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在熱愛的路上,做自己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7.23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文:韓秀娟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當代社會雖然自由度更高,但因為傳統習慣的限制,家長對孩子的操控卻從未止息。在一些家長的概念世界裡,孩子即使已經成年,在人生大事上,還得聽「大人言」,否則「吃虧在眼前」。考學、選專業、找工作、結婚,甚至照顧新生一代……孩子與家長似乎總在博弈,而且總被冠以「不聽話」的標籤。於是,孩子無法真正地為自己負責。孩子在某方面擁有的天賦和潛能,也可能會被湮沒在茫茫世俗觀念裡。

朋友Luna近來經常對我談起她理想中的生活狀態:擁有一個小小的影音工作室,拍攝自己能夠駕馭和屬於自己內心的作品,並能夠賺得到錢以生存。然而碩士畢業不久的她沒有資金積累,更嚴重的是,得不到家長的支持,因此甚是苦惱。在家長的期望和自身的追求之間,一道鴻溝就此形成,誰也無法說服和改變對方,苦惱不僅是一方的苦惱。

也是最近,杭州一位63歲的大媽想要懷孕生孩子,緣由竟是:其30歲的女兒因為在讀博士一直不肯生孩子。大媽因為著急,於是決定自己生一個。這則事件聽起來有點荒誕,女兒很淡定,老媽很瘋狂。

世俗要求與孩子自身追求之間的矛盾得不到調和,造成了以上現象。家長的期望必然遵循一些世俗規範,譬如,希望女孩子在畢業後有一份比較穩定和體面的工作,每月有固定的薪水可以領,不必太奔波勞累,繼而嫁人生子,過所謂「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日子。其實這也沒什麼不好,可是,總有那麼一些人,她們內心對於理想的追求像是一團火在燃燒,自己不主動撲滅,就沒有人可以撲滅。這與脫俗倒是兩回事,因為她們也愛自己的父母家人,有很強的責任感和承擔意識。只是不願意循規蹈矩地把自己過成機械,更喜歡生命中多一些自創的色彩。

一周多前看了一部動畫電影——《搖滾藏獒》,其中也有類似的橋段:主人公波弟是雪山村裡的一隻小藏獒,按照他所在環境的世俗邏輯,只能做一個村莊守衛者。但他卻癡迷於搖滾樂,想成為音樂人。這個選擇遭到父親的不解和反對,老藏獒甚至用詭計為他設置陰影,不過弄巧成拙。劇情中矛盾的解決,得益于村裡的長者——老牛的一句話,「讓他去做自己,讓他去尋找他的天堂」,於是父親決定給兒子一次機會,讓他走出村莊去闖蕩。經過一番波折,波弟最終實現了音樂夢,並且化解了理想與現實、自我與親情的衝突,皆大歡喜。

影片似乎提供了一個可供參考的解決方案:家長可以給孩子一次機會,讓他去試,如果自己選擇的道路走不通,那麼再回到世俗規範中來。

當然,電影的價值觀表達比較簡單。在實際生活中,家長可以憑藉社會經驗,為孩子做相關的風險分析,讓孩子產生心理預期,而不是憑一時的衝動或者骨子裡的好惡,直接做肯定或否定的判斷,甚至發火爭吵。作為孩子一方,也應理解父母出發點的合理性。如若成年,應當學會減少對父母的依賴,包括物質和情感依賴,學會自己處理問題,在理性評估自身的能力和毅力後,做出人生方向選擇。

如果把人生比作水,可以是滔滔江河,亦可是涓涓細流;可以昂首高歌,亦可低吟淺唱。上代人在盡好自己義務的同時,為什麼不鼓勵下一代構建屬於他們的人生呢?為什麼總要重複昨天的故事呢?作為下一代,在面臨這樣的問題時,也可以問問自己,是否真的熱愛自己的選擇,還有,夠勇敢嗎?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瘋狂動物城》:烏托邦世界的迷思追溯•傳承:蘭州牛肉麵的另一個故事牛奶雞蛋醪糟的玄機冬日裡的養生美食五道營,悠閒靜逸的胡同(下)年後憶年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