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名家精選》蒼穹下的獨白/猛禽中心 野性猛禽變教育大使

NOWnews/ 2016.05.16 00:00
文/陳恩理

每年都會有許多猛禽被送到野生動物救傷中心,有些猛禽只是誤闖建築物,或是撞玻璃暈了,若牠們沒有太大的傷勢,往往在人類的照料下休養幾天,體力恢復了就可以放飛,或放回到牠們的原棲息地;有些猛禽中毒過久或是受傷嚴重,而回天乏術。但是還有許多猛禽不同於前兩類,牠們可能在治療之後可以活下去,但是眼睛瞎了、翅膀骨折或是腳爪受傷嚴重,失去了在野外掠食甚至飛行的能力,這類的猛禽,即使放到野外,抓不到獵物,也只有死路一條。

救傷收容猛禽所需要的空間設備和其他鳥類、爬蟲等有些許不同,猛禽的體型大,嘴爪鋒利,需要的空間較大,對於需要收容各種鳥類和野生動物的救傷中心而言,猛禽往往占用了很大部份的資源。尤其要訓練一隻受傷猛禽能夠回到野外,評估其飛行的能力是否已經恢復,需要很長的時間和夠大的空間。因此在許多國家都設立有專門救傷猛禽的中心。猛禽中心的運作,不但提供猛禽比較專業的救傷收容,還可以減輕一般野生動物救傷中心的負擔,讓更多動物受到良好照顧。

猛禽的壽命比較長,舉例而言,一隻殘障的蛇鵰在良好的照顧之下,可以在圈養環境中活上二、三十年。對救傷中心來說,長期收容猛禽,食物、空間、人力上都是不小的負擔。然而,更令人省思的課題是,這些雄壯威武(或是精靈可愛)的猛禽,除了一輩子待在圈養環境中邁向老死,或是安樂死之外,有沒有什麼方式可以讓牠們的生命更有意義?答案之一,就是訓練這些猛禽成為教育推廣大使。猛禽在生態系中有獨特的地位,是食物鏈金字塔的頂端,是大自然的代表物種,兼具凶猛與優雅特質,有獨特的魅力,很容易吸引大人小孩的目光。因此猛禽中心有兩大任務,一是進行猛禽的救傷與收容,另一就是挑選與訓練需要長期收容的猛禽做教育推廣。

世界上有哪些猛禽中心呢?第一個要提的是美國明尼蘇達州的The Raptor Center,這是世界上第一個猛禽中心,至今已經有超過40年歷史,從1970年代僅有一個獸醫和一個助手開始,如今每年救傷超過800隻猛禽,教育推廣接觸到群眾達到驚人的每年15萬人,還提供機會讓全球各地的猛禽救傷人員前往實習,學習適當的猛禽照護與醫療技巧。奧勒岡州也有一個猛禽中心,不執行第一線的救傷,而是收容需要中長期照護的猛禽,訓練其飛行與獵食技巧,讓落難的猛禽可以回到野外,也做為一個教育推廣的場所。大陸北京的猛禽救助中心,在國際組織的支援下,十年來救傷三千多隻猛禽,但是並沒有扮演教育推廣的角色。當然猛禽中心不止上述三個,各地的猛禽中心往往扮演不同的角色,而台灣,至今仍沒有專職猛禽收容救傷的猛禽中心。

建構一個成功的猛禽中心,有幾個要素:專業的團隊,包括獸醫、復健人員、解說人員、行政會計、募款專員等後勤支援人員;足夠的空間安置猛禽,以至於讓猛禽練飛的長廊或是空地;要有適當的設備做好檢查照護,讓猛禽能保持健康;再搭配健全的義工組織來支援忙碌的專職人員,以及最現實的,足夠的資金以建構並維持猛禽中心的運作。

此外,要把充滿野性的猛禽變成教育推廣大使,並不容易。牠們來自野外,對人類深具戒心。有些物種遇到人靠近就開始驚惶衝撞,所以不是每個物種或個體都適合作為教育推廣大使。即便是可以親近人的物種,訓練人員也需要遵循嚴謹的程序,才能跟猛禽成為夥伴。過程中,人類必須有同理心與觀察力,對猛禽抱持極度的寬容與尊重,才能逐漸取得猛禽的信任,整個過程必須每天不間斷地花上一、兩個月以上。

台灣猛禽研究會希望推動猛禽中心的設立,照顧受傷的猛禽,協助牠們重返野外,也提供民眾一個跟猛禽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希望藉此讓自然保育的理念深入人心。要特別強調的一點是,猛禽中心的宗旨跟馴鷹活動完全不一樣,我們希望所有的猛禽都能自由翱翔。不受拘束才是猛禽的本色,只有殘障或失去野外存活能力、無法野放的猛禽,才會考慮長期收容。

建構猛禽中心聽起來很困難吧!然而這些辛苦與堅持必然是值得的。讓猛禽能夠回到牠們的天空,生態系可以更加完整;當親切而專業的解說員把猛禽帶到學生或是一般民眾的面前,講述那隻教育推廣大使特有的故事,觀眾都會變得安靜而專注,在瞭解猛禽的過程中,觀眾也會深刻地體會到維護自然環境的重要性。每個國家都應該至少要有一個猛禽中心,我們要做對的事,請跟我們一起努力!

(作者陳恩理,台灣猛禽研究會理事長。主修電機工程、目前從事電子業。國中開始加入台北鳥會,長期參與猛禽研究以及教育推廣活動,見證台灣的自然環境持續崩壞,卻依然相信經濟發展跟生態保育可以相輔相成。期待在眾人的努力下,台灣有一天能成為鳶飛魚躍、人類與自然共存共榮的好地方。)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