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獨是「你媽逼的」?

美麗島電子報/嚴智徑 2016.06.15 00:00
文章摘要:比急著伸張「轉型正義」要來得急迫;不同省籍的同胞能夠深刻反省族群分歧造成的不平與不幸,族群之間能夠將心比心、易地而處,感受大家同在一塊土地上利害與共的事實,認真檢討自己不由自主的偏見,不要再有誰高級?誰得意?誰優越的無知,或許,台灣就有機會不再重蹈台獨是「你他媽逼出來的」不幸。 「洪素珠事件」掀起了台灣族群一陣波瀾,各路政治人物紛紛藉題發揮、恣意消費後,反躬自省自己的族群態度是否健康,能不能設身處地在不同位置檢視自己的族群語言,或許是台灣能夠走出統獨陰霾、藍綠惡鬥,進一步攜手共創未來的契機。

台灣有沒有族群問題?只看到浮面的人或許會善意的說,台灣經過數十年的族群融合、省籍通婚,早已沒有了外省本省之見,時間可以治癒一切,大家都是一家人。但在多數政治深層的互動中,族群認知的差異不但是存在著,而且深刻的干預介入了政治上的統獨、藍綠之爭中。

其實,省籍問題最嚴重的問題就是不肯也不敢面對問題。

回顧歷史,1945年台灣由中華民國政府接收,相信當時多數的台灣人都有自己是中國人、終於要當家作主的興奮喜悅;中華民國政府光復台灣,深感對得起民族大義,當然也是充滿了驕傲喜悅。然而,當兩種喜悅之人碰在一起,「祖國」接收人員的落伍不堪、部分接收大員的私心自用,再加上身受日本長期殖民而難免會有些日本味的台灣人不同的心情感受,以外省人為主的中華民國政府,沒有把台灣人當成中國人平等待之,種種歷史的扭曲不幸,當然造成台獨心情快速滋長。

二二八事件後,中共的威脅、反攻復國的急迫性、軍法、白色恐怖統治的強勢,顯然在台灣政治、經濟、社會文化面嚴重深化了台灣族群的不平等。面對外省人在黨政軍領域的優勢、母語政策、文化解讀等的不平等,本省人轉趨沉默甚至附和的表象,其實並不代表本省族群內心能夠平靜以對。即使日後有所謂「吹台青」的懷柔點綴,或是解嚴後政府對二二八事件的道歉、補償等,號稱已經民主化的台灣,省籍心結仍是民主的頭號殺手。

最可笑的是,不知今夕何夕的國民黨大老,竟在九合一選舉時喊出「日本人」、「皇民」等傲慢辱台的說詞而毫不知錯,黨員結構明顯偏向外省籍的黨組織,仍執意推出在台灣是少數族群的外省籍人士參選總統,再加上外省權貴子弟想到哪參選立委就到哪參選的傲慢嘴臉,新任國民黨主席感覺就是「愛國同心會」的意識型態代言人,不但讓國民黨在台灣難見天日,也只會進一步惡化台灣的族群情結。

另方面,面對族群的不平,以本省意識為主的民主進步黨,其實也沒有多少民主、進步的成份,說穿了就是要反彈外省少數統治的不公不義;太陽花當時振臂高呼「反黑箱」的正義凜然,如今觀察時代力量幾位立委的表現,大概不出是要防止中國這些「新外省人」再來統治台灣的族群範疇而已。

糾結在省籍意識中的台灣,其實已嚴重干擾了台灣的進步繁榮。許多政策的思考,只圍著族群議題打轉;應該是談是非的場合,聽到的只有不同族群背景的人在說對立的話;對於政治人物的評價,最終的分野指標也只剩省籍,再加上部分以省籍意識為操作主軸的新聞媒體各行其是,弱化人民的判別是非智能,顯然已是阻礙台灣前途的一大危機。

新政府的執政已焉展開,不分藍綠的執政態度固值得期待,理性面對台灣的族群問題,其實比急著伸張「轉型正義」要來得急迫;不同省籍的同胞能夠深刻反省族群分歧造成的不平與不幸,族群之間能夠將心比心、易地而處,感受大家同在一塊土地上利害與共的事實,認真檢討自己不由自主的偏見,不要再有誰高級?誰得意?誰優越的無知,或許,台灣就有機會不再重蹈台獨是「你他媽逼出來的」不幸。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央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