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政治追殺不能成為違法的保護傘

美麗島電子報/陳敏鳳 2016.05.19 00:00
文章摘要:未來蔡英文政府的兩岸關係,的確無法風調雨順,但就像向來野外求生的民進黨一般,知道環境不好,必須努力、努力再努力,經過艱難的日子,也許是自我提升的機會,但也不能讓人民等太久,民進黨政府應該加油再加油,馬英九的八年應該當成教訓,千萬不要再重蹈覆轍。 馬英九總統卸任在即,卻不停地接受友善媒體的專訪,從頭到尾不敢面對問題與挑戰,只會取暖的總統,可以稱為有能嗎?臨下台,政績比的是跟阿兵哥合照幾張,笑掉人家大牙,總統有此閒情何不說明清楚自己在一些政治獻金的角色?人民不需要被形容為無能的水母總統,卸任前還叨念不休那些無聊的政績。

最近傳出國民黨某位委因案受到北檢傳喚,雖然因為涉案詳細並未公開,外界有些意外及揣測。剛巧頂新獻金525萬案正在偵辦的傳聞不斷,這件政治獻金案爭點在於當時政黨或個人是否開設了政治獻金專戶,如果依照政治獻金法,未開專戶即行募款,將受到該法第二十六條規處以三年之下的刑事罰。

但這種事情,依江湖道義來說,通常會由政黨來承擔,因為政黨沒有開設獻金專戶的時間限制,個人則有時限並且要經監院審查通過才能設立。

所以此事只要政黨承擔,將由刑事罰改為行為罰,頂多只是改由監察院主掌的30條文進行行政罰。但此案在於當時國民黨中央黨部否認有此款項,導致中間人及受贈人都十分為難,後來雖由高雄縣黨部擔下來,但地方黨部是否可以募款,也有爭議之點。

同樣地,馬英九總統針對科技業大亨有沒有捐兩億元給他作為競選經費,狀告了美麗島電子報作家陳敏鳳及立委段宜康,並由其辦公室主康炳政控告今周刊誹謗,基於報導者詳細查證,三案都宣告馬總統敗訴,但馬總統卻仍然繼續追殺三位,連基本的言論自由都不予尊重。

事實上,特偵組在辦理此案時有非常多的疑點,首先,當有人承認把現金交給康炳政欲轉給馬英九時,特偵組竟然沒有傳喚馬英九到案說明,相對偵查林錫山政治獻金有無交給蔡英文,檢察官還特別傳訊蔡英文到庭說明,司法對於馬英九之禮遇,非常人所比。尤其北檢在卸任前一天簽結馬英九一百多件司法案,其中惹人注議的三中案等,連約談都沒有就選擇在這個時間點宣布偵結,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同時在相關偵查時,明明有捐款人供述之所以現金交給康炳政,是因為當時馬競選團隊還未開設專戶。而事實上當年馬英九是在2007年七月十日宣布設立帳號,為何跟捐款人所述完全不同,這是否牽涉到有沒有申報不實,特偵組當時輕輕放過了這一塊,真相曖昧不明,無法給人民交代。

再者,一個最有聲望的總統候選人竟然有時間(陪吃),這一群科技業大老竟然只有當時經濟狀況最差的大眾電信業者捐一百萬元,這跟一般的常識幾乎無法符合,但檢方卻接受馬英九沒有收二億元的陳述,很多法律認知上,過度違反生活經驗和常識的事情,幾乎就該判定有違事實,但檢方卻輕易縱放。

前總統陳水扁對於自己貪污案,承認自己做了法律不允許的事情,但馬英九卻無法面對馬王鬥爭中濫用司法監聽資料的洩密案,當共犯黃世銘已被判有罪,馬總統還可以說大言不慚地說自己是守法的人,還說政治追殺已經開始。政治追殺不能成為司法卸責的藉口,請馬英九坦誠面對司法的審判,不用逃避。

馬英九總統是個無能的總統,連馬王鬥爭都打不贏的人,還硬拗自己不是無能。馬英九執政八年,就是讓台灣成為一隻不會打架的肉雞,就像國民黨的父權體制一樣,一切都必須仰仗上意,所以總統大選的初選及候選人搞得滿成風雨,原因就是家裡沒有聲勢的大人作決定,於是就六神無主,亂成一團。

這說明了國民黨遷台之後,仰仗威權體制,生活過於安逸,只會坐享其成,馬英九執政八成,讓台灣產業完全失去活力,號稱兩岸關係最好,卻創下了最差的經濟成長。陳水扁時代經濟成長率還高過於世界平均值,唯獨馬英九時代連十五黑,八成經濟成長率低於其他國家,讓台灣輸了韓國,現在連東協都快趕上我們。

這說明如果只有依靠中國經濟成長,台灣產業毫不奮進,結果也是一事無成。否則若馬英九有能,那兩岸紅利勢必讓台灣經濟更好,但當同時的韓國李明博讓韓國加入已發展的國家,台灣卻還是在發展中國家掙扎。

馬英九總統的八年絕非這幾日他自己吹噓的好,而是無能、無能再無能,把台灣帶入悲慘的八年,台灣財政陷入危機,升格六都造成城鄉差距更大,組織改造越改越糟,公共建設毫無進展,這如果不是無能,什麼叫無能?

未來蔡英文政府的兩岸關係,的確無法風調雨順,但就像向來野外求生的民進黨一般,知道環境不好,必須努力、努力再努力,經過艱難的日子,也許是自我提升的機會,但也不能讓人民等太久,民進黨政府應該加油再加油,馬英九的八年應該當成教訓,千萬不要再重蹈覆轍。

【圖片為資料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