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南向政策挑戰多 考驗政府智慧

中央廣播電台/蕭照平 2016.05.31 00:00
為展望東南亞市場,蔡英文總統在總統府下新設「新南向辦公室」,但「南向」之前,國內對於東南亞人才的培育及雙邊文化理解,都還需要進一步盤點及溝通,台灣投資模式也必須超脫過去的經濟思維,除此之外,大陸當局本身的政治經濟影響力也可能會影響台灣「南進」空間,這些挑戰都考驗政府未來施政智慧。

◎南向舊策略 灌入文化新思維

蔡英文總統選前再三強調的「新南向政策」,在就職後緊鑼密鼓推動,除了在總統府轄下成立「新南向辦公室」外,也將成立「東協及南亞研究智庫」,展現新政府對「新南向」的期待。

但面向南方並不是新議題,早在20多年前推動投資東南亞國家的李登輝總統,就是中華民國「南向」的濫觴。當時正值大陸改革開放,昔日的貧窮大陸瞬間成為世界工廠,也吸引大量台商前往投資,而為了減緩「西進」趨勢,李登輝透過優惠貸款等措施推出第一波「南向政策」。

繼任的陳水扁及馬英九總統,在經貿上也都有往南邊發展的相關主張,所以「南向」其實是政府思考對外經貿的考古題,而基本戰略也不脫聯合東協國家與印度,平衡中共的理路思考。

雖然戰略思維不變,不過,總統府「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志芳日前接受廣播媒體專訪時,刻意淡化「新南向」的政治敏感性。他強調,「新南向」政策並沒有要替代大陸市場,而是以人為核心、共同合作,做大東南亞市場的產業政策。黃志芳說:『(原音)新南向政策是很單純的產業政策,我們跟中國大陸在東協跟南亞優勢不一樣,它(大陸)推動很多大型計劃,像「一帶一路」、「亞投行」很多基礎建設計畫,我們優勢有很強的農業技術、水產養殖、造船、中小企業、技術職業教育,加上資通訊,這跟中國大陸在東協推動的產業並不衝突。』

◎以人為核心 新住民力量受矚

既然是以人為核心,那麼台灣看待東南亞的眼光可就不能跟過去一樣,以狹隘的單向經貿思考為出發點。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所長陳牧民表示,以人為核心的交流,必須超脫過去吸引僑生及招攬廉價勞動力來台的思維,台灣青年也應該去東南亞接接地氣,企業也不能只把東南亞當成生產基地,而是要聯合東南亞國家,共同打造經濟腹地。陳牧民說:『(原音)並不是把東南亞國家當成單純的生產基地,而是把東南亞國家跟台灣看成大的經濟腹地。現在新南向政策,人的交流不只是勞動力單向交流或吸引僑生而已,而是吸引菁英來讀書,也可以讓台灣青年去東南亞交流,包含留學、實習。』

開拓及連接東協市場是世界趨勢,但投資腳步已經落後中國大陸、日本、韓國的台灣,未來還有插旗優勢嗎?黃志芳樂觀地表示,其實台灣在技術面上的軟實力還是很有競爭力。

但就算國內有競爭力的產業,如果沒有對接的溝通人才也是枉然,來自柬埔寨的新住民立委林麗蟬就說,政府要推動「新南向政策」,眼光就要先往內看,台灣有將近50幾萬的新住民人口,每一位新住民就是連結東南亞人際網絡的橋樑。林麗蟬說:『(原音)我們要知道自己已多少才能去外面打拚,我們人才培育上來,這些有東南亞血緣的二代,你怎麼培育他都是台灣人。重點是,不管未來怎麼推,他過去都可以幫助台商扮演在地橋梁也好,還有在地的人脈連結。』

從事多年新住民培力工作的林麗蟬也說,政府不是沒有新住民政策,但總把政策丟給移民署,但不是所有議題,移民署都能處理,這完全讓協助新住民的美意大打折扣,因此,她認為政府應該拉高層級,以跨部會平台方式處理新住民發展工作,在實務面上,新政府首要處理的就是對內介紹新住民,否則貿然推動相關政策,恐怕會造成族群對立。

◎印度崛起 新南向重中之重

除了東南亞在全球經貿市場逐漸扮演吃重角色,人口數排名全球第二的印度也不容小覷,甚至可以說是「新南向政策」的關鍵重點。

從國際格局來看,包含美國、歐洲、日本、韓國都積極搶進,台灣當然也不能落後,更何況台灣有具競爭力的資通訊產業;況且,從產業市場來看,印度各省分有不同語言及風俗,造成市場經營有一定難度,但這也提供具彈性特色的中小企業,進入印度市場的切入點。

擔任「台印國會議員友好協會」秘書長的陳牧民指出,台印雙邊貿易量並不高,許多數據都顯示雙邊合作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由於台灣與印度都是民主國家,這對兩國磋商各項議題都很有幫助,他認為,照目前印度與各國互動的情況來看,台灣應該採取「堆積木」方式,從各別產業洽談自合作協定,這會比以經濟體方式對談更有機會。陳牧民說:『(原音)我們可以不要談整體的自由貿易協定,而是按照不同產業類別去談,你用產業類別去跟印度磋商,不同類別可以談出自己備忘錄或是合作協定,就像是堆積木方式,堆起來,即使沒有台印自由貿易協定那名字但卻有內涵,台灣可能要用這種方式,這戰略可以配合現在的國會外交。』

陳牧民也說,「台印國會議員友好協會」是一個既可以與印度深度交流又可以迴避中共政治力干擾的機會點,他們將規劃在今年或在明年初,邀請企業一同訪問印度,要從國會議員角度,協助推動「新南向」。陳牧民說:『(原音)在今年內或明年初能組國會議員訪問團去印度的話,是能夠有台灣廠商一起參加,因為有廠商一起去,可以讓印度感覺台灣要跟印度經貿合作的誠意與實力。』

◎新南向難脫大陸政經問題 政府難以迴避

僅管新南向試圖藉由「以人為核心」降低兩岸政治敏感性,但大陸當局還是慣常以「一中原則」來論述兩岸關係,考量中共在東南亞的經貿實力,以及「一帶一路」、「亞投行」等經濟作為,東南亞國家莫不感受到中共的影響力,這很可能成為干擾台灣前進南方的變數。

台灣能不能分散對大陸市場的依賴,逐漸往南方前進,已經是不容易處理的經貿問題,如果大陸再藉「一中原則」對東協國家施壓,就算「新南向」只是如黃志芳口中說的產業政策,恐怕東南亞國家也不會對「新南向」輕易買單。

橫躺在「新南向」政策前面的,不只有國內人才盤點、尋找共同市場的經貿挑戰,還有北京政治因素的考驗,如何降低大陸對「新南向」政策的干擾,將會是政府無可迴避的挑戰。

而政府又該如何透過多邊槓桿,利用美國重返亞洲的力量、中印邊界的矛盾以及東南亞國家與大陸在南海主權的爭議,巧妙地前進南方,也將考驗政府的施政智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