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轉型正義可以提高GDP(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6.05.22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2014年太陽花學運時、台灣首富郭台銘說「民主可以當飯吃嗎?」當晚吾人即連夜撰寫一篇「民主可以當飯吃」引起很大的共鳴與回響;國民黨政府末代行政院長張善政在任期最後十天又語出驚人地說「轉型正義可以提高GDP嗎?」,面對全國最高行政首長講這種話真是令人毛骨悚然、不可思議,真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張善政原已被評為馬英九政府八年中最優的內閣閣揆卻還講出這種不義不仁無德無愛之鬼話,真的是「近朱則赤近墨則黑」,連張善政都墨掉了,這是國民黨威權政權百年來堅不可拔無法改善的病灶,是國民黨不公不義的根源,任何人進入國民黨政府必被傳染發病、最後不殘也亡,張善政就是一明證;還好「張公」只有短短四個月的任期,否則台灣又要面臨另一場大災難了,和馬英九帶來的災難加總就雪上加霜了。雖然張善政院長日子已經告終,吾人還是要為文「據理力爭」以證明張善政是大錯特錯的,也希望民進黨新政府要繼續致力於「轉型正義」之社會公平大業,讓台灣真正成為一個社會公平正義的國家,台灣的國家生產力才能大幅成長。

張善政是台大土木工程系畢業,所以吾人就先從「土木工程」說起吧!蔣經國在行政院退輔會主任委員時代搞了一個「榮民工程處」,又搞了一個「退輔條例」其中第八條規定公營營造事業可以優先議價承攬政府「重大工程」(這「重大工程」是由政府自己隨便認定的);結果政府所有大型工程全由國營的榮工處和當時的中華工程公司及省營的唐榮公司營建部承攬,民營公司只能承攬二千萬以下或民間工程,造成當時全國民營營造業都成中小企業,當時全中華民國只有榮工處有資格出去投國際標,其他公民營營造業只能出去當人家的協力廠商(就是小包);1980年代末葉台灣的海外工程承攬金額約五億美元,當時GDP僅約台灣三分之一的韓國的海外工程承攬金額是一百五十億美元;吾人是學社會主義自由學派的經濟學徒,1984年春天一上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後就頓覺此事不對勁,就為文批判這是蔣經國最惡劣的惡政-率獸食人;營造公會亦開始發動爭取「公共工程公開招標」,當時張善政應該已在台大攻讀土木工程故當對此不公不義之事了然於胸;後來公共工程全面公開招標了(當然像趙藤雄送賄買工程底價之病態還在),全國民營營造業的工程承攬能力也大幅提高了,現在全台灣有資歷能力投國際標的施工企業約三百家,吾人常說「工程承攬施工能力就是國力的展現」,現在台灣已有很多營建廠商到海外大展鴻圖、競標工程甚至投資BOT或BT;張善政應該知曉三十多年前高雄海底隧道交由榮工處議價承包時,榮工處還無力承建海底28公尺之工程,必須轉包給日本熊谷組來承建;如今板南線捷運(淡水河底38公尺)、新莊線蘆洲線捷運(淡水河底47公尺)還有已經建好尚未通車的機場捷運(淡水河底60公尺)都是由台灣本地民營廠商承攬施工,而且施工品質都受到國際先進國家之肯定與讚許;由此可見不公不義的「退輔條例第八條」為了照顧逃到台灣的敗軍殘將而大幅限制台灣營建業之發展,也限制了台灣經濟之成長,而在消滅「退輔條例第八條」之後,台灣的工程承攬能力就大幅提升、台灣的國際競爭力也就大幅提升了。

張善政就讀台大土木工程系應該有修過「工程經濟學」,可惜觸類旁通之能力較差,工程經濟是應用經濟學之一支,應用經濟學有很多種,包括政治經濟學、社會經濟學、教育經濟學、環境經濟學、農業經濟學、土地經濟學、不動產經濟學、勞工經濟學、合作經濟學、海洋經濟學、國際經濟學、產業經濟學等等,以前舊觀念認為教育是一種消費是一種浪費,所以很多家庭不讓女孩子受教育,後來教育經濟學興起,教育變成一種投資概念,女孩子受教育也開始普及;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在屏東縣長任內有一句名言:「窮不能窮教育、苦不能苦孩子」;教育逐漸普及後社會力大大的提升,女人撐起半邊天,現在很多國家的國政都由女人當家做主,中華民國第一位女總統也已於前天就職視事;巴基斯坦有一位馬拉拉小姐自十四歲開始幫回教世界女孩子爭取「教育權」,讓保守社會的回教世界女性都有受教育機會;馬拉拉於2014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諾貝爾獎得獎人;馬拉拉所致力的就是教育權的「轉型正義」,受到國際間最高水準的諾貝爾獎之肯定。

