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李登輝:從石垣島的歷史發展 建構日台交流之新典範

NOWnews/ 2016.07.31 00:00
政治中心/連線報導

前總統李登輝訪問日本石垣島,31日以「從石垣島的歷史發展建構日台交流之新典範」為題,在全國青年市會發表演說,以下是李前總統演講稿全文:

全國青年市會長吉田信解會長、當地石垣島中山義隆市長、八重山經濟人會議大浜一郎代表幹事、日本李登輝之友會渡邊利夫會長與今天來到會場的各位、大家好!

登輝很榮幸受邀前來石垣島訪問;我曾於二○○八年訪問過沖繩本島,而在沖繩縣之中,石垣島特別與台灣有著密切的歷史人文及產業連結,所以,這次的造訪,登輝非常興奮。登輝要以「從石垣島的歷史發展建構日台交流之新典範」為題,作專題演講。

首先,我們先從石垣島與台灣在歷史上的連繫開始說起;台灣與石垣島的密切關係,從台灣被日本統治後不久後就已經開始了。因開設了台灣與日本內地連結的航線,石垣島擔起了台日往來間樞紐的任務,與台灣的貿易往來變得相當頻繁。

在日本統治時期一直到戰後的交流過程中,台灣來的移民對石垣島的農業貢獻良多。在戰前,一九三○年代有大量的台灣中部移民,來到石垣島墾植,他們帶來鳳梨與製造鳳梨罐頭的栽植技術,和可以幫忙農作的水牛。

在台灣本島,鳳梨種植及加工已成為一大產業,一九二○年代靠鳳梨加工產業貿易,因而致富的人不在少數。當時的台灣總督府便實施了輔導、整合政策,政策鼓勵鳳梨產業相關的老百姓到石垣島,開創新天地。

那時候,台灣移民在石垣島上的墾植生活非常艱困。從台灣來的人們開墾的是原本被森林覆蓋的丘陵地,所以必需先從砍伐樹木並火耕方式,來確保有可以種植鳳梨的農田。很幸運地,開墾的土地相當肥沃,且排水良好,相當適合栽種鳳梨。支持台灣移民的鳳梨產業漸漸地,成為戰前石垣島的經濟支柱之一。

根據文獻記載,一九三七年當時由台灣人設置的「大同拓殖株式會社」,招募台灣移民前來石垣島。因為有不錯的待遇,吸引超過三百位的自願者前來申請。而石垣島上的鳳梨產業,開墾面積也高達八十公頃的農田,並且還持續穩定成長。

當時,在沒有農耕機械的時代,人的力量開墾又有限,從台灣帶來的水牛,擔負起大規模開墾的重責大任;一頭水牛能有三、五人份的工作量,使開墾速度加快數倍這件事變成可能。

現在雖然已經沒有使用水牛耕作了,但是聽說當時從台灣帶來的水牛的子孫們,在石垣島附近的離島拉起了水牛車,負責帶給人們歡樂。「水牛精神」就此流傳。

當然,不否認地,刻苦耐勞的並使用水牛的台灣人的農業技術,讓鳳梨產業快速的成長,讓石垣島的原有居民備受威脅,島上的人感到「祖產土地是否被奪取了呢?」的威脅,進而與台灣來的移民之間產生衝突也是不爭的歷史事實。

但是在這邊特別要提出的是,由台灣實業家為中心,所成立的組織「台友會」,成為盡力化解與石垣島人們間對立,促進互相理解的橋樑,同時也成為台灣來的人們間的節慶與心靈的依靠,具有相當重大的意義。

隨著大東亞戰爭的全面爆發,使得從事鳳梨產業的人口銳減,產業衰退。終戰後,日本結束了對台灣的統治,台灣與日本本來同屬一國,變成了兩個國家。

但是,石垣島與台灣之間深刻的連繫並沒有因此斷絕。決定留在石垣島的台灣人,與從沖繩本島等地而來的大量開拓移民合作重啟鳳梨產業,至一九五○年代產業完全復原,並再創另一波高峰。

伴隨著產業成長,鳳梨的生產量也大幅度增加。可是,當時鳳梨加工技術尚不成熟,且在勞動力不足的情況下,鳳梨罐頭的製造量不能說與鳳梨生產量相當,而解決這個狀況就是台灣的人們。從當時已確立鳳梨罐頭加工技術的台灣,請來栽種鳳梨和罐頭加工的指導者,企圖加強技術並讓作業更加效率化。

從台灣請技術者到石垣島稱作「技術導入」。有許多在罐頭加工領域的熟練者渡海來到石垣島。因此,當地勞動者在種植鳳梨和罐頭加工技術上再次升級。此外,台灣來的指導者勤勉、誠實和高超的技術在當地居民中也有高度評價。在戰前有時會讓人感到威脅的台灣移民們,和當地石垣島上的人們,透過這個狀況讓雙方能夠聯結並共同生活。

現代石垣島的代表性水果:鳳梨,是從台灣來的人們邊和瘧疾奮鬥,邊尋求與當地居民融和深根下的產物。經過戰前與戰後的努力,登輝身為一個台灣人也感到非常驕傲。同時,也要再度深深感謝石垣島當地的居民的包容,和從台灣來的人們融合生活,在今日的石垣島上共存共榮。

