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港青紀念六四現分歧 蘇曉康:完全理解

中央社/ 2016.06.04 00:00
(中央社記者張淑伶上海4日電)「香港是我的恩人」,「六四」後流亡美國的作家蘇曉康說,面對香港青年對紀念六四出現歧見,他完全可以理解,並認為,傳遞有關六四的記憶,是自己這一代知識分子的責任。

1989年6月4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學運演變成執政者開槍鎮壓學生的六四事件,啟動了香港為首人士營救民運分子的「黃雀行動」。蘇曉康作為中共不公開通緝名單中的一員,不想坐牢挨打,決定逃亡,因「黃雀行動」被營救至香港,最後輾轉到美國。

他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時說,每年六四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紀念晚會,是他心中最溫馨的燭光。

據報導,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今年將一如往常舉行燭光紀念晚會,不過,多所大專院校的學生會今年決定不參加晚會,改為自行在校內舉辦「六四學運論壇」,討論香港前途問題,而非大陸民主建設。

蘇曉康說,香港人出現「香港主體性」非常好,香港學生想跟中共或中國切割,必須找到有效的議題才能讓聲音變大,六四成了議題之一。「但是,這並不表示港青就不支持六四的價值,更不是贊成六四屠殺。」支聯會和部分青年團體對六四議題採取不同態度很正常。

他也解釋,所謂香港主體性,在政治訴求上可能是與中共分離或不分離,並不意味一定是「港獨」。

兩岸三地愈來愈多1990年後出生的年輕人,對六四的認識模糊,情感漸漸淡薄。蘇曉康說,時間是記憶的殺手,不能要求別人一定要知道六四,「但可以靠我們這些依然要紀念它的人,或要求它得到公正解決的人的努力,把記憶傳遞下去。」

蘇曉康1989年逃亡,妻子和兒子1991年赴美團圓。他說,那時沒有想到這會是一輩子的流亡,因為中共已故領導人毛澤東自己都曾說「鎮壓學生運動沒有好下場」,當時異議人士劉賓雁還說,中共這樣的政權「3個月就會亡」。

但是中共屹立至今,當年避走海外的民運人士回不了鄉,蘇曉康說:「這就是我們的命,中國人的命。」

他也提到,天安門運動主要訴求是反腐敗,雖然最後被鎮壓,卻影響了當年也在民主抗爭風潮中的東歐,讓這些國家領導者不敢採用武力鎮壓,加速共黨政權垮台。

蘇曉康於美東時間4日晚上將到中國大陸駐美國大使館前,參加全美中國學生自治聯合會舉辦多屆的抗議活動。他說,每年這一天他一定會參加一個紀念活動,這是他對自己的承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