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總統司法改革的思維還停留在司法威權的舊時代嗎?

美麗島電子報/陳淞山 2016.07.25 00:00
文章摘要: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民間監督大法官聯盟」日前二度拜會蔡總統,對此次司法人事的倉促決定表達不滿意見,對謝文定早期當檢察官都辦政治案件,是當時的紅人,但這些遭質疑的威權時代轉型正義問題,謝並沒有回應得相當清楚,蔡總統對此則表示會慎重考慮他們要求的撤回提名案,但也盼讓謝有說明的機會。 攸關司法改革成敗的司法院正副院長人事案終於因為現任正、副院長賴浩敏與蘇永欽的主動請辭而露出曙光,然而,也因為蔡英文總統推出的新接任人選是頗有爭議的司法實務界出身的謝文定與林錦芳而引發外界的質疑及批評,認為這是阻擋司法改革的荒謬提名,既沒有展現改革誠意的政治理想性思維,同時也意味著今年10月所將進行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可能淪為徒具虛名的換湯不換藥政治改革,台灣的司法威信公信力的建立恐怕還是一場漫長遙遠的艱難政治角力賽。

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民間監督大法官聯盟」日前二度拜會蔡總統,對此次司法人事的倉促決定表達不滿意見,對謝文定早期當檢察官都辦政治案件,是當時的紅人,但這些遭質疑的威權時代轉型正義問題,謝並沒有回應得相當清楚,蔡總統對此則表示會慎重考慮他們要求的撤回提名案,但也盼讓謝有說明的機會。然而,會後不久,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表示,蔡總統有鑒於過去司改推動的窒礙難行,她必須確保未來司法改革的整體進程中,包括「司改國是會議」在內,都必須有司法體系的參與,讓司法體系的意見能夠被整合進來,這是她提名兩位司法體系的人選來擔任正副院長的原因。黃發言人更表示:「總統還說,兩位正副院長的提名人,都認同司改的理念,也都有能力整合內部意見,願意帶領司法體系參與後續的司改進程。」

看起來,蔡總統似乎還是認為司改理念的推動執行還是要有具豐富司法行政實務經驗的人來擔綱才能順利完成,對於要「慎重考慮」的撤回提名案要求,恐怕也是虛晃一招的緩兵之計,最後大概也頂多讓這兩位被提名人公開拜會這些民間團體的負責人澄清政治疑慮便繼續進行人事提名的法定處理程序,縱使立法院同意權的進行會有所謂的「嚴格審查」,可能也是在綠營立委的人海戰術中獲得多數支持通過的政治結果。其實,蔡總統的司法人事用人思維還是停留在司法威權舊時代的政治產物,需要應該被改革的人來整合內部意見,要原本長期以來就不認同司改理念且破壞司改的幫兇來帶領司法體系參與後續的司改進程,除了要他們能夠繼續體察上意為政治服務的理由外,還真的找不出來可以讓人加以信服的政治理由?

現任公懲會委員長的謝文定,司法行政實務歷練相當完整,也曾任法務部與司法院重要職務,但其政治性格屬於保守型的技術官僚,不具有大開大闔的勇於任事改革政治氣魄,在司法界的評價就是屬於聽從長官命令辦事的乖乖牌官員,充其量頂多是個司法院副院長或秘書長的適任人選,如今,要他搖身一變成為帶動司法改革的領導者角色,恐怕就是勉為其難、量力難行的錯誤安排,既跌破外界眼眼鏡,也讓人不得不懷疑蔡英文的司法改革政治誠意。

