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離岸風電下的陰霾(三)配套準備好了嗎?

中央廣播電台/謝佳興 2016.06.29 00:00
拜每年10月開始固定造訪台灣的東北季風之賜,台灣海峽的風場開發潛力在全球數一數二,使得離岸風電成為新卸任政府能源政策的重要一環。但是前總統馬英九在2011年訂出「千架海陸風力機計畫」,預計2015年要開發國內第一座離岸風場,如今台灣海峽仍不見任何一台風機的蹤影。除了法源待補強,另外政府各項配套未完善,都成為發展離岸風電的阻礙。

台電再生能源處長陳一成:『(原音)我們這個方向可以看到在跟水面上,在水面上的地方看到有兩根好像是鋼管對不對,那兩根鋼管就是以後將來我們要上平台去做維修的時候,這個工作船它停靠,它停靠鎖住的一個地方。』

5月上旬,台電帶著媒體,坐上漁船,前往彰濱外海,台電再生能源處長陳一成,向媒體解說為架設離岸風機,觀測塔建置的功能性。

根據台電離岸風電計畫,第一期預計3年內於彰濱外海設置22部風機,2019年正式商轉,屆時1年可發電3.56億度,供給超過100萬家戶1個月的用電量,到了2025年則是在彰濱風場,建置200部風機,目標裝置容量為1,000MW。

◎ 台灣坐擁好風力 但示範進度延

台灣海峽因位於中央山脈及大陸福建武夷山之間,受地形狹道效應之利,擁有強勁的東北季風,國際工程顧問公司4C Offshore評比全球18個適合發展離岸風電的風場中,就有16處在台灣海峽。

為發展離岸風電,政府選定3家離岸風電示範業者,原訂於去年就要完成建置示範風機,但在推動過程中,卻遭遇重重阻礙,建置時程已經延宕。

目前進度最快的是上緯投資的海洋風力發電公司,風機已進入施工階段,預計今年10月在竹南外海正式商轉。第2家示範業者台電,則因海岸管理法去年上路,需經過召開公聽會、送內政部審查等程序,進度再延遲半年,目前仍處於籌設階段。至於第3家業者,也就是永傳能源投資的福海風力發電公司,則是因漁業補償細節,目前與彰化漁會對簿公堂。

◎ 漁業補償、合作歧見 一紙備忘錄引爭議

福海和漁會的衝突就來自一紙備忘錄。為取得彰化漁民同意設置離岸風機,福海與彰化漁會召開7次說明會和漁民就補償金溝通,漁民反應生計受到影響,經過斡旋,補償金從原先的新台幣6千萬,一路加碼至1.1億,其中1千萬為漁會回饋金。雙方還協議依照計畫進度分階段給付,並於2014年1月簽署合作備忘錄。福海即依此備忘錄作為申請籌設許可的依據。福海母公司永傳能源事業發展部副理王瀧說:『(原音)你們要來領的話,你們必須要有我(漁會)的會員執照等等,他(漁會)就有個辦法在,所以他自己的認知也是這份已經是最後的決議,他才會去做後面的工作,他甚至還發了E-mail給我們說,你海風塔差不多要蓋了,那你記得要把錢匯到某個戶頭裡,我才能按照我這個補償辦法裡面去發放。』

簽了備忘錄是否就代表可依此動工?彰化漁會並不認同。漁會認為,備忘錄中,並未提出回饋金計畫,未來難協助漁民轉型、處理公安事件及風機除役、發展海上經濟合作等。漁會強調,備忘錄只是協助業者申請籌設許可,並不代表為正式合約。彰化漁會秘書洪一平說:『(原音)在未正式合約簽署前,不得進行任何有關本計劃的離岸風力發電的建置的工程。這個包括了就是那個海氣象觀測塔,所有海事工程就是一座海氣象觀測塔及兩座風機。就是說你沒有簽約的時候你不可以給我動工,這是在第二條規定的。第三條就是講到說,本備忘錄的有效期限到雙方簽署合約簽署生效後自動終止。』

雙方對備忘錄認知不同,去年7月,彰化縣漁民不滿福海離岸風力發電計畫在未正式簽約就在外海施工,集結80多艘船筏,出海包圍氣象觀測塔的打樁基地,以表達抗議。福海也反控,彰化漁會是因其他示範案漁民獲得較多補助,因此反悔,福海採取法律行動,雙方對簿公堂。

◎爭議源頭:漁業署無法可管

回歸這起爭議的源頭,來自法規待補強。業者指出,設置的示範風機及海氣象觀測塔,建置點都在彰濱外海8公里處,也就是4海浬之外,超出漁業法規範的3海浬專用漁業權區,因此沒有任何法源規範相關的漁業補償機制,業者須自行和漁民協調,但在交涉過程,公文往返耗時,政府又無法可管。王瀧說:『(原音)我們常常在講,台灣只要跟政府相關的事都有被害人,但是都沒有兇手。就像現在的狀況,我被delay了,誰害我的?那個漁業署說不是我,因為我漁業權區外我沒有法律,所以不是我,能源局說我不管漁業的,也不是我,那到底是誰?沒有人啊,但是有一個人準備要掛了,那就是我啊,就是這樣的狀況。』

◎行政院成立辦公室 促法規補完

為加速離岸風電發展,就必須儘速解決這些問題。新政府已成立「綠能及減碳辦公室」,拉高至行政院層級,跨部會整合能源局、農委會漁業署等單位,將以過去劃分的36個離岸風場潛力區塊為單位,依序訂定未來漁業補償、合作機制,同時,漁業署也正針對3海浬外的非專用漁業權區訂出相關辦法,要讓業者不再像孤兒。能源局長林全能說:『(原音)我們現在是,要用整個區塊、整個區塊這樣來看,我們現在整理說,哪些區塊是優先的,要先提出來,結合漁業署的機制來進行做所謂的漁業權的一個補償也好,或者是回饋的相關機制的討論。』

◎ 漁民當股東 共存共榮少爭議

台灣推動離岸風電所遭遇的挑戰,國外也有前例可循。國外發展離岸風電較為成功的國家,多是和業者共同開發,與台灣僅以獎勵計劃推動不同。另外,國外認為漁業補償較難以量化,因此像是丹麥、英國發展離岸風電時,採取邀請漁民成為股東的方式,共同經營離岸風電廠,並雇用當地漁民,達到共存共榮,減少漁業補償糾紛。海洋大學副校長許泰文說:『(原音)我舉英國一個例子,就是說我們去參觀離岸風電風田的時候,那個原來是一個漁船的船長,他現在變成導遊,他載了客人,他上面會說明離岸風電發展的過程、他們怎麼參與,他是公司的一員,他做得也很高興。』

另外,漁會建議以離岸風力躉購電價籌設基金,國外也有類似做法。不過,學者也擔憂認為,業者成本相對將增加8%,也就是20年內增加40億到80億元,負擔偏大,恐不利離岸風電發展。許泰文說:『(原音)那在法國他是說,你開發業者跟利害關係人或這些相關團體談判,要把它吸收在你開發的成本價裡面,這也是一個方法,也就是相當於近似民營電廠的觀念。或是你要開發你就要吸收這些賠償金,但是這個到底能不能行得通?因為你吸收了以後,如果你成本增加這麼大幅,比如說增加到8%的幅度,這恐怕業者他有相當大的負擔。』

政府宣示2025年達到非核家園,離岸風電將扮演要角之一,台灣沒有相關經驗,若要成功發展,除了師法國際經驗,也要加強各部會整合協調,研擬完整的配套方案,如此才能讓這股風力成為台灣的助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