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當代杜麗娘柳夢梅的「尋夢」情覺

民生@報/陳小凌 2016.07.07 00:00
【文/陳小凌】湯顯祖的『牡丹亭』造就多少戲曲經典流轉,劇中杜麗娘與柳夢梅的陰陽兩隔生死情緣,賺了不少戲迷淚水;但在29歲新銳編導楊儒強眼中,杜麗娘天生是個叛逆女子,青春的生命意識雖被壓抑,卻靜悄悄地偷偷發酵。她的借屍還魂在當時很前衛,但是作者對於兩人的情欲仍然隱晦不談。在8月台北藝穗節首演的肢體劇場『尋夢』,楊儒強要從另個角度,藉由身體、聲音、光線、和空間,聚焦杜麗娘黃泉久候的孤寂意象,直問對於真愛–癡、望、空、覺的自我價值觀?

「情慾探討幾乎已成為自己的人生創作命題,當我在研讀『牡丹亭』時,我懷疑柳夢梅曾和杜麗娘的屍體交歡,這個非常不古典的解讀,挑戰了中國經典文學的美學觀點。」楊儒強說:『尋夢』文本的辭賦書寫就聚焦在杜麗娘和柳夢梅愛慾生成的基石上。

「因情長而存相思,情感一經觸發,星火燎原,難以言說。卻也最能扣人心弦,引發投射和共鳴。唯有真正動過情、傷過心、等過人的,才真正知道相思二字為何物?然後掙脫情欲束縛,最後找到真正的出口。」楊儒強說:『尋夢』將以黃泉茶湯的禪思作結,對應情感永恆:即每一個過程發生的瞬間,一種名之為「覺」的自我體認。

『尋夢』講述杜麗娘到黃泉岸邊,等待情郎柳夢梅到來,準備一起轉世成人,但是柳夢梅卻遲遲不來,杜麗娘哭得睡著,在夢裡見到柳夢梅,兩人歡好之後,杜麗娘醒來發現自己怎麼還在岸邊。在日復一日等待裡,突然又聽見柳夢梅聲音,她依循著聲音走入幻境,再度遇見柳夢梅,兩人再次歡好,但最後杜麗娘卻也再度心碎,當下頓悟覺醒,發現一切都是虛幻的夢境,決心不再等待,切斷情緣。

『尋夢』由編舞家邱昱瑄編舞、飾演杜麗娘一角,邱昱瑄認為:現代肢體動作揉合戲曲身段「由飄渺到狂放,是杜麗娘在等待中與自己的對談,也是自己在編舞『尋夢』時,對孤寂在不同向度中的探究。」

楊儒強親自飾演柳夢梅,為了向崑曲『牡丹亭』致敬,他創作〈長相思‧尋夢〉和〈臨江仙‧曼珠沙華〉兩闕辭賦,藉由身體、聲音、光線、和空間的關係,找「尋」字句之間的「夢」。寫出杜麗娘和柳夢梅兩人糾葛的心境,劇中崑曲藝術家謝俐瑩的念白,加上音樂設計郭朝瑋以「一條流淌三界的音樂天河」創作『尋夢』的音樂敘事,挑戰電子音樂和胡琴的揉合。

書法家李憶含書寫的字句,在劇中作多媒體投影。燈光設計王嘉揚則認為,劇場的設計是陰影的,她將以光為界,為劇場和夢境畫出分野。服裝設計鄧康廷選擇將文本主旨「相思相負」,透過衣著傳達最無聲安靜的情慾語言。

楊儒強北藝大戲劇系畢業,台灣表演藝術中心研所專攻編劇,現任職於兩岸青年文化創意產業發展交流協會台灣表演藝術文創中心,2014年推出劇作『曼珠沙華』,是從佛教觀點探討情慾。這次的『尋夢』想探究男女情愛最終如夢幻泡影,「我們總用華麗糖衣包裝男女情愛,但現實卻有點殘酷;杜麗娘最終的頓悟和覺醒,正是現代人生的寫照。」

『尋夢』8月20日至21日在中正紀念堂中正演藝廳演出。

圖說:尋夢中的柳夢梅與杜麗娘。楊儒強提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