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北京中止兩會交流的戰略背景(上)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6.05.23 00:00
文章摘要:連周志懷都認為蔡總統已經向統一走了,若不是現在她還處在剛就職的蜜月期,那麼在台獨已經成為民意主流的台灣,反彈力道恐怕不是她能輕鬆應付的。如今林全說要加強和北京的溝通,但是假使不去了解當前北京對台政策的全盤戰略背景的話,恐怕縱使在主權立場上繼續讓步都將誤解了北京的戰略想像而效果有限。 蔡總統發表就職演說後,國台辦當天先說「這是一份沒有完成的答卷」,第二天表進一步聲明,強調只有確認堅持「九二共識」這一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共同政治基礎,兩部兩會聯繫溝通機制才能得以延續。

國台辦中斷兩會協商,對這一點,前AIT理事長卜睿哲強調,中斷(suspend)與終止(terminate)並不一樣,北京仍然保留恢復交流的可能性。

這一來,當前情勢是兩岸上空仍然陰霾不散,既不是雨過天晴,也沒有狂風暴雨。但是,稀奇的是,從2015年3月4日習近平定調,兩岸往來基是九二共識,如果不承認九二共識,「基礎不窂,地動山搖。」的令人擔驚受怕 ,一路到現在不晴不雨的悶局,其間各種訊息變化萬端,幾乎所有兩岸資深觀察家、學者都完全掌握不住發展過程,對情勢預估失準的十有九個半 。現在且簡單回顧一番:

一、從習近平警告開始,兩岸專家們憂心忡忡,甚至認為若由蔡英文贏得大選,台灣恐怕有可能將面臨「雪崩式斷交」。

在這氣氛之下,一直到2015年5月底蔡英文主席剛剛踏上美國進行「點亮台灣,民主夥伴之旅」時,台灣包括綠營在內一些學界人士都傾向認為,美國將會在中美共管台灣的默契下要求她在九二共識上表態,美國智庫的中國通或台灣通紛紛警告蔡主席承諾接受九二共識,否則將會很難堪;不料美國政府不只沒有這樣做,反而給她超過過去台灣政界人士訪美的規格待遇,這大大跌破了觀察家們的眼鏡(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美國對民、國兩黨關係走上新的分水嶺—蔡英文訪美顯現台美新局) 。

二、「九合一選舉」後,美中兩國幾乎都認定國民黨敗象已現,在蔡英文訪美前夕國民黨敗像更加明朗,5月底中國國台辦副主任陳元豐在「美國外交政策全國委員會」(NCAFP)紐約一場的閉門會議中強調,在處理台灣議題與台海相關議題時,一定要從中美關係的全盤性來加以考量,要求美國向蔡英文清楚說明「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穩定的關鍵。這使原先無意把台灣議題納入未來歐習會的議程的美國政府改變了立場,準備主動討論台灣問題(中國時報—陳一新:歐習會納台灣議題)。此後台灣國際政治學界一個流行的說法是習近平將在「新型大國關係」的概念下在歐習會中提議共管台灣。不料10月初歐習會登場,歐巴馬主動提出台灣問題,習近平反而無意討論。到了11月習近平更在馬習會中向馬總統強調,兩岸中國人有能力自己處理好兩岸關係,意思就是排除「外力介入」的意思。更奇怪的是,當學界這樣定調北京的對台政策立場後不久,歐習又會,這次,習近平又主動提起台灣議題,令學界再度掉隊。

三、在2015年兩岸一連串尖銳的互抓間諜香港佔中及天安門閲兵兩岸互嗆後,台灣藍營資深學界人士一致認為馬習關係已經降到最低點,馬總統朝思夢想的馬習已經毫無可能,不料2015年10月中,北京突襲馬總統 (注1),主動建議馬習會。學界又失算。

四、一般看法是習將以馬習會換取馬總統「涉入兩岸深水區」,承認北京的「一中框架」,也就是在主權議題上進一步的緊縮;但是事實的發展卻是北京領導人第一次讓國民黨在自己面前提一中各表—雖然只限於閉門會及事後台灣單獨舉辦的記者會中—等於在主權上第一次稍稍的鬆手。

