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壓床了沒》云云思念語,悠悠彼岸音。頻頻回首時,遙遙渡君心。

滔客/ 2016.08.05 00:00
看到導演欄位掛上「三谷幸喜」,就不會是令人後悔觀賞的作品。世界上優秀的導演很多,但風格和題材迴異,未必名號響亮就能征服所有觀眾。有些作品水準沒話說,可是對很多人而言很難下嚥,能真正做到雅俗共賞的創作者非常少數。三谷幸喜就是這種少數,不論是想輕鬆歡樂,想看好故事,想享受劇情的感動,或想更深入看編導的技巧,都不會失望。

導演——三谷幸喜

《鬼壓床了沒》敘述一位菜鳥女律師接下一件殺人案的辯護,遭起訴的嫌疑犯一臉蠢樣,他表示案發時獨自住在鄉下小民宿,晚上曾被一個武士鬼魂騷擾,這個鬼魂是唯一能證明他不在場的證人,女律師無奈之下只好半信半疑前往該間民宿,千辛萬苦請到這位鬼魂先生到法院作證。

可惜這位鬼兄除了模樣醜怪了點,其他方面徹底地平易近人,無任何特異功能或法術,因為是武士刀法似乎不錯,可是沒辦法碰觸實體,連切腹也枉然,總而言之就只是個單純的魂魄而已。更大的麻煩是,只有符合某些「特殊條件」的人才見得到他,看得見者,他可以和你聊天說話講很多有的沒的事情,對於看不見者,眼前只有空氣。鬼魂唯一能對現實世界發出的影響,僅僅是輕輕「吹一口氣」,再也無它。條件設定成這樣,這官司怎麼打?這戲怎麼演?

電影如同魔術,明知都是假的,好的演出就是能讓人一腳踏入深信不疑,即一般常說的「入戲」。入戲時我們接納作品裡的世界觀,被故事和人物拉進去,體驗一場美妙的遊樂。反之,糟糕的作品容易讓人「出戲」,無法和作品裡的世界有連結。觀眾就會開始挑剔,為什麼狗會被當成狼之類的問題。

找鬼打官司,看起來是個無頭鬧劇的設定,而三谷導演把每一幕都走得順暢,角色眾多而不雜亂,不急不徐的說故事,把電影裡拋出的每個素材都用到點上。從整個法庭無人相信,到費了番手腳終於證明鬼魂能作證,這段波折的劇情設計真有如魔術,哭笑不得卻又無法反駁,不知覺間彷彿變成陪審團的我們,也能就這樣接受了。

歡喜幽默之外,人物背後還交雜厚實的情感,這場奇怪官司不但打成,峰迴路轉還順便破解殺人案,更破解幾個角色心中的牽掛與生命的懸念,看到最後簡直讓人忘記電影的起頭是個多麼困難的局面。

戲劇傳達生活與人性,鬼魂也好幽靈也好,是人類對世界的不捨依戀,活著的人和離去的人都同樣不捨,永遠希望重要的人還能在身邊,即使是不出聲的靈體都很溫暖,幽靈的意義其實是繫於心底的牽絆。欣賞幽默歡笑的同時,已把醞釀好的意涵,悄悄送給觀眾。「吹一口氣」看似清淡,卻是多年思念的餘音。電影想要告訴觀眾,或許懷念的故人並未遠離,仍時時關心著我們,想替我們抹去眼淚,只是我們身處紛擾濁世,難以細心察覺輕如呼吸的信號。輕者,實則重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