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NOW評論/陳抗脫序演出 映入大眾眼簾的只有一粒蛋?

NOWnews/ 2016.07.05 00:00
記者陳彥驊/分析報導

勞工團體及學生代表因不滿大專院校兼任助理納勞健保爭議未有答覆,4日率眾至教育部前「砸蛋」抗議。但陳抗過程中,政治大學社會所學生高若想疑因不滿教育部高教司專門委員王淑娟的「個案」說,而將雞蛋直接打在專委頭上,讓其頭髮沾滿蛋汁、十分狼狽。

勞團指出,教育部對兼任助理進行「勞僱型」與「學習型」助理分流1年,卻僅有6萬名兼任助理被納入勞僱型獲得保障,仍有18萬名兼任助理與工讀生未獲得應有的勞健保。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學習型」一詞甚至成為各大學、研究中心為了規避「人事成本」的代名詞。

參與同場抗議的高教工會陳炳權表示,雞蛋是準備往教育部扔,並沒有要針對官員,同時對該名專委感到抱歉;不過他也說,高若想是因長期遭受政大校方打壓,積累下來的壓力,最終在專委的「個案」說法下爆發。

但在陳抗現場中,脫序的行為是否能為整場抗議帶來正面效果?不少媒體在陳抗現場中,會設法鋪陳新聞點,有時抗議行為若過於平淡,就會有發不出稿的困擾,因此,若在陳抗現場出現「脫稿演出」的行為,是最容易被捕捉、放大的。

在520政權交接後,行政院長林全首度赴立法院進行施政報告,國民黨召集豬農於立法院青島東路側門抗爭時,就發生了不少脫序演出的情節,例如抬豬公、砸員警雞蛋、翻牆、甚至對執政者做人身攻擊,這些抗議行為雖換來了不小的新聞版面,但卻讓大眾對這場抗爭的記憶始終停留在「抬豬公」等趣聞上。

抗爭的形式包羅萬象,激烈的行徑也更能吸引媒體目光,但如何拿捏得當便是一門藝術。太陽花運動發生至今,即使有脫序行為,多數也是經由媒體挖掘、逕自封號而成,就連一場社會上已有共識的大型抗爭都能夠被揭露出這麼多瘡疤,更何況是一場大眾根本無感的小型抗議呢?

大眾恐怕不會記得勞團的訴求,更不會願意去了解政府哪裡怠惰,只會記得那顆打在官員頭上的雞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