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最後一名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圖片來源:柯文哲 粉絲專頁

聯合報報導,《遠見雜誌》最新2016年「縣市長施政滿意度調查」結果出爐,台北市長柯文哲掉到六都排名最後一名。這,並不讓人意外。

我記得在九合一大選前,有個小朋友很悲壯地跟我說:「我們都這麼拼了,大家都幫柯文哲幫成這樣了,如果他還選不上,那以後素人哪還有希望?」我當時的答案就是:「你想過嗎?如果這個人當選後卻搞砸了,以後素人,像你們這種有熱血卻沒背景的,才真的一點希望都沒有呢!」那個小朋友不是很理解地看著我,我只好又補充一句:「選個素人若做得不好,以後要投票時,大家不就會想『讓開讓開讓專業的來』嗎?」他這才有點懂,但卻是一副「你怎麼知道他做不好?」的表情!

我當然知道。「治大國,若烹小鮮。」這道德經裡的名句,我沒忘記過。治理城市,難道就不一樣了嗎?別傻了!政治這東西,講穿了就是另一種垃圾處理業;只不過制服都是西裝革履,人都得裝的有模有樣。這個領域處理的,不都是一般人所不願意面對的種種嗎?別的不說,單單回到垃圾上頭,沒有政治從業者的協調處理,試問你家的垃圾清潔隊收了怎麼辦?要埋埋哪裡?要燒燒給誰?懷疑嗎?問問雲林的鄉親就知道!垃圾沒人要,但必須得處理。清潔隊只是最後的執行者,至於其間的種種,哪能沒有政治!

這樣的行當,有個人還沒上台呢,話說得比什麼都滿,把人家之前「烹小鮮」的方式嫌得一文不值,但自己最多也只端出過「吻仔魚」且還未必「不臭腥」,你說這樣的人進了廚房,能做什麼好料?政治工作首重「謀定而後動」,這得要看個性、要有經驗,且大多時間後者要重於前者,才能磨練出沈穩的修養。台灣已經是一個偏好政治過動兒的社會了,一大堆這樣的角兒,把這個社會搞成了什麼德行?那麼,一個根本就達躁動境地的傢伙,怎能把台北市搞定?這道理一點都不難理解!

果然,在什麼死亡交叉之後柯文哲又得面對了六都墊底的窘境。他一直瞧不起的前任、前前任,恐怕都沒有他這樣的沈淪「速率」。柯文哲是標準的「時勢」產物,講更直接點,他是馬英九時代,反馬的第一次選票大聚集、更是民進黨奪權的前哨戰。反馬的理由百百種,在那一次的台北市選戰中,都化成了票投柯文哲的理由,同時也是許多市民不去投票的理由。民進黨也知道這樣的躁動者,正足以在下一場選戰前點燃更強大的推進器,因此寧可搓掉已勵兵秣馬的黨內戰將,且把台北市的未來置之腦後。而這樣的時勢,成就了這個台北市歷史上最無法推動城市成長的市長,85萬多的選票搬石頭雜自己的腳!

當然,有人會講他還有兩年多的任期,當然有機會改。但,上面說過,政治人物最基本的謀定而後動一看個性、二賴經驗,這人個性如何不必多說,那麼經驗呢?他在這份工作前,當了多少年象牙塔的霸王?小小的組織,且是最為台灣人寵與信的職業,且本身既是老闆又兼老師,試問這樣讓人「隨心所欲」的位子,能累積出多少經營與施政的經驗。而他上台的這一年半,依舊是用個性在處理市政,既無法也無心操縱龐大的文官系統,更不接受專業的建議。比馬英九還小圈圈的小圈圈,我們看見不只事務官、連政務官都不斷外逃。那麼,經驗要如何堆疊?更不用說,一生大概除了爺爺死亡的原因改了八九種外,沒吃過什麼苦頭的他,又哪有真正的毅力來讓自己脫胎換骨?

必須寫這樣的文章,是身為一個市民的悲哀!馬上要在台北舉辦的世大運,開幕場館,原本好好的一個大巨蛋,被先射箭再畫靶的柯市府搞成了大爛蛋,且還吃市民豆腐吃到賭上他基本已經消失了的政治生命。而這個當初就是台北市爭取世大運主辦權的王牌,「幻化」成屎牌也就罷了,代替的場地完備嗎?其他各項準備的進度可以嗎?這一個國際重大賽事,沒有一絲一毫搞砸的空間,這樣的市府,真的Hold得住嗎?別忘了,今年四月下旬媒體的報導還顯示,世大運場館有60處還未招標,而這些場館的完工期,都是明年的四月!

柯文哲如豆的目光,只看得著他的前任與前前任,狹隘到把立刻就要到來的世大運當作首要目標的聚焦都不會。一向以台北市為傲的我,這一年多來已經找不著那份驕傲了,真不知道世大運之後,是不是真的也要跟著一起當最後一名了!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柯市長是活在火星嗎?要革命請講白法官到底是怎麼想的?傷口上的鹽優質選戰不能只靠候選人誰在賣台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