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寫在520之前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5.19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朋友問我:「520要到了,你擔心嗎?」,「當然」,我這樣回答。他也點點頭。然後,就說著對於兩岸、經濟與外交的種種憂慮。我靜靜地聽完,他又問了:「你呢?」。「人」,我就講了這個字。

創業十來年,工作中很大一份比例就是接觸人。這幾年,越來越感受到這個社會在政治掛帥、謊言當道的歪曲下,人,出現了極大且我擔心不可逆的變化。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我的公司會把部分需求外包出去,跟這些外部合作夥伴便有許多的往來。雖然未必合作愉快,但早幾年「江湖道義」還是在;接了案子,大家總還能行禮如儀,給彼此至少最基本的尊重。我喜歡這個樣子,也不斷地要求內部同仁對人必得以禮相待。但這幾年,越來越多的事情,讓我難以接受。過去,這樣的夥伴對講定了的事情,大多都會實踐承諾,若有波折,也會事前打聲招呼。因此即便再不愉快,我們仍有應變的時間。然而,最近這三兩年,我們卻總是遇著答應了要來卻大半天等不著人,無論什麼方式就差沒有飛鴿傳書也硬是找不著對方的蒸發;再不然,就是接了案子,條件都已事先講清處了,卻做一半抱怨連連,最後索性也就擺爛去也的糟糕;甚至還有什麼服務都不願意提供,連合約都不願意完成,時間到了手一伸卻就要錢的無理。

一開始,我會檢討內部的狀態,先假定是我們有對不住對方之所在。但幾次下來,卻發現這種心態竟是無年齡之分、也無立場之別地頻繁地發生,成了種普遍的現象。且一旦告訴對方不該如此,能得到的絕對不是一份真正的歉意,甚至連虛假敷衍也沒有,而是根本懶得跟我們多說,亦或是「自己錯了還怪別人」式的辯解。

為什麼會如此?有人會說是因為教育;然而,這答案我並不贊同。這種現象,其實沒有一定的年齡段,20出頭剛進社會者有之、年過50的資深工作者也有之。當然,我們可以說社會必然有這樣的人,過去那段我們「懷念」的時光裡這種人也必然存在。但,論起頻率且換成人數,我直覺地認為這個社會這樣的人只增不減!

在我的解讀中,這是因為我們的社會正在快速地流失文化基底!

以李登輝各別政治需求為前提,逼台灣搞去中國化的假本土化一晃廿年,現在一旦談到中華文化,台灣社會多是嗤之以鼻。那麼,台灣文化建立了嗎?台灣文化又是什麼?前幾天搭乘計程車上班,司機先生聽的是綠色和平電台。剛好整點,主持人一開場就表達了對蔡政權即將登場的雀躍,並認為目前對蔡英文的批判,充滿了「中國人那種見不得人好的傳統心態」。緊接著,就是這句話一講完後無縫地接著,馬上帶著他的聽眾要來看「農民曆」了!這是什麼樣的「台灣心態」?農民曆是道道地地中國的玩意兒,中華文化的生活應用面,既然「中國人」就等同「見不得人好」,那麼為什麼還要用這種「見不得人好」的文化搞出來的時曆呢?怎麼不去批判當中所謂的「沒科學根據」?或那些宜與忌裡的「迷信」?

一個難以抹滅中華文化也不需抹滅的社會,只因為某些人的政治野心,這樣瞎搞了幾十年。結果就是那樣的錯亂!打掉了原有文化的基礎,卻無法成功移植或滋長新的文化,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價值空洞。且這樣的過程中,無論對於中華文化或外來文化,由於刻意地去用俗媚、且容易理解的字眼去煽惑群眾拒絕或接受,而不是用教育過程常年的教養去內化養成,所以在文化的型塑上產生了「去其精華取其糟粕」的逆淘汰。最顯著例子就是民主與自由在台灣的實踐!

西方因為有基督教文化文底蘊,在搞民主時往往要會上帝的戒律為底線,無論朝野、無論官民,紅線清楚的很。但台灣不是這樣!在特意摧毀中華文化的操作下,所謂氣節、風骨、知恥與否,都早已不是紅線了。而西方講得那一套,又不是我們真正的「普世價值」。所以我們就看見,面對蔡總統本人與家族的財富爭議,她可以裝佯,大家也可以視而不見;也看見當年柯文哲氣勢正盛時,對於女性幾近糟蹋的言論,本人可以不知廉恥地用白目帶過;更看見,堂堂中研院,在院長涉及內線交易、新院長選舉被髒手操縱的狀況下,處於其間者泰然自若、還有許多人還可以無限認同;更不用說一個保外就醫的定讞貪污犯,能不能成為新政權就職國宴上的貴賓可以被討論了。無論在西方與過去我們還講中華文化的時刻,這些都是無法見容於社會的事情,但現在沒有文化基底的台灣,這些都不是一回事兒。彷彿只要能投票、能爽一天、能用選票教訓某人,就是我們社會的最高價值!

論語·顏淵篇:「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台灣沒了文化基底,但世間的道理卻沒有消失。兩千多年前的智慧,今天恰恰說明了這個社會最可怕的狀態。大人物如此不講「恥度」,小老百姓誰管「分寸」!因此,人越來越不把責任、榮譽與名聲當一回事兒,大家的臉皮越來越厚。有人就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情,最醜的樣貌是人品」,大哉斯言!這不會是只有我們這些被講是「作老闆」的人才遇得著,最近網路上流傳台人最差九種行為,被日人講是「最低等的壞」,不正是影響了每個台灣人?而一般服務業從業人員三不五時就遇著的奧客,不也正是咱們這個社會的一大產物?

蔡英文要點亮台灣,我不知道透過否定中華文化、帶頭不講基本廉恥與走最摧毀文明的毛澤東路線而掌權的她,要怎麼面對這個社會殘破的文化底蘊?或許蔡總統毫不在意,也或許她意識到了卻毫無方針,更或許她有所想法只是沒講,但無論如何,這是我現下最擔心的事。因為,這樣的國家出不了人才,是絕對缺乏中流砥柱的。要用這樣的體質去面對自身所在的複雜國際環境?還盼望用個口號式的辦公室就突破敵人的壓迫,那真正是想太多了!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要革命請講白柯市長是活在火星嗎?優質選戰不能只靠候選人傷口上的鹽法官到底是怎麼想的?誰在賣台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