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想爬出墳墓,你需要運氣,更需要氧氣《活埋》

滔客/ 2016.06.27 00:00
《活埋》是由加拿大性感男星萊恩雷諾斯主演,並在2010年上映當時被許多觀眾罵得狗血淋頭的一部「奇片」;不過,也有另一派給予極高評價,為的是它極大膽的創意──演員一人(若加上911接線員則為兩人)、動物一隻(蛇)、場景一處(棺材般的木箱),還有一些零碎的道具,整整九十五分鐘的故事裡只有這樣的成份在運作,是一部充滿實驗性的劇情片。

究竟這樣荒誕的片子要怎麼拍?光是分鏡和鏡位的設計就受到很大的局限,更別提當觀眾將視角硬塞在這個悶熱狹窄的空間裡,從頭到尾就盯著一個壯漢上演不斷扭擠身軀的獨角戲時,該如何掌握好劇情與影像的流暢起伏,讓挑剔的觀眾信服並且不至於厭煩?整個劇組所面臨的挑戰非同小可!

活著,才能感受死亡

《活埋》描述一名在伊拉克為美國某公司部門工作的卡車司機保羅遭到恐怖分子偷襲,頭部受創失去意識,醒來後就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牢固的木箱中,埋在沙漠某處。事實上就連這段情節,也完全來自保羅透過手機對外求救時的回憶口述,並不在影像的安排當中。電影一開始即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畫面,並傳來主角粗濁的喘息聲,直到他摸到一個打火機,我們才得以跟著主角一起「搞懂」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很快我們也跟著意識到,這是一場生命與時間的賽跑。

生死線:扣人心弦的說故事祕訣

歹徒在木箱裡留下的所有物資都是極其有限的,打火機油、氧氣、電量只剩一半的手機 ,以及後來保羅胡亂摸到的螢光棒、手電筒和一柄絲毫無助於他脫困的藍波刀,這些精心設計置入的道具,其實都有畫龍點睛的妙用。

美國電影學者Howard Suber曾在他的著作中提到所謂「生死線」(Deadline)概念對於劇情張力的影響,換句話說,這些道具其實都代表了一種「安全的時效性」,一旦這個時效過去,主角便會面臨死亡的威脅。不但氧氣分秒流失,打火機油、手電筒電量、螢光棒等,也意味著狹隘空間裡視覺的時效,因為光明帶給人安全感,也利於觀察環境以尋求逃生契機,所以他必須儘可能省著用;手機電量則象徵和外界求援的時效,除了是警方藉由訊號追蹤方位進行搜救的重要依據外,親人的聲音,在這時候給了他活下去的勇氣。

辦公室與活人棺材

此外,本片也善用了情境對比來營造緊張的氛圍,先讓我們體認到這些物資是多麼有限,情況多麼刻不容緩,再輔以電話另一端總是轉入語音信箱、各公家部門的轉接等待,或是慢條斯理的官方標準作業程序,讓觀眾內心浮動,如螞蟻爬上熱鍋,心裡忍不住跟著怒喊:「快啊!快啊!快接電話啊!」也深刻感受到完全不同處境的雙方,在心態上的衝突竟是如此殘酷和諷刺!電話這頭是滿身血汗髒汙、拚命掙扎、即將死於非命的保羅,而另外那頭則可能是位穿著優雅端莊的女職員,坐在冷氣辦公室裡,親切地向主角詢問姓名、事由和欲轉接的對象。無怪乎保羅的台詞總是一連串的「誰管它!」、「你有什麼毛病啊!」、「去你媽的!」、「我快要死了!」

2016年憑著嘴砲英雄「死侍」一角而登上演員生涯顛峰的萊恩雷諾斯,在2009年主演《愛情限時簽》時還只是個和珊卓布拉克搞曖昧的西裝英俊小生,但在《活埋》裡,我們不得不承認他的演技確實能緊緊吸引觀眾的目光,將遭活埋的深層恐懼,奮力求生與困頓無助的形象加以對比,以及從驚慌、冷靜求救、憤怒焦慮到視死如歸的平靜的階段性情緒轉換,都表現得可圈可點,令人驚嘆!尤其是當他與年邁失智的母親通話,隱忍著絕望、哀傷,勉強擠出一絲笑意哄著她時,我們意外地在這部令人極度焦慮的驚悚片裡,找到一處充滿溫情的憩所。

低於兩百萬美元的製作成本,最後帶來全球近兩千萬美元的票房,並獲得國際多項大獎和大型影展邀片,雖然評價兩極,但《活埋》一片敢死隊般的衝鋒實驗精神,應是獲得了空前的勝利。

文章圖片來源:AceShowbiz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