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華航勞資爭議難解 空服員罷工有理?

中央廣播電台/吳琍君 2016.06.16 00:00
中華航空公司與旗下空服員的勞資爭議已經吵嚷半個多月,空服員舉行的暑期罷工投票結果,也將於21日晚間揭曉。由於一旦華航空服員罷工成真,不僅嚴重衝擊旅客權益,也可能癱瘓國門,並重創華航及國家的形象。目前政府部門已積極介入協調,但外界也好奇,這群平時光鮮亮麗、薪資優渥的空服員訴求到底是什麼?罷工是否真的合理?

◎華航空服7大訴求 2大關鍵

『(空服員現場抗議原音)反84之一奴工條款!還空服員休息時間!』

上千名華航空服員5月31日齊聚交通部前,抗議華航從6月1日起,強制空服員改到桃園公司總部報到,並要求空服員與資方簽署勞基法第84條之一約定書,認為將嚴重壓縮空服員休息時間,同時讓資方得以合理壓榨員工每月工時達到220小時,遠超過勞基法對一般勞工174小時的上限。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同時向華航提出7大訴求,包括拒簽84條之一「奴工條款」、空服員改回到松山機場報到、外站津貼從每小時美金2元提高到5元、國定假日改為123天、並依法給予雙倍工資、空服員考績雙向考評、及工會代表理監事得請會務假等。

儘管華航在這段期間試圖與工會代表進行協商,不過由於工會堅持華航必須先讓空服員改回到松山報到,才願意展開下一步協商,導致勞資雙方僵持不下。華航空服員也於日前分別從台北、高雄、桃園三地,陸續展開暑期罷工投票,預計21日晚間揭曉最終投票結果。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兼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林佳瑋更於15日在立法院揚言,華航若一意孤行,工會絕對有能力癱瘓機場。林佳瑋說:『(原音)桃園市產業總工會過去在協助勞工的運動裡面,我們曾經上過高速公路、躺過鐵軌,這一次華航空服員絕對有能力癱瘓桃園機場的營運狀況,但是工會非不得已,不使用激烈的手段抗爭。如果華航公司還是持續用這種強硬的態度一意孤行的話,那麼抱歉了,我們工會最後只能跟公司在機場罷工現場見!』

◎與長榮相較 立委:華航勞動條件優

由於勞資雙方僵持不下,立法院交通委員會15日也要求華航總經理張有恆備詢,說明爭端始末。

張有恆除了強調,「桃園報到」是華航既定的政策,包括華航機師、地勤人員等9千名員工,早於2002年起就陸續實施向桃園總部報到,只剩下3千名空服員是最後一波,而且這項政策對三分之一住在桃園的空服組員也相當方便。因此,他實在無法讓其餘空服員破例在松山報到,以免被其他員工質疑空服員有特權。更何況,現在所有其他國籍航空公司也都是實施到桃園總部報到的政策。

對於空服員質疑此舉將使過去在松山報到即可起算的工時,因此需到桃園報到後才起算,變相壓縮到休息時間。立法委員陳歐珀追問,究竟空服員工時如何計算?在聽取張有恆的答案後,陳歐珀認為,條件比長榮好。陳歐珀說:『(原音)他甚麼時候開始算工時?(張有恆:工時是從刷卡報到。)你們這樣可能比長榮好一點,長榮是飛機啟動才開始算工時。(張:對,我們是刷卡、報到刷卡就開始。)對,我們上班就是這樣子啊!哪個公務人員或哪家公司不是刷卡的時候,開始算工時嗎?對不對?(張:是,就是這樣做。)那你們為什麼這裡規定說,下飛機30分鐘之後就不算工時呢?(張:我們原則上是30分鐘,如果超過30分鐘,我們就按實際,比如說他超過45分鐘,我們就以45分鐘來計算他的工時。)』

至於爭議的勞基法84條之一,張有恆也表示,由於航空業屬於特殊行業,工作人員很容易就會執勤超過12小時,因此須以允許責任制的84條之一規範,才不會動輒遭罰。

不過,立委鄭寶清質疑,為何2014年至今,華航違反勞基法的案件高達45件,遠較長榮多?張有恆指出,正是因為長榮所有員工都簽了84條之一,但華航除了機師已全部簽署外,空服員只有將近一半簽署,包括所有的新進人員。張有恆說:『(原音)長榮航空目前他們所有的組員、空服員都有簽了84條之一,所以女性夜間工作就不會受罰。(鄭寶清:所以你要叫他們簽嘛!)而且新進的同仁都會簽,那過去的組員他們沒有簽,所以現在就是被查到女性夜間工作,那就會被處罰,所以我們現在積極來推動簽84條之一。』

張有恆也強調,84條之一法定工時上限雖然是220小時,但以華航機師為例,今年1到5月,每月平均工時只有128小時,每月休息時間也超過10天,條件都優於業界。

至於其他提高外站津貼到每小時美金5元的訴求,張有恆認為,現在業界大都是美金2元,這項要求明顯不合理;現行國定假日是116天,要求年休123天,也讓公司無法接受;工會代表理監事會務假,則應視其處理事務內容是否與華航有關,如若是處理其他航空公司的事務,難予同意;考績雙向考評,華航則同意專案處理。

張有恆強調,公司對員工能讓的會讓,但有些涉及公司治理的原則,甚至影響公司永續經營的部分,實在難以妥協。

◎訴求是否合理 社會自有公評

值得注意的是,華航3千名空服員,大約有三分之一加入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而這次空服員抗爭行動的主導者之一,則是曾發起國道收費員一連串抗爭行動的桃園市產業總工會;也就是在抗爭的人潮中,不全是空服員,更不全是華航空服員,更非所有華航空服員都參與了這項抗爭行動。

雖說罷工是勞動者的基本權利之一,華航空服員為爭取權益發起抗爭,原本無可厚非;但誠如立委林俊憲所說,工會的訴求不一定合理,有時工會也應體諒公司的立場,才能創造雙贏。

華航部分空服員的抗爭行動,已引起社會矚目,但也有民眾說已不敢搭乘華航,以免有飛安疑慮。誰贏誰輸,現在還不知道,但大家都希望最後的結果是雙贏,而不是雙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