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面向民意深植民主(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6.05.30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今年3月28日「一隻畜生」王景玉在內湖捷運站附近兇性大發竟然拿起屠刀隨機宰了一位四歲活潑可愛的小天使「小燈泡」,這隻畜生在隨機宰殺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燈泡」便開始裝瘋賣傻自稱堯帝以「朕」自喻想逃避法律制裁;前幾天(五月二十五日)王景玉已被移送士林地方法院法辦,顯然檢方是明察秋毫不信王姓畜生這套裝瘋賣傻之偽裝把戲;「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何況王景玉還是個現行犯,犯行之時還被一群正義凜然的路人揍個半死聲聲求饒,所以裝瘋賣傻之假戲亦同時不攻自破。所謂「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何壞人都難逃人民雪亮的眼睛;王景玉如此、江宜樺亦如此。

五月二十三日新閣揆林全上任第一天第二份公文就大筆一揮撤銷行政院對2014年3月23日「太陽花學運」中一群學生佔領行政院的告訴,林全院長所持的理由是「這是政治問題不是法律問題」;五月二十四日剛從美國回台的江宜樺(就是本案的告訴法定代理人)馬上在報上發表一篇文章「只問政治、沒有是非」,江宜樺此文之標題顯然是在講他自己,因為江宜樺就是一位「只問政治、沒有是非」的人;若大家不健忘可回憶2014年8月1日的高雄大氣爆造成32死321人輕重傷之慘劇,面對這場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氣爆傷害、中央與地方政府又都無搶救經驗的情況下,當時的行政院長江宜樺竟罔顧人命、不顧生靈塗炭的人間煉獄、「只問政治、沒有是非」(只管時值九合一地方大選前夕之政治前提而不管這是國民黨政府五十年來不當的石化政策所造成的大氣爆案),暴虐無道毫無慈悲心的江宜樺完全不理高雄市長與各級民意代表、輿論之呼籲和建議,公然與廣大的民意對撞於八月五日宣佈高雄大氣爆救災的「三不政策」:「不立專法、不設專責機構、不編特別預算」;在江宜樺毫無人性的天性中「政治第一」「人命如芻狗」;所以吾人看到五月二十四日江宜樺發表的「只問政治、沒有是非」專文就馬上有感而發,蓋這就是在講江宜樺自己嘛!所謂一隻手指頭指著別人其他四隻就指著自己即如是也。

江宜樺在「只」文中說「今後台灣將永無寧日」(指林全院長撤銷對太陽花學運學生323佔領行政院之控告),一位南部的警察也說「如此則將來將不知如何執法」;這兩位老弟的思想觀念還是停留在蔣介石威權統治暴政時代,完全無法跟上當代台灣的民主進步進程,吾人誠懇建議這兩位老弟應該移民到中國大陸,蓋渠等比較能適應中國的政治法治社會;以江宜樺食古不化之觀念在台灣生活已非常難為何況還擔任全國最高行政首長攸關全民生活之庶政工作;江宜樺最落伍的觀念一直誤以為官府房舍是威權至上不可輕侵犯的,這在專制極權時代也許可以自欺欺人,但在民主自由時代是狗屁不通的,試問若有政府官員在行政院房舍內販毒、殺人等作奸犯科,難道大家也不能攻進行政院抓現行犯嗎?何況江宜樺所領導的政府利用行政院房舍胡作非為搞得天怒人怨、民不聊生,全國人民對江宜樺內閣民意滿意度只有20%左右、害馬英九的民意滿意度不到10%,創下古今中外最無能國家元首紀錄;最好笑的是江宜樺用了一位副院長毛治國,此公在江宜樺引咎辭職後補起來擔任閣揆,不意在一年後竟像1949年的閻錫山院長一樣棄職逃跑避不見人,連馬英九總統親臨「相府」拜訪都避不見面,還讓馬英九在門外苦等五分鐘,可見江宜樺用人之差、識人之笨;但反觀太陽花學運卻是得到全國人民百分之七十以上之認同的,且在2014年的1129地方大選和2016年的116總統與國會大選都讓國民黨大敗連連、連戰連敗,敗到國會僅剩35席(不及三分之一),地方政府僅剩山巔海角的六縣市,地方治理人口不到七百萬人;從這兩次大選可清楚看出太陽花學運所揭櫫的改革理念是獲得台灣絕大部份民眾認同的,相對的江宜樺內閣的施政理念是被台灣民眾所唾棄的,所以江宜樺是和台灣民意對幹的頑冥不靈份子,和袁世凱頑固地與領導時代潮流的革命黨對幹是大同小異的;江宜樺殘暴不仁的指揮武裝警察持警棍痛毆學生、老師、醫護人員甚至將女國會議員打到腦震盪住進台大醫院觀察,江宜樺背離台灣廣大民意指揮武裝警察毆打台灣人民所支持的學生群眾實在與隨機濫殺無辜的暴徒如王景玉(殘殺內湖小燈泡兇手)和龔重安(殘殺北投文化國校八歲女童兇手)相差無及,濫使用公權力殘害台灣改革的正義力量更是罪該萬死,所以江宜樺「只問政治、沒有是非」的暴政是千錯萬錯、千古大錯的;相反的林全院長「只問政治(民意)、不問是非」是順乎天理應乎民心的;所有政府施政只要順著民意走民主大道,就如孟子說的「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贍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悅而誠服也」;基層警察執法也是一樣要以民意為依歸、要以民為主,不是長官要你殺人就矇著眼睛橫衝直撞去濫殺正義之士,結果俟移送法辦時一些毫無擔待的主官首長都當縮頭烏龜去了,這些胡亂執法的基層警察只好當「余文」去領罪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