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十大溫泉飯店 勞基法 慶富

五年級凱道踢正步 還有沒有下一次?

NOWnews/ 2016.06.20 00:00
記者王志堅/台北報導

六一二當天凌晨零點,凱道正步發起人何啟聖,一身T恤、卡其短褲、帆船鞋,出現在昏暗的凱達格蘭大道上,他緊盯著凱道閱兵臺搭建的每一個細節,舞台搭好,他靜靜的離開。清晨五點半,他依然精神抖擻的挺立在凱道上,迎接參演隊伍的整齊劃一。

《NOWnews今日新聞》貼身觀察一個成功活動的發起人,異常平靜、低調的進行著這一切,也意識到原來成功就是這樣,一種靜默無聲的巨大能量;一種做對的事,堅持到底的毅力! 經《NOWnews今日新聞》率先關注到凱道正步粉絲團在活動結束後,發起人何啟聖在個人臉書與官方粉絲團的靜默態度。時隔一周,今天凌晨四點,何啟聖打破沈默,首度在臉書發文,談及612五年級凱道正步活動的點點滴滴。 臉書上,他從閱兵臺的搭建開場,畢竟那是他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曾經考慮自討腰包花五十萬元,為五百多位參演人員搭建的「圓夢舞台」!可能很少人知道,六一二當天,從搭台到活動結束,他長達卅六個小時沒有闔上眼睛,才有那天如此完美的動人演出。 但他希望大家能把掌聲傳遞給那天在凱道與不在凱道上,凱道閱兵指揮部的所有弟兄!他一一細數了那天經過我們面前的每一張臉譜,無非希望人們記得,在2016的六一二,曾經有一群人,用正步喚起大家對過往的美好;要人們記得那段全國上下、團結一心的歲月,如今竟成遙遠的「鄉愁」;要人們記得青天白日代表的意義;要人們記得台灣男人剛毅、堅忍的性格;要人們記得圓夢是每一個人的權利,不分年紀。 何啟聖的臉書全文如下: 「閱兵臺再降低一點,不要違反建管規定了……..」;「你那觀禮台兩側的欄杆呢?趕快釘上,萬一人多,一擠,人掉下來了,怎麼辦?」從零點開始盯著場地布置,四點半了,看著一切都弄得差不多,趕快回家洗個澡,換上凱道閱兵的服裝,五點半再趕回凱道,因為部隊七點半還要做最後一次綵排、預演!六一二上午十點,我看著隊伍嚴整的通過閱兵臺,心裡翻騰著一種無以名狀的情緒,很複雜! 有媒體說,六一二凱道正步操演,是一個由網路發起的活動,但是,活動結束後,官網粉絲團異常靜默,發起人也像是人間蒸發似的,沒有發表任何感言。 是的!一個禮拜過去了,這些複雜的情緒,也因為靜默得以沈澱、整理。的確,這一個引發國人如此高度關注的活動,做為發起人的,說什麼都是多餘的,讓那份激動留在國人的心裡;在現今的台灣社會,對照出一些讓人省思的課題,要比說什麼都來得重要。 這個活動,在台灣多元民主的社會裡,能得到頗為一致的正面評價,始料未及,也實屬難得。但也有少數評論,以此活動,繼續進行政治操作,著實令人遺憾,這對五百多位參演的學長,何其公平?又,台灣社會還要被如此政治操弄多久?雖說多元民主,任一主張都該被尊重,但有害於國家社會的作為,難道也應該被縱容,任其恣意妄為嗎? 做為六一二凱道正步操演的發起人,我必須要說,我們自購裝備、我們自辦閱兵,過程中沒有任何政府及政黨給予支持、關心!我們堅持的,不只是日曬雨淋的揮汗苦練,我們更堅持活動的純淨度。正因為這是一項屬於全民的活動,我們不安排「大閱官」校閱,我們是向國旗行禮,向全民致敬。 這樣一支隊伍,是值得驕傲的!這樣一支隊伍,是讓人動容的!這樣一支隊伍,是該得到掌聲的!我們不假外求,我們自立自強!這不是正是台灣從一片走馬的慌亂,到今天的富強康樂,台灣的精神嗎? 在這支隊伍裡,每一張臉譜,刻劃的盡是台灣男人剛毅、堅忍的性格!半百年紀的中年大叔,豈堪如此嚴格、疲累的訓練啊! 任誼俊,他罹患肺癌,正進行標靶治療,但,為了避免藥物的負作用影響訓練,不顧醫生勸阻貿然停止用葯。如此一來,讓未死的癌細胞得到喘息,更產生抗藥性,對未來的治療十分不利,之前的治療完全前功盡棄。 李志山,在訓練期間,突然覺得胸口劇痛,緊急送醫,才知是心肌梗塞,經過兩次電擊才把命給撿了回來,在加護病房住了五天,等心臟裝上支架後,執意再次歸隊參加訓練。 李台富,攝護腺癌第二期,必須開刀,待在醫院的他,不但在周日訓練當天向醫院請假,抱病參加,更在六月一日開刀後,立即投入六月五日在國父紀念館,正式操演前、最重要的一次編隊綵排、預演。甚至,為了避免傷口過大影響正常表現,還自費廿多萬元,進行微創手術。 葉嘉榮,在完成所有訓練,就要正式登場的前十天的一個清晨,驚傳腦幹中風,在醫院昏迷期間,口中還唸唸有詞,關於凱道正步的種種,讓人十分不捨。在高雄榮總治療復健的他,每天看著綵排、預演的影片;六一二當天,還要求家人打開網路直播,儘管語言表達相當吃力,但仍嘗試跟著電腦螢幕上的參演部隊一起唱歌答數。 他們為的是什麼?不是為台灣社會傳達一個正面能量嗎?你忍心將他們成為你口中政治鬥爭的籌碼、棋子嗎?做為凱道正步活動的發起人,我絕不允許你這樣做。 一個活動的成功,絕非一人所能獨自完成的!我感謝過程中,陪我走過風雨、突破困境的所有人,如果有未盡完善之處,都是因為我個人的思慮欠周;如果值得激賞,請不吝將掌聲傳遞給這群在凱道與不在凱道上,屬於凱道閱兵指揮部、我最最親愛的弟兄們。 這是我在活動結束、靜默一周後,最想說的話。至於很多朋友關心,還會不會有下一次?對於我,一次就夠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