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Cafe' de Flore》若真的有命中註定,為何人生是選擇題而不是是非題】

滔客/ 2016.05.19 00:00
影片來源:youtube

2011年的加拿大與1969年的巴黎;一個看似幸福美滿的男人與一個男人跑了獨力撫養唐氏症寶寶的女人;暖色調與冷色調;愛情與親情,唯一的相同,就是都有一個正在面對「失去」這個痛苦課題的女人,一個面對深愛丈夫的外遇;一個面對付出全部心力的孩子喊著說愛上別的女孩。曾經深愛付出然後失去,任何人都不喜歡的感覺,但如何面對只能靠智慧。這部電影挑戰著傳統的愛情觀,以及愛情為何得被道德束縛著?

(圖片來源:PhotoWant)

當蘿絲與安東爭執著安東是否太快就逼著家人接受兩人的關係,蘿絲認為應該緩一緩,慢慢得到諒解,安東怒拋出:「只要在乎我們的感受,不需要同情他們。」在安東眼裡,愛情是兩個人的事,他可以為眼前所認定的靈魂伴侶犧牲一切,拋下所有。

假使他一開始遇到的就是蘿絲,他的形象就會是專情癡心的好男人,但當他結婚生子後才遇到了蘿絲,他們的愛就是背叛出軌,對安東來說他與蘿絲之間是一種相見恨晚,但是許多事情就只是當下的那一種感覺,對於婚前的安東也曾經認為卡蘿是她的終身伴侶,否則兩人是不會結婚的,只是時間久了,感覺會被遺忘,然後人就改變了,像他以前愛聽的歌,有一天就不愛了,卻無從解釋是為什麼,安東已經忘了曾經的自己,而卡蘿卻一直記著以前的安東,世間沒有什麼是永恆的事物,更何況是難以捉摸的人心。

安東自己也無法去理解,面對父親的責罵、母親的無奈、對妻子的傷害、女兒的不諒解,只能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當安東問:「難道我就不能只鍾愛一首音樂嗎?」小女兒回道:「可以,但不要讓別人受罪。」藉由這段話表達出女兒們對於安東這段感情的看法。最終安東依舊是選擇忠於自己的情感。

(圖片來源:PhotoWant)

加拿大導演尚馬克瓦利,用另外一種感情視野衝擊傳統的愛情價值觀,這不算是什麼浪漫愛情電影,最後的歡樂大結局也並不如同劇照呈現地這麼的團圓融洽,反而是有股淡淡的哀傷與憂愁在心頭,但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這樣的結局卻是最好的結局。多數人會認為這部電影是在為外遇者護航,但其實著墨更多的是對於人的執念以及放下。

對於卡蘿來說,她依舊認為安東是他的靈魂伴侶,終究會回到身邊。她每次見到的安東總是年輕時期的那個彼此交流著音樂,有著同樣的默契,那是她記憶中最美好的樣子。

對於安東的執念使得壓抑的卡蘿得了夢遊,為了解夢她找上了靈媒,而最後她說出她必須為他們破碎的感情找出合理的解釋否則就是只能她死去,她只為自己找出這兩個出口,興許靈媒、前世今生、夢境都只是卡蘿淺意識裡自己塑造出說服自己的理由罷了。因為她不管有沒有放下,安東始終不會回頭,面對再努力也無法改變的事實,她只能自己放過自己,選擇了放下。

(圖片來源:Impawards)

賈桂琳面對剛出生的唐氏症寶寶,身邊男人逃避責任而離開,丟下她獨自面對,而她也展現出母親的勇敢與堅強,保護他不受傷害,將全部的愛都給了羅宏,直到薇若的出現,瓜分掉羅宏的愛,賈桂琳發覺自己在羅宏心底不再那麼重要,原本讓羅宏去薇若家玩,因擔心平時愛黏她找不到她的羅宏會大哭大鬧,替薇若父母添麻煩,還特別交代了薇若父母一定要馬上打電話給她,賈桂琳就這樣死守在電話旁邊,相信著羅宏一定會哭著找她,沒料到電話是響起了,但卻是羅宏不願意回家,賈桂琳的失落可想而知,面對這樣失去的衝擊,賈桂琳選擇的是毀滅。

找不到出口的時候;心裡有缺口的時候;孤獨舔舐傷口的時候,其實有時候只是欠缺了一個真正能說服自己的說法,但是當真的能放下面對失去,這個說法其實也不再那麼的重要了。

【花神咖啡館】也許不是一個能真正說服人,得到贊同聲浪的片子,但是反思與衝擊卻是相當強大。放棄永遠比得到來得困難,人總是無法放掉已經抓在手中的東西,但卻也忽略了他們也因此遺忘了抓住東西的技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