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體嬰般全裸雙舞作「孤單在一起」

民生@報/陳小凌 2016.06.01 00:00
【文/陳小凌】像連體嬰般交纏翻滾;間而相互依存和對衡,進而回歸到兩個孤獨的個體。2016兩廳院新點子舞展《孤單在一起》舞作,曾任職以色列巴希瓦現代舞團的台灣舞蹈家李貞葳,與匈牙利編舞家法庫亞‧佐坦(Vakulya Zoltán)共同創作演出,兩位舞者在舞作中全裸相見,試圖探索自我與他者的關係親密又矛盾,彼此渴望卻又抵不住孤獨的溶蝕,身體在每個觸碰的瞬間得到傾訴,又在每段分離的空白尋找依靠。

「為什麼要全裸演出?並非一開始就有這個想法,是發展過程中,慢慢思考到也許全裸演出,可以支持《孤單在一起》的表現方式。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對裸體常常暗示著禁忌感?全裸不就是每個人出生時狀態嗎?而我們認為身體呈現原本的樣子非常漂亮,全裸可以看到很多平常看不到的細節,如果衣服遮蓋住了,就看不出我們如何在肢體動作中使力。」

「另一方面,全裸暗示我們最純粹的狀態,好像重生一樣,沒有衣服的掩飾,沒有衣服的修飾,就是這個原原本本的樣子;當我們重新找回一個起點時,也許全裸這件事情,能夠幫助我們重新,找回起點。」李貞葳說。

「這是我們倆第一次合作,也是第一次在一起跳舞,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尋找一個共通點跟起點,而這個過程,成為我們《孤單在一起》很重要的一部份。因為一直在不斷地溝通與切磋,找到可以共同和諧的能量,當找到和諧的可能之後,然後又開始改變,而這個過程,很誠實坦然地呈現在舞作中。」「從舞作的開始到結束,我們的身體都沒有分開過。」李貞葳說:「這也成為一個限制,我們就在這個限制裡不斷地去找一個彈性。」

佐坦說:「我自己喜歡參與很多不同的舞蹈計畫,學習不同使用身體的方法。因此,當這兩個面向衝撞在一起的狀態,是很有趣的。貞葳對身體使用方式非常單一深入且專注的,我則是對不同領域的東西有廣泛地接觸,我們兩個在合作協調的過程中,貞葳負責身體的部分,而我則是負責概念發展。彼此的溝通與摩擦,是這個作品最挑戰,也最美好的部分。」

「我之前曾經進行過『連體嬰』的研究,當兩個人的身體連在一起,他們之間的連結及身體的共感,是什麼狀態?在《孤單在一起》中彼此是如何使用對方的身體,而身體又是如何連在一起的?當兩個身體相連在一起時,一定要學會合作,合作過程中一定會產生摩擦,很自然地會轉換身體的質地,如何讓二合一,同時間又可以分開,這是舞作中比較主要重要的一環。」

《孤單在一起》6月3日至5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圖說:舞蹈家李貞葳與法庫亞‧佐坦合舞《孤單在一起》。周嘉慧攝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