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公在劇場 國光首揭梨園禁忌

民生@報/陳小凌 2016.07.05 00:00
【文/陳小凌】被梨園視為禁忌而不敢輕易搬演的「關老爺」戲,國光劇團今夏大挑戰,藝術總監王安祈親自操刀編劇,與香港「進念二十面體」藝術總監胡恩威攜手舞台與視覺設計,力邀當家老生唐文華出馬,演出結合現代劇場與傳統戲曲「關公在劇場」,將關老爺的一生與戲班子搬演關公的後台秘辛,公諸於世,還要與劇場觀眾互動,一起「拖下海」演戲!

「戲中有祭,祭中有戲。戲即是祭」,此次,王安祈大膽將關公從人民敬仰的神明「還原」為普通人,不避諱地呈現關羽性格上的缺失。她以三個重要片段拼貼關老爺的一生:一是表現其忠義性格的「過五關斬六將」,其次是其人生高峰的著名戰役「水淹七軍」,最後則是威震華夏後、驕傲自矜所致的「敗走麥城」,最後關公自省,才由人成神。

「關公一生,關係最緊密的,不僅是劉備張飛結義兄弟,更是敵對的曹操,我試圖讓曹操貫串關公一生,直到死亡,這是我在人物性格塑造上所做的創新。實驗小劇場不僅形式要有創意,內涵的新意更是根本。」王安祈在劇中也特別安排一男一女兩位說書人,透過第三方的觀點,道出演員演出「關公戲」的心理禁忌。

「將近十年沒演關老爺,體力的挑戰很大!」2007國家劇院二十週年時,唐文華演出《關公升天(走麥城)》讓戲迷難忘;「這次要扛將近十公斤的行頭,除了裡外五六層夾衣外,8月溽暑還要頂頭盔、揮青龍偃月刀,加上從午場演到晚場,雙倍時間挺耗體力!」

唐文華說:「演關老爺戲諸多禁忌,自己是誠心以對;任何演員演關公都要齋戒沐浴,每一次演出前,全體團員都要焚香祭台,並禁止妄語,因此,我在勾臉時就在下巴畫個叉,提醒自己和大家不宜隨便與人交談。即使用餐,也只能淺口簡單果腹,臉上彩妝才能維持原貌。」

而關公「朱面、綠袍、五髭、紅纓」的形象,在「周倉、馬童(赤兔馬)、青龍偃月刀、關字旗」的烘托下所造成的威儀氣勢,以及搭配衍生的整套波瀾壯闊、動魄驚心的唱念做打表演,「在唱腔聲音表現上要詮釋出威武莊嚴的感覺,避免流於輕浮,身段和嗓音都要細細講究。通常演關公,雖多半是謎著眼,但威儀氣勢、輕重拿捏相當不容易。」唐文華說。

從小跟隨「活關公」李桐春、對關公戲極為熟悉的王冠強負責主排,他將劇本的雛形拉出,包括武打走位及呈現上的重新編排等,讓此戲不失傳統京劇的基本定調。第二度與國光劇團合作的香港劇場人胡恩威,在舞台設計上將嘗試以數位科技重現傳統戲曲的精髓與氛圍,試圖為整齣劇增添現代實驗感。

「關公在劇場」8月26日至28日將在淡水雲門劇場首演後、年底去香港文化中心巡演。

圖說:國光實驗京劇「關公在劇場」宣告:陳小凌/攝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