台灣人民在石垣島開墾,與當地居民從相互陌生,互相衝突,演變成現在和樂融融地相處的歷史,足以當作台日兩國雙邊互動的最佳示範。

台灣與日本可以交流合作的範疇,從早期的農業技術,到現代工業化、資訊化、高齡化的社會趨勢,都是可以互相學習觀摩的對象。登輝以自己曾在四年多前曾罹患大腸癌為例,我病癒之後就積極地促成台灣與日本癌症醫療技術的交流與合作。如今,日本重離子醫療合作已經引進台灣,跟台灣台北榮總簽約,可以在二年內,加入為台灣病患服務的行列。

登輝在這個月,於日本出版了「日台IOT同盟」一書。此書統整了與耶魯大學的名譽教授浜田宏一先生對談後的內容。這本書的標題「IOT」是「Internet of Things」的略稱,簡單來說,以前為了利用網路不得不使用電腦或是手機,而IOT則是以周遭有的各式各樣產品為對象,「連接物品與物品的網路技術」。

透過藏入各式各樣製品的感測器連接上網路,而產生的嶄新服務與構造。甚至能使我們的日常生活為之一變的革命性技術,讓全世界的企業們爭先恐後的開發。

我認為這個「IOT」技術,才能促成「第四次產業革命」。以台灣與日本為首,暗藏能翻轉世界產業的潛在力。從數年前開始我就不斷提出,應該利用「IOT」當作帶動經濟成長的火車頭,讓IOT世界的實現成為可能。

日本現在在相當多領域嘗試運用IOT。而且還是在印象中與高科技產業,過去幾乎搭不上邊的農業技術上活用IOT技術。在此,我認為從今以後石垣島與台灣間的交流,特別在經濟產業交流上也可適用。

例如:農業人口銳減的問題,不僅在日本稻米的第一產地新瀉縣,各地農業縣市都面臨這難題。而為了增加收益,現在也正在進行農地的機械化與省力化。

此外,灌溉用水的管理,在稻作時最耗時耗力的工作。插秧之後農民必須花非常多的時間在廣大的水田內朝夕巡邏。一說水田管理勞務費用,佔經營成本約三成左右。從今以後,農業就業者不斷減少的影響下,農地集約化越發展負擔將會越重。

在這個狀態下,新瀉市與通信業者合作,構思實行能改革未來農業的企劃。設置以毫米單位測量田野水位的感測器,取得資料後,經過伺服器傳送給農家的手機或者是電腦。而農民不需要特地去水田,在家裡也可以掌握水位。這個技術若能落實,農產過程可大幅節省人力。

日本有非常優秀的技術,但卻很難將它變成事業?

這是某位美國技術者流露出的心聲,在IOT領域上,日本的技術確實領航全球。但是,這個技術泰半都是封閉在自己公司內部的服務與技術,事業化與發展到全世界有些困難。

在這點上,台灣因應全球市場的需求,擁有優異的技術可大量生產半導體等零件。在我還是總統時,投資了鉅額,構築整個半導體生產體制。以此為基礎,有近十間的半導體製造公司,進行開發IOT用的半導體。

如果能結合日本企業的研究開發能力和台灣生產技術,稱霸全球市場將再也不是夢想。日本經濟可以再度成長,台灣成為IOT一大生產據點後雇用比例也會增加。GDP的成長率應該可維持三%至四%左右。

二十世紀的產業,可以「自動化」一言蔽之。就像汽車的自動化工場般,大量生產工場支撐著一個國家的產業。而自動化在現在不論在能源面或是效率面都有跟不上時代的狀況。「物品」與「物品」之間主動地接受、傳遞與處理。

像這樣台日之間的合作關係,就像是戰前或一九六○年代導入鳳梨產業時的形態。那時,台灣於栽種鳳梨和加工有一技之長。因此特別在戰後,從台灣以「技術導入」的方式幫助石垣島的鳳梨產業。

在日本提出以IOT為主軸的經濟政策同時,與台灣間的戰略夥伴關係是不可或缺的。從台灣的角度來看,同樣的若要實行IOT政策,也不能夠缺少日本頂尖的研究,這也是登輝與浜田宏一教授共同提出的:「日台IOT同盟」概念。

台灣與日本都是亞洲最民主的國家,重視人權與和平,擁有共同的價值觀,也是四面環海,有許多利害一致的地方。登輝再次強調,台灣是日本的生命線,即便台日斷交後,仍維持著緊密的經貿、文化層次互動。台灣九二一大地震時,日本救難隊率先抵達台灣援助,而日本三一一海嘯時,台灣是善款捐助最多的國家。

台、日兩國是生命共同體,應緊密合作。石垣島的例子,就是一面鏡子,是雙方合作的最佳印證,上個世紀已奠定基礎,面對新世紀、新未來挑戰,期盼再創雙方深化交流的新典範。

登輝今天與各位談到,針對石垣島與台灣的農業與經濟面上的歷史發展模式,來建構未來日台交流的新典範。

企盼今日的談話,能提供大家更多創新的思維,讓我們一起為日台交流持續地努力與貢獻,再一次感謝大家,祝福大家,謝謝!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