民國初年英國哲學家羅素到中國講學發現中國社會存在兩大不公不義而阻礙中國之進步,一是中國人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文盲,另一是中國土地有百分之七十掌握在百分之五的富人手中,大部分農人都是佃農或半佃農、貧農;所以毛澤東在瑞金成立蘇維埃政權後用最激烈的手段搞「土地改革」,他要求地主繳出土地讓蘇維埃政府管理分配,否則就「殺土豪分土地給農人耕種」,然後收成之一成繳給蘇維埃政府;然後毛澤東就詩興大發寫下「風雲突變、軍閥重開戰。灑向人間都是怨,一枕黃梁再現。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岩上杭。收拾金甌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由於中國貧農佃農太多了、富農太富了,殺一個土豪就可讓很多貧農佃農分土地耕種,所以共產黨就快速收攬農民之民心,很快的中國大部份農村都歸附在共產黨之統治之下,緊緊擁抱資本主義嗜錢如命的國民黨只好捲起舖蓋夾著尾巴逃到台灣;中國農民有土地耕種且地租甚廉(原來都在四五成左右),所以很快就豐衣足食大唱農家樂(三年大饑荒除外);1950年10月新中國建國一周年國慶時,民主人士柳亞子賦「浣溪沙」一首:「火樹銀花不夜天,弟兄姊妹舞翩韆,歌聲唱徹月兒圓。不是一人能領導,那容百族共駢闐?良宵盛會喜空前。」毛澤東為之一樂後亦賦「浣溪沙-和柳亞子先生」:「長夜難眠赤縣天,百年魔怪舞翩韆,人民五億不團圓。一唱雄雞天下白,萬方樂奏有于闐,詩人興會更無前。」從毛澤東和柳亞子的詩就可看出中國土地改革轉型正義後原來歷朝歷代吃不飽穿不暖的農民也豐衣足食了;其實台灣也一樣,土地改革以後台灣的經濟也開始成長起飛從農業社會轉型為工業社會,可見土地正義轉型成功後GDP是會成長的。

中華民國行政院國科會最末代主任委員朱敬一博士(其後就改為「科技部」由張善政擔任首任部長)寫一本立論精湛的大作「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朱敬一是經濟學博士、對經濟的轉型正義當素有研究,故他深為了解經濟也要轉型正義才能找回活力、才能提高台灣的GDP;這一點是張善政要勇於向前輩請益的。

可惜台灣的國民黨生性嗜財如命,愛錢更勝於愛民,就像中國大陸描寫宋氏三姊妹的「慶齡愛民、藹齡愛財、美齡愛權」(當然有權就有錢,尤其是專制獨裁的黨國體制,國家的錢就是蔣家的錢),所以國民黨揭櫫的三民主義根本就是掛羊頭賣狗肉、欺世盜名牟利罷了,也因此搞了一大堆不公不義之勾當、更搞了一大堆富可敵國的黨產而讓台灣的選舉變成不公不義的不公平競爭選舉;國民黨從村里長、鄉鎮民代表到縣市長、縣市議員到立法委員,甚至連農漁會理事長、總幹事到信用合作社理事主席、總經理都要掌控在手;掌控地方基層金融一則方便選舉時調度頭寸、另則在地方農漁會員做不公平融資,包括利率不公平、融資額度不公平甚至不給競選對手派系融資,造成農漁業生產極大之傷害,如此不公不義焉能不影響國家總體生產力?焉能不影響GDP?阿扁總統第一任上台就花了兩兆公帑打消金融機構之呆帳,其中一大部份是基層金融不公不義之放款。

國民黨政府像這種不公不義的經濟、政治、社會之光怪陸離作為很多,造成貧富差距日愈擴大,對國家社會影響至大至鉅;貧富差距越不合理的擴大,則資金流通率將日愈縮小,犯罪成本則日愈縮小、犯罪收益則日愈提高,社會就越來越亂,經濟活動就會日愈受到限制,則社會的不安將影響經濟的發展與成長,國家總生產毛額及國民所得都會受到負面之影響;張善政若有興趣可花一點時間研究國民黨政府過去胡作非為對台灣經濟發展所造成巨大之傷害,然後再來幫助蔡英文新政府做一些轉型正義工作,庶幾對台灣人民的福祉再做出一些貢獻以無忝曾任台灣最高行政首長之身份。(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