,全力在大學校園中推動「種子計畫」,二十多年後,種子已在各地開枝散葉,種子計畫以當時主要大學,如台大、政大、東吳、東海、淡江、逢甲、輔大、文化以及成大、中山為目標,挑選學生社團活躍分子,如代聯會、活動中心幹部,或是山服社、仁愛工作社、辯論社、校刊社等等活躍學生。組成方式有點像美國長春藤校園「兄弟會」,設定是「菁英組織」,需學長引薦、團體考核才能入會。

除各校「知青黨部」連繫與訓練外,那時,國民黨也透過各類學生活動,進行親帶親教,碰到選舉,還讓他們參加文宣製作,見習選舉操作。有點類似蔣經國以前的「三青團」,或是中共之「共青團」。

後來因為主流與非主流鬥爭,國民黨反而更想借地方派系當助力保政權。宋楚瑜接任秘書長之後,頻頻走訪地方,以更加相互依存的連結,調整中央與地方的結盟關係,宋楚瑜和關中的瑜亮心結相鬥,宋楚瑜崛起後更是刻意打壓與忽視「種子」。

原本是國民黨「明日之星」的「種子們」因此失去了在黨內發揮與發展空間,這些當時台灣領先群大學之活躍分子,斷了從政之路,但因學有專精,回到各自領域,各自發展,二十多年下來,各有一片天。

「種子們」並非只有法政科系的學生,也有許多是台、清、交與成大的理工人。其中,最為台灣政壇所知的就是「威肯」公關體系,但這只是「種子」中很小很小之一圈。多數人在各行各業打拚,每一段時間就固定聚會,緬懷年少輕狂,分布在北中南各地,時常聚會聯誼。成員中,還有大學校長、副校長、系主任、教授、甚至有幾位列身金控公司的高層、精密機械公司總經理或副總經理、在竹科中,也有兩大晶圓廠好幾位副廠長層級列身其中…

他們,約在40歲到50歲之間,社會中洗禮二十多年,觀念與思想更開放,對舊國民黨許多弊端並不認同,甚至反感,常彼此轉寄分享想法,這半年,年過中年,孩子長大,有錢有閒,更常常相聚「同學會」。

他們心有所憾,眼看當年許許多多在校園中,一起搞社團、一起打麻將的同輩,一些人在那個民主化浪頭中,走向黨外,搭上民進黨列車,竟在幾年間成了綠朝新貴,「種子們」總是有所感嘆。

但要這些已事業有小成的人放下事業,直接跳入政治圈,風險太大。這批數百人的「種子」目前已經在討論要形成「尋找影武者」政治參與風格:尋覓認同對象,這段日子,他們已經在私底下協助動員,幫忙出點子、組織聯絡網,這也是詹啟賢接任首席副主席之後,頻頻透過關係想去對談的主要對象,希望能吸收成為國民黨將來隨時可以遞補上陣的後援隊。

這些人雖然對過往的國民黨失望,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流著「藍血」,寄望國民黨能展現新風貌。這股力量要是真能再度集結,台灣的政壇版圖分布,變數仍多…

【圖片為資料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