當各界聚焦在一中框架議題時,夏立言說習近平一再向馬總統提起的卻是南海議題,只是都在不公開的場合提起。

五、由於蔡英文主席當選總統後一直不肯承諾接受九二共識,同時世衛組織秘書長香港的陳馮富珍扣著WHA大會的邀請函不發,因此兩岸有關學界人士一直認為台灣今年將無法出席WHA大會,到了開會前夕,WHA邀請函終於寄到台灣,但附上聯合國2758決議和WHA第25.1號決議並強調一中原則,於是台灣甚至綠營學者都有認為除非正式承諾九二共識,否則台灣能不能參加WHA大會仍然有變數;但是就在520就職前夕,台灣完成了報名手續。

六、蔡總統在就職演說中,主張她的兩岸政策是基於:一,1992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與求同存異的共同認知;二,、;三,兩岸過去20多年來協商和交流互動的成果;四,台灣民主原則及普遍民意。

由於以兩區定位兩岸而不是兩國,同時它是「統一前」適用的法律,因此許多過去一再非常強烈要求蔡主席不能迴避九二共識,一中原則的中國學者,聽了演講後非常驚喜,即刻的反應是高度讚美 (注2)。例如中國社科院台研所所長周志懷說,蔡英文的就職演說具有彈性,大陸解讀是向大陸表達善意,符合與大陸相向而行的一步,為兩岸破冰創造了條件,他甚至強調蔡總統「已有統一、一國兩區的涵義」(聯合報—大陸學者解讀:蔡為兩岸破冰創造條件)。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劉國深說蔡的演說讓兩岸關係穩下來了,因為關鍵的兩岸關係是一個國內部,還是兩個國家關係,從這點來說,蔡的演說基本上是正面表述,兩岸的基本框架沒被打破(聯合報—陸學者:蔡的演說讓兩岸關係穩下來了)。中國台灣研究會前副秘書長楊立憲表示,蔡總統提到「尊重1992年兩岸會談這個歷史事實」,雖未使用「九二共識」4個字,但「很接近了」,而且蔡總統提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更等於間接但是實際地承認「一個國家的框架」,「沒有說得很白,意思是有了」,務實、理性且展現誠意,態度應予肯定(中央社—總統兩岸談話 陸學者:務實理性有誠意)。

由於在事前北京不但曾一再透過學界及其他管道放話說,蔡主席不一定要講到九二共識和一中原則幾個字,只要至少有個符合要有九二共識一中原則的內涵的講法就好;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美國公開要求蔡主席兩岸政策一定要符合「他們的憲法」,卻不提九二共識,更被認為是一再出現的放話並不是空穴來風,因此,當蔡總統在演講中不只提到,還提到,中方學者便由中共中央直屬,國務院官設智庫的台研所長周志懷和歷史最悠久的廈大台研院長劉國深帶頭肯定蔡已經接受一國兩區的涵義,有放棄兩岸國與國關係,已經有統一的意涵了。言下之意蔡總統的讓步之大遠在北京預設的目標之上。

然而出乎這些中方兩岸政策的指標學者意料之外的是,國台辦在蔡總演講後4小時表示,雖然學者提的蔡主席「1992年兩岸兩會會談和達成了若干共同認知,表示要依據現行規定和有關條例處理兩岸關係事務,在既有政治基礎上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北京已經都注意到了;但是,這演講卻仍然只算是「一份沒有完成的答卷」。國台辦說蔡總統對兩岸關係性質這一根本問題上採取模糊態度,沒有明確承認「九二共識」和認同其核心意涵。到了第二天更宣布兩岸兩會中止交流。

本來慣例上中方學者在對台議題的發言經常是比官方更直白嚴厲,但是現在學者官方卻軟硬不只是倒了過來,而且簡直是尖銳對立。

奇怪的現象固然可以從傳統中共的統戰原則上找到解釋:

中共對台灣畫的紅線並不是固定的,而是依情勢變遷和統戰需要而浮動的。當初北京只要求蔡總統符合憲法和放棄國與國的意涵,現在這兩個目標既然因為蔡總統承認和而已經實現,那麼依統戰的原則便當繼續進步,以進步到正式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原則。

這就像當國共合力以九二共識在2008年、2012年兩次打敗了台獨黨民進黨後,中共便不再提九二共識,認為兩岸不應停在國共可以各說各話的九二共識而要求馬總統走進一中框架的深水區,但是在2014年底國民黨出現大敗徵兆時,北京又在2014年11月突然搬出九二共識強力訴求一樣。

