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BAZAAR 6月號 封面之星 烏瑪舒曼睿智的光芒

Wow!NEWS/ 2016.05.31 00:00

名字取自梵文中的「光」,同時也與Parvati,印度神話中的愛神與生育之神有關,Uma Thurman在《Harper’s BAZAAR》的專訪中,談及各式各樣的議題,從與墨西哥的關係、身在好萊塢的挑戰、政治到社群媒體所帶來的影響。

不論之前訪問過多少人,光是知道即將接起電話的是Uma Thurman,就讓人感到心跳加速,畢竟Thurman在好萊塢已是指標性的女星,曾飾演多部膾炙人口的電影,包括《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追殺比爾》(Kill Bill)等。同時也是許多品牌Louis Vuitton、Lancôme、Givenchy、TAG Heuer等的代言人,而身為三個孩子的母親,在明星光環外,也為家庭生活而忙碌。

Q:覺得社群媒體如何影響職業生涯與個人生活呢?

A:可能你不相信,我跟社群媒體的關係幾乎是零。我覺得媒體對娛樂產業所帶來的衝擊影響,是很有趣的一件事,也注意到在社群媒體操作下,很多人成了名人。這和傳統老式的浪漫明星光環有很大的差別;事實上,這樣的現象和過去的明星現象相反,讓我們清楚瞭解到這些改變如何定義我們這個時代。

Q:有社群媒體的帳號嗎?

A:有Instagram的帳號,但是很少使用。因為有些私人的事物不適合和大眾分享;有些又太無聊,會讓關注我的人覺得無趣。但我也觀察到,在某些年齡層裡,會有完全不同的反應;尤其是年輕人,剛開始會因覺得與他人有更多的社交連結,而感到興奮,但之後,又對於自己過度曝光的生活感到厭煩。很難找到適合的詞語形容這一切,但是我覺得這些現象很有趣。

Q:你曾經寫過一句話:「創造歷史的女性很少是乖女生。」你覺得這句話也說明了你的人生觀嗎?

A:據說這是前總統夫人Eleanor Roosevelt所說,但或許她根本沒說過。如果注意看這近100年來的歷史,就可以發現,為了在自由人權的領域有進一步進展,必須要打破許多規範與行為準則。我想Eleanor的那句話並不是指女性得變壞,而是必須打破社會的限制,讓生活過得更完整。

Q:你的母親出生於墨西哥城,因此讓人覺得你與墨西哥有某種特殊的連結,可以與我們分享這件事帶給你的任何回憶或是小故事嗎?

A:我很喜歡墨西哥,曾去過好幾次。當我在Costa Careyes拍攝《追殺比爾》的最後幾場戲時,有過一次印象很深刻的經驗;應該說每一場在當地場景拍攝的飛車追逐戲都很特別。同時,我外婆最漂亮的幾張照片,也都是在墨西哥拍的。我並未親眼見過外婆,因為在我3歲時,她就去世了。但是外婆留下的那幾張照片,很精準地傳達出身為時代女性的特質。

Q:身為女性,在好萊塢面臨著什麼樣的挑戰?

A:從16歲入行,如今也45歲了。在將近30年的職業生涯中,我常常聽到旁人對我說:「一般人進戲院都是要看螢幕上的男人。女人才會想看女人的故事,但是男人才不想看女人的故事。」這是好萊塢性別歧視的藉口,認為是男人在掏錢買電影票。在媒體、故事的敘事與娛樂產業的世界,女性的處境彷彿置身兩軍對戰時雙方的戰壕間,無人敢踏進,也沒人想管。

Q:越來越多的女演員,像是Patricia Arquette、Meryl Streep、與Cate Blanchett等皆大聲疾呼,要求好萊塢給予男女藝人同工同酬。你覺得呢?

A:Geena Davis成立了一個組織「Geena Davis媒體性別學院」,她的組織致力於研究並證明女性在電影行業中,可以替片商賺的利潤與男性一樣多。但是在娛樂產業中似乎有某種機制失去了作用,所以大多數人並不支持這樣的想法。我覺得這樣的研究,比單純要求給我們所有女性同樣的機會有趣多了,當然我也同意爭取機會平等很重要。沒有什麼事會立刻改變,這整個過程很緩慢,但是透過這樣的研究,以及越來越多女性挺身而出,為自己發聲,讓這些議題已有持續性的進展。此類運動不單單只是聲援在某個特定領域的某位女性;我們必須深入改變文化,才能改變負面與性別歧視的態度,讓彼此能互相珍惜對方,看見對方的價值。

Q:你認為種族歧視或是性別歧視等問題,依舊存在嗎?

A:對我來說,上回的民主黨內初選,當Barack Obama對上Hillary時,正是觀察美國社會究竟是偏向歧視性別,或偏向種族歧視問題的大好好時機。因為剛好只有這兩個選項,所以是個難得的好機會,可以觀察以白人為主的選民,到底是比較害怕女人當家,或是非裔美國人當他們的領導人。美國歷史雖有過種族歧視的前例,但是比起女人,選民們還是比較喜歡非裔男人。這也展現歷史不斷地在改變,我們得看看之後會發生甚麼事。

Q:你如何看待美國的政治現況?

A:我對極右派推動的孤立主義運動與可怕的種族歧視議題,毫無共鳴。他們覺得國家快被女性、拉美裔族群與非裔美國人搶走了。我自認是溫和派的民主黨人,但是看到共和黨與他們的保守派理念被摧毀,並不會讓我高興。我知道這次訪問主題無關政治,但是我卻覺得政治比那些美容保養產品有趣多了。

Q:對DONALD TRUMP的看法?

A:他是一個很風趣的人物,但我卻不覺得他針對女性、西班牙裔族群、墨西哥人、非白人的發言有趣。我確切相信他不是笨蛋,我也盡量去瞭解那些相信他有能力統治國家之人的想法。但是這並不會讓我覺得他的意見大部分是對的,他的很多意見讓我無法苟同。不管他提議重新評估經濟基礎的想法能帶來多少好處,我覺得他還是一個想隔離、分裂這個國家的人。

Q:當你得知你飾演的角色啟發他人時,有何感想?

A:對我來說這是至上的榮耀。我發現,我們常以為與他人的差異很大,但事實上,每個人都非常的相似,彼此最害怕與最擔憂的事也都很相近;每一個人互相連結的緊密度,也遠超出自己的想像。能夠得知透過我與Tarantino合作的電影,以及其他的電影,曾經幫助某些人紓解他們孤立無援、寂寞、復仇與恐懼的感受,或者讓他們覺得更快樂、勇敢,是在盡力做好我的工作後,所能獲得的最大滿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