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我建議建黃文忠船長紀念碑(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6.07.10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七月一日整個中國神州大陸正在興高采烈慶祝中國共產黨建黨95周年,不意台灣高雄市左營軍港竟在上午八時十分由海軍中士高嘉駿誤射出一枚台灣非常精密的雄風三型飛彈,讓中國十三億人民搞不清楚「台軍」(大陸網友說法)到底是在放炮慶祝還是在示威抗議,當然最震驚且不可思議的還是台灣眾多軍民同胞,怎麼有海軍資深士官將雄三飛彈當電動玩具在玩,若這顆飛彈打向高雄市則高雄市豈不變成火海,若像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所講打到廈門,高雄市更要像一座全球最大型的火葬場;蔡英文總統說「沒有軍紀就不成為軍隊」,國軍三軍官兵難道還聽不懂蔡總統諍諍告誡的訓詞嗎?海軍士官渙散到這樣亂射高度精密的雄三飛彈,還像軍隊嗎?這次若非翔利昇號漁船黃文忠船長為國捐軀擋下這顆雄三飛彈而讓它飛越海峽中線,現在中國一千多顆瞄準台灣之飛彈恐怕已全射到台灣,高嘉駿中士及其親屬恐怕難以避免要「分享」幾顆中國製飛彈;所以黃文忠船長真算是為國犧牲了,高嘉駿中士如此胡作非為毫無軍紀毫無國家社會之責任感、若因此以毀壞重要武器關個幾十年或無期徒刑也要感激黃文忠船長犧牲小我成全大我之救命之恩澤。

自2008年第二次政黨輪替馬英九第一次視察部隊時嘻皮笑臉對國軍官兵說「未來四年不會有戰爭」,最高統帥如此不負責任的對國軍官兵的說法就讓人非常不可思議,吾人當即說未來四年甚至未來八年台灣的部隊就可以「在營休假」了,軍紀也就蕩然無存了;難怪國民黨部隊永遠在打敗仗;馬英九就任總統以來,一位台灣優秀的青年士兵洪仲丘只因帶智慧型手機入軍營就平白無故地被一群士官操死了,現在又是海軍士官亂射雄三飛彈,可見台灣的士官養成問題有多嚴重;以前說士官是軍隊的靈魂,軍隊基本訓練要靠教育班長、武器裝備保養要靠士官長,如今馬英九總統把士官養成毫無國家社會責任感、對士兵毫無愛心的一群基層幹部,實在無法對台灣人民交代;但是最可笑的是當黃文忠船長家屬提出覆蓋國旗要求時,卻有一群「退將」出來反對,這群退將將國軍訓練成這副德性竟還有臉出來反對一位被他們教導出來的士官亂射飛彈而犧牲生命的漁船船長覆蓋國旗,真是可笑至極;吾人在三年前就撰文指出我們要拋棄「黃埔精神」的神話、要發揚「鳳山精神」,蓋黃埔官校教出來的除了打贏武器裝備甚差且毫無軍隊訓練的北洋軍閥外,其他絕大部分都打敗仗,抗日戰爭也是美國在日本本土丟了兩顆原子彈才讓中國的抗戰「突然」「不小心」戰勝了;但反觀現在的陸軍官校原址本是常勝將軍孫立人(非黃埔官校系)練兵之地,更早是日軍訓練基地,所訓日軍開到南洋各國所向無敵,所以台灣一定要發揚「鳳山精神」才能雄壯軍風;蔡總統第一次視察鳳山陸軍官校也要求發揚「鳳山精神」,所以未來台灣軍隊一定要發揚「鳳山精神」來學孫立人及日本軍隊整軍經武,重整「台軍」精神。

很高興中國網友以「台軍」稱呼台灣軍隊,因台灣軍隊和國民黨軍隊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國民黨軍隊(以前也簡稱國軍)是專門在打敗仗的,台灣軍隊(簡稱台軍)自鄭成功開始打敗荷蘭、阻止西班牙無敵艦隊進入台灣海峽、阻止德川家康軍隊越過東海,鄭經還率「台軍」反攻大陸,一路打到江西長江邊,若非尚可喜兒子尚之信扯其後腿,鄭經很可能與康熙劃江分治;後來鄭克塽投降康熙,康熙派他的「台軍」去打尼布楚戰爭也打贏俄國人(但康熙卻割江東六十四屯給俄國),比日本人打贏俄國人足足早了218年;所以「台軍」自四百年前就是常勝軍,我們一定要發揚鳳山精神、重振「台軍」的輝煌光榮歷史,絕不能讓人誤以為「台軍」就似專門打敗仗的國民黨軍隊。

