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達拉斯機器戰警殺槍手 引執法倫理辯論

中央社/ 2016.07.09 00:00
(中央社達拉斯9日綜合外電報導)德州達拉斯警方在警匪對峙多時後,出動類似「機器戰警」的炸彈機器人炸死殺警嫌犯,引爆科技執法的倫理大辯論。

達拉斯警察局局長布朗(David Brown)為出動殺手機器人的決策辯護,他說:「其他的選項將置我們的警官巨大危險中。」

根據美聯社和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報導,這個策略為擴大運用遙控和半自動裝置,打擊犯罪和保護生命開啟新頁。同時也引發何時適合派遣機器人消滅危險嫌犯,而非持續談判到嫌犯投降的新問號。

然而,專家警告,警察軍事化的重大改變,只會提高人權和憲法權利的風險。

湯瑪斯傑佛森法學院(Thomas Jefferson School of Law)榮譽教授寇恩(Marjorie Cohn)指出,「警方擁有這種武器,或無人機、坦克等其他武器,是警方和執法部門軍事化的例子,走錯了方向。」

「我們應該看到警方利用人性技巧、和社區以更人性方式互動,當然,員警不該殉職,但這是社會深處的一種跡象,亦即瀰漫全國警察部門的種族主義。這是真正的悲劇。」

警方在拆除炸彈、人質對峙和火災現場,已經利用這類機器人有好幾十年的歷史。同一時間,全球軍隊也開始仰賴他們的機器人朋友,解除簡易的爆裂物裝置,這種需求自2003年出兵占領伊拉克以來有增無減。

但軍事專家表示,地面機器人很少用來殺敵。他們的主要任務是偵測和拆除炸彈,拯救生命。

曾協助設計MARCbot機器人的前Exponet員工柯恩(William Cohen)說,打造機器人的目的,是解救生命,而不是終結生命。

他說,射殺達拉斯警方的武裝嫌犯斃命,不會再有警員或其他路人受害,雖然讓他鬆了一口氣。但他擔心接下來會發生的情況。

柯恩指出,這開啟了如何處理這類情況的一連串新問號,以及警方在決定是否持續談判或執行這類行動時,要如何取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