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柯志遠/《同流合烏》雲翔,性愛議題的苦行僧

NOWnews/ 2016.08.01 00:00
文/柯志遠

自2008年的《無野之城》在「台北電影節」引起廣泛討論(台灣中國影評人協會選為「08年度十大華語片」之一),這幾年來,香港導演雲翔深耕同志題材電影,包括曾獲邀參加多個國際影展的《永久居留》、《安非他命》等六部,佳作連連,儼然成為華語同志電影第一品牌,對於「同志族群」、「文青族群」有著相當程度的號召力。最近推出的第六部新片《同流合烏》以突破電檢尺度的超開放裸露,以及男主角賀飛前開創影史紀錄前所未有的一鏡到底自慰鏡頭,蔚成新聞熱議,未演先轟動。

雲翔曾是跨國企業的IT菁英,職場活躍20年後,忽然轉換跑道,專心致志地拍起電影。他不在乎票房,不計較得獎,卻樂此不疲,真正的創作「動力」是什麼?他淡淡地笑著,語音裡有著當代導演少見的儒雅:「是一種內在的召喚吧!我在跟時間賽跑,自己的時間,時代的時間,總覺得有話想說;有些話,不以這樣的方式在這個時候說,等再老一點,也許就不說了。」

雲翔的電影,總有著不遮掩的裸露、頻繁的性愛,以及不勝枚舉的震撼題材或畫面(同性戀、師生戀、性交易、藥物、兄妹亂倫、性偏執狂、婚宴大銀幕上赫然出現新郎與男子交媾…),然而,「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他的作品風格卻又經常是森冷的,理智的,充滿思索和批判審視的「距離感」的。性愛的元素常見,卻並未被運用得浮濫,膚淺,華麗,或矯情。他說:「不管同性戀或異性戀,『性』或『愛』,都歸屬於現實人生的一部分,自然有歡愉的一面,但更多時候是辛辣的,危險的,甚至毀滅的。這,是我眼中觀察到的『人生』。」他帶著深刻的,對自己的藝術負責的坦蕩與從容,像一個發著幽光的苦行僧。

▲《同流合烏》已排定8月5日暑假檔期上映。(圖/寬銀慕,2016.08.01)

六部電影,看得出雲翔的電影技法以極快速的變貌由生澀而純熟,以及他勇於拿特別艱難的命題來「考」自己的企圖。《無野之城》以冷僻的「棒球運動」做為視角切入,《永久居留》講了一個時程漫長的同志苦戀直男的愛情故事,但背後卻都紀錄著香港這個城市在時光長河裡的跌宕起伏,冷暖變遷。《安非他命》以炫麗的視覺,咀嚼愛情在陰暗生命面前的屢敗屢戰。接著的《愛很爛》與《遊》,前者挑戰別的導演忘之卻步(也可能無力駕馭)的多重禁忌題材:亂倫、戀屍、納希瑟思情結,多線發展。後者挑戰電影語法在組織結構上的「切割」、「拼裝」,無不讓人眼前一亮,心中一凜,留下極深印像。

▲導演雲翔(前)帶著深刻的,對自己的藝術負責的坦蕩與從容,像一個發著幽光的苦行僧。(圖/柯志遠,2016.08.01)

最新作《同流合烏》電影中,大學生男主角有固定女友,戀愛多年甜蜜美滿,卻因為一個特立獨行詩人氣息洋溢的大學講師進入他的生命,掀起衝擊人生的巨大波瀾。《同流合烏》的故事,不同於一般的同志電影,情節碰觸的不再只是「出櫃」、「性向認同」、「族群價值」等等議題,他還深入同志們特別感同身受的「性與愛的臨界」,以及彼此間相愛相殺的「化學效應」,片中大量的裸露與性愛,不論就劇情或主題,都是絕對合理並且需要的。

整部電影,是男主角賀飛對於真愛的尋追旅程,但面對赤裸的對於「性」的原始需求,愛情因此更加牢固?還是變得可以輕易取代,不堪一擊?雲翔以三島由紀夫這位曾被某個世代亞洲同志視為精神領袖的文學家的《金閣寺》、《薔薇刑》等作品元素,技巧地凸顯出同志內心尋求一個「自我解放」的烏托邦,其過程的苦澀與壯麗,不論意涵、構圖和結局,都極其震撼。

▲《同流合烏》首挑大樑的男主角賀飛,身高188,是雲翔刻意栽培的銀幕新面孔。(圖/柯志遠,2016.08.01)

首挑大梁的男主角賀飛,身高188,原是大陸小有名氣的時尚模特兒,是雲翔刻意栽培的銀幕新面孔。賀飛有著壯碩的身形,無邪的五官,氣息陽剛,卻有孩子般靦腆純摯的笑容。難得的是初試啼聲就毫無懼色,表現從容到位,不論是真愛的執著或心靈的糾結,都有遠超乎預期的演技展現。更引入注目的是挑戰男演員表演尺度的界限,一場正面全裸的自慰戲,鏡頭一氣呵成,卻在刺激強烈的畫面中,詮釋出令人動容的的迷惘與哀傷。

《同流合烏》已排定8月5日暑假檔期上映,導演雲翔預定將帶領男主角賀飛、周德邦蒞台訪問三天,兩位在片中「靈肉合一」的男主角,在網路已有極高詢問度,預期將繼黃景瑜、許魏洲之後,又一次造成新一代「天菜男神」的追星熱潮。

▲《同流合烏》已排定8月5日暑假檔期上映。(圖/寬銀慕,2016.08.01)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劃、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