然而,從統戰和紅線浮動的理論,固然可以解釋中共在追求統一目標時在不同客觀條件下政策的彈性和浮動,但是恐怕仍然不足以完整解釋當前中共兩會交流喚停的作法。因為自從習近平積極布陣外交上的大國戰略以後,中共的對台戰略就在傳統的統一目標之外增加了為北京大國外交服務的新目標。事實上馬習會就是因此而成局的。

七、2015年11月3日馬習將會面的消息突然傳出後,一般的看法習近平目的在於以和馬會面換取逼馬走入一中框架的深水區,也就是在主權的策略進一步壓縮台灣的意思。民進黨也在這樣的認識上抨擊馬總統為了選舉突襲民進黨,然而事實上卻是相反,馬習會真正的目的在於試探台灣為中國對外的大國戰略服的可能性。(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北京重新定義兩岸深水區)為了這新的目標,北京緩和了對馬總統在主權立場上的壓力。因此,儘管外界注目的是馬習兩人怎樣處理一中框架的主權議題,但是與會的夏立言說他既沒有感受到這議題上來目中國的壓力,在會中台灣也沒有落入一中框架之中(注3), 但是夏立言強調習近平在不公開的場合反覆提起的是南海議題。從夏立言的說法中我們看到了習不公開提的南海戰略議題才是他「突襲」馬總統,急著會面的真正目標所在。

雖然習近平已經在中國的對台政策中新加上了統一之外另一個的為大國戰略的目標,但是中、美學者在觀察蔡總統的就職演說時關注的焦點卻完全只鎖定在統一、主權這一個傳統議題上,以致於對蔡總統的巨大讓步讚揚有加,認為兩岸關係已經完全過關,然而我則在20日中午就回應:蔡總統的就職演說,兩岸關係放在區域安全架構當中,雖然這部分很簡短,但和南向經濟發展連結,勾勒出新穎的國家方向。北京一定會不習慣(中央社—蔡總統就職演說談兩岸 學者看法不一) (注4)。

除了從區域安全安頓兩岸關係外,蔡總統更強調將堅持和平、自由、民主及人權的普世價值。我們會秉持這個精神,加入全球議題的價值同盟。我們會繼續深化與包括美國、日本、歐洲在內的友好民主國家的關係,在共同的價值基礎上,推動全方位的合作。面對這整套的論述,北京21日中止兩會的交流,顯示的是中共這一個反應的強度已經不只是很不習慣而已了。

蔡總統這個區域安全架構言簡意賅,邏輯架構很漂亮,相信是她團隊得意之作,她這區域安全戰略架構,在演講後隔天,中共方面的學者才開始討論,但是似乎仍然小心地沒有明白地和北京中止兩會交流的決定關連在一起。

事實上就如同馬習會中,開場白中習近平明講的九二共識和事後記者會中張志軍明講的統一、一中原則、反獨並不是會議的真正重點,反而不公開的南海議題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一樣,北京對蔡總統的東亞區域安全戰略的過度推測,甚至認為這戰略完全以北京為假想對手恐怕才是翻臉,對過去放出的承諾訊息不認帳,讓領導性代表性的中共智庫學者臉上無光的關鍵。

只要稍微留心,其實這訊息在國台辦20日的回應中已經有表示了。國台辦清楚地指出蔡總統的「答卷」沒有完成,是有兩個理由,除了沒有明確承認「九二共識」之外,還「沒有提出確保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的具體辦法」。事實上,北京真正在乎的不見得是在沒有提出確保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的具體辦法上,而是擔心所謂的區域和平架構是不是就是亞太再平衡的一環。

由於習近平的兩岸政策在北京傳統的統一目標上增加了配合大國戰略的考量,所以,馬習會中,因習近平的南海戰略想像而在對台灣主權有所鬆壓—儘管從中國主觀主權立場和兩岸分立的客觀現實有巨大落差的角度來看,北京只是往務實方向調一小步,但對講究意識形態的北京來說,卻已經算是對台灣天大的包容了;也因此現在就對蔡總統區域安全架構的過慮而緊縮原先包括王毅在內已經放出的善意訊息。

連周志懷都認為蔡總統已經向統一走了,若不是現在她還處在剛就職的蜜月期,那麼在台獨已經成為民意主流的台灣,反彈力道恐怕不是她能輕鬆應付的。

如今林全說要加強和北京的溝通,但是假使不去了解當前北京對台政策的全盤戰略背景的話,恐怕縱使在主權立場上繼續讓步都將誤解了北京的戰略想像而效果有限。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