屬於清新改革色彩的前大法官許玉秀便曾為文表示,司法院長出身實務界或學術界,和司法改革的成敗沒有必然關聯,司法改革所以口號愈喊,司法公信力愈淪喪,要檢討的是司法人的信仰,是信仰憲法?還是信仰權力?……如果行使司法職權的人,憲法意識薄弱,對憲法價值沒有信仰,司法改革註定失敗。板橋地院法官錢建榮則意有所指的表示:「我會永遠記住執政者輕賤司法的嘴臉!」更有甚者,民間監督大法官人選聯盟評鑑委員黃承儀也鞭辟入裡的批評:「找他們擔任司法權首長的功用,就是要他們忠實地執行特定立場的司改政策,把司法院長當秘書長在做。其結果將產生一種示範效應:如果你想要當司法界的龍頭,就要懂得配合上面。如果你願意把院長當作秘書長做,法官就歸你管。這種示範效應若真的發生,司法體系將產生系統偏差,越低階的越努力表態效忠,上頭失之一寸,下面就差到十萬八千里遠。」黃的論述觀點幾乎把蔡總統為何會重用謝文定擔任司法院長的背後動機與可能引發的政治效應清楚點出來,這也難怪包括法界人士與社會清流人士都紛紛開始站出來要求蔡總統應該要撤回提名咨文,以回應司法改革的要求。

現任司法院秘書長林錦芳接任副院長職務或許是因為其女性的政治屬性而獲得層峰的政治青睞,但以她的行政歷練與背景來看,也許是適任的司法院秘書長或大法官優秀人選,可是因為她與謝文定準院長的同質性過高,不具改革政治性格的色彩,與謝文定的搭檔功能難有輔佐互補的政治價值,恐怕也是難以發揮司法改革發展大計的保守型政治任命,缺乏政治亮點。更何況,依照錢建榮法官所持觀點,這位被法官們暱稱為「錦太后」的秘書長,從「垂廉聽政」到準備「正式竄位」,司法風氣只怕更加雪上加霜,最該被改革的反成為主導改革的?!他對林秘書長的個人行事風格的政治批評或許未必完全正確,也可能觀察角度各有不同而參雜其個人偏差好惡的情緒,但至少林秘書長的出線也絕非是司法實務界的多數共識,她對人民觀審制度的反覆態度,可以因為不同黨派的人執政就有截然不同的看法,這樣的人如果當上司法院副院長,只會看上意的政治風向而左右搖擺,又如何期待她可以一起捍衛司法獨立並帶動司法改革的風氣呢?

綜觀蔡英文總統的司法院正副院長人事布局,看起來就是缺乏政治理想性的司法改革,是向司法行政實務界低頭妥協又想把他們納為己用的政治御用工具,可以說是歷年來最糟糕的司法人事任命政治選擇與判斷!目前雖不至於會發生已提出書面辭呈的卸任司法院副院長蘇永欽所言的反對總統主導司改的影響或干預司法獨立政治質疑,但缺乏司法改革政治決心與理想的人事任命消極作為,的確是蔡總統此次提名所曝露的嚴重政治弱點,彷彿讓人以為她還欠缺做為總統領導人如何用人的政治能力與智慧格局,不僅不能知人也無法真正善任,難以讓外界加以信服,更造成其司改決心與魄力的嚴重弱化結果,這可能是蔡總統的司法改革政治信任危機的重要政治開端,也是其未來舉行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可能缺乏政治誠意與格局的關鍵政治盲點,蔡總統是該真正有誠意的慎重考慮並懸崖勒馬趕緊撤回這個讓人期期以為不可且有夠荒腔走板的司法人事政治提名了!

最後,個人援引許玉秀前大法官的文章精髓文字:「司法改革是為了要重建整備一個法治國的精神結構,是為了要重整這個國家的法治國腦袋,是為了不讓這個國家因為法治國腦袋被掐住,而動彈不得或如行屍走肉。至今各個國家的轉型正義,都是為了要轉型為一個法治國,所以司法改革,其實就是轉型正義的全部,轉型正義,最終要展現在司法權貫徹法治國原則上面。」真心希望我們引以為傲、為榮的蔡總統能再次展現謙卑的力量,不要畏懼撤回提名會傷及總統的公信力與政治威信,不要再重蹈舊政權的政治覆轍而讓司法改革想要重建的法治國結精神結構與轉型正義的政治理念再次土崩瓦解,更不要用停留在司法威權舊時代的政治思維來企圖讓司法繼續為上位者所需要的政治服務!

【圖片為台灣社團代表24日呼籲蔡總統正視司法院長人選問題,圖片來源:中央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