所以新政府一定要趁這次機會好好整頓軍紀、重振台軍軍威,若因此重建一支屬於台灣人民的軍隊,庶幾沒枉死黃文忠船長的寶貴生命,死有輕如鴻毛也有重如泰山,黃文忠船長的死當然是屬於後者,這是很令全體台灣人民崇敬與追思的。

和黃船長很類似的是毛澤東的長公子毛岸英先生於韓戰時參加抗美援朝志願軍也是意外的在司令部內(不是在野戰場上)被美軍的「凝固汽油彈」炸得粉身碎骨、體無完膚;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原欲厚葬毛岸英同志,卻被毛澤東拒絕,毛澤東說「別人的孩子怎麼辦毛澤東的孩子就怎麼辦」,所以毛岸英就和其他在戰場上犧牲的志願軍一樣全部葬在北朝鮮平安北道昌城郡東倉面大榆洞「志願軍烈士陵園」;毛岸英在司令部內意外接到一顆美製的凝固汽油彈而突然變成「烈士」,如今黃文忠船長突然接到亂無軍紀的士官射來一顆更精密的雄三飛彈當然也是為國犧牲壯烈成仁的;自己的人民因軍隊渙散亂無軍紀亂射飛彈而壯烈犧牲,一些敗軍之將負國之臣還死抱一些封建迂腐的榮典法條不給任何優禮崇榮,這表示軍隊還是抱殘守缺還是需要大力整頓改革,讓台灣軍隊與台灣人民緊密相結合,讓台灣的國防變成全民的國防,就像以色列一樣,國民黨政府那套治軍方式顯然是落伍了;1948年國民黨軍隊人數配備武器都較人民解放軍優勢,結果卻被解放軍打得落花流水、吹枯拉朽、最後夾著尾巴逃竄到台灣,這原因很簡單-蓋共軍是人民的共軍(毛澤東稱之為人民解放軍),而國軍是國民黨蔣幫的軍隊、是少數官僚、官爺的軍隊,官爺的軍隊人數再多配備再精良還是不敵人民支持的軍隊;所以軍隊和政府都一樣:一定要信守「人民第一大、台灣最優先」,其餘所有舊式以官爺最優先的法規都可以拿出來修修改改可也。

七月十三日黃文忠船長就要告別這個徒然讓他意外仙逝的世界,雖然家屬已諒解現行法規之限制無法覆蓋這面讓馬英九很困惑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吾人還是要建議陳菊市長惠准覆蓋高雄市旗並受以「榮譽高雄市民」榮銜,並且建議蔡總統在高雄海軍左營軍區內為黃文忠船長建一座紀念碑,永茲紀念黃文忠船長為國捐軀、犧牲小我成全大我之美德(聽說黃船長生前時常救援罹難漁民);也讓海軍永遠記住軍人的責任是在保家衛國不是拿飛彈亂射人民甚至引起兩岸與國際關係之緊張;若還有人以這是意外事件、不必如此小題大作,那吾人就要不舛淺陋講一個也是意外的歷史故事,來說明「軍國無小事」,絕對馬虎不得:

2600多年前春秋戰國期間,秦穆公一次派出軍隊欲突襲併吞小國鄭國,不意中途被鄭國販牛商人弦高遇見,弦高心想鄭國國君剛逝、新君剛繼位,全國毫無備戰準備,若秦國偷襲成功則鄭國一定亡國,他靈機一動馬上帶著十二頭牛和一些金銀布帛去求見秦國帶兵主將說「我們鄭國新君知道秦國大軍要路經鄭國,特派我帶微薄禮品來犒賞大軍,以慰大軍長途跋涉之苦,還有敝國山林原野也有眾多野鹿野兔、歡迎大軍隨興狩獵」;秦國主將看到鄭國已經知道他們將來偷襲、料想鄭國必有周詳備戰之準備,若遽爾前去偷襲亦無必勝之把握,因此乃下令退兵,鄭國乃未被併吞掉;弦高此一愛國故事雖屬意外卻因此救了祖國鄭國之亡國危機;此一故事受到歷朝歷代各國之歌頌而傳載史冊流傳至今。若比起海軍士官高嘉駿亂射飛彈害黃文忠船長意外為國捐軀,弦高意外「商人救國」可能還小很多,但歷朝歷代君王都很重視,故而能流傳近三千年而永世不絕;所以我們一定要記起黃文忠為國犧牲之教訓、並做成軍事教材教育全軍將士,俾重整軍風重建軍紀與軍威。(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