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毛澤東好鬥成性 文革由此而生

中央社/ 2016.05.15 00:00
-大陸文革專題之7(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台北15日電)「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毛主席的話,一句頂一萬句」,這些詞語在中共當年舖天蓋宣傳下,把毛澤東從梟雄捧成了英雄,把人捧成了神,且在文革時達到高峰。

然而毛澤東真有這麼偉大嗎?恐怕未必。別的不說,光是階級成份,他就屬於「富農」,是中共定義中的「黑五類」,其實是屬於應該被打倒的對象。

1893年12月26日,毛澤東生於湖南省湘潭縣一個名叫韶山沖的小村落。父親毛貽昌,是韶山沖的富農。因此,毛澤東的家境不錯,但他與父親的關係卻非常緊張,經常爭吵甚至挨打,反而是母親文七妹經常護著他。因此,毛澤東年少時便養成叛逆的性格。

1915年,毛澤東在他就讀的湖南第一師範學校,帶頭發起了驅趕校長張幹下台的「驅張運動」而成功。2年後,才24歲的毛澤東,就寫下了「與天奮鬥,其樂無窮;與地奮鬥,其樂無窮;與人奮鬥,其樂無窮」的詞句」。

這幾句話中的「奮」字,在中共建政後卻被刪去,成為聞名遐爾的「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奮鬥,其樂無窮;與人奮鬥,其樂無窮」。但無論哪個版本,都充分反映了毛澤東好鬥的性格。

其實,在中共成立初期,毛澤東的地位並不高,甚至在周恩來、朱德之下。但他叛逆好鬥的性格,加上選擇農村暴動路線發展實力,讓他在黨內地位逐漸上升,進而在中共遭國軍圍剿逃亡的「長征」時期─1934年,經由遵義會議,成為中共的實際領導人。

之後,中共據守延安,藉由對日抗戰發展自身實力。但毛澤東在黨內,權威還沒有到「一句頂一萬句」的地步。直到1945年4至6月中共延安召開七大,在另一名要角劉少奇的主導下,中共修改黨章,把「毛澤東思想」與馬列主義並列,作為「全黨一切工作的指針」。

從此,「毛澤東思想」5個字不但正式誕生,也成為毛澤東個人權力及個人崇拜的根源。但卻在21年後的文化大革命中,為中國帶來了巨變。

儘管身為一黨之尊,甚至在中共建政後成為一國之尊,但叛逆性強的毛澤東,拒絕按照任何規律行事,連生活作息都不正常,甚至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固定,經常是白天睡覺,晚上辦公,讓下屬都得配合他的作息時間,向他請示工作。

這樣一個唯我獨尊成習的領導者,連帶養成的,就是恐懼大權旁落的不安全感,成為他日後懷疑劉少奇、鄧小平等人,進而發動文革加以鬥垮,搞得中國秩序大亂的根源。

文革期間的1970年12月,毛澤東在接見美國左派記者兼作家斯諾時,親口說出「我是和尚打傘」(意即「無法無天」)的話時,已經77歲。對照他24歲時說出「與天奮鬥,其樂無窮」的話,充分說明毛澤東是個好鬥成性的人。

除了好鬥成性,在中共建政後,權力的唯我獨尊,也讓毛澤東逐漸產生了個人崇拜的心理,進而在文革時期形成席捲全中國的浪潮。

例如1958年3月中共成都會議上,毛澤東曾經當場打斷下屬對個人崇拜的負面看法說,「說個人崇拜就是崇拜我,不崇拜我就崇拜他。我看,崇拜我好一點」、「沒有個人崇拜怎麼行?……我是主張個人崇拜的」。

毛澤東顯露出的自我崇拜,被黨內的野心家、中共副主席兼國防部長林彪看出來了。從1962年的「七千人大會」起,林彪言必稱毛主席,簡直把毛澤東捧上了天,也把自己捧成了毛澤東的接班人,中共的二號人物。

文革時期著名的「毛主席的話,一句頂一萬句」,就是林彪的傑作。此外,林彪更一次封給毛澤東「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的「四個偉大」封號。

在林彪的吹捧、「四人幫」的吹捧,以及毛澤東需要利用這種個人崇拜,達到權鬥目的下,大陸全國對毛澤東的崇拜,在文革前夕及期間,簡直到了瘋狂的地步。

例如,人們搭車、上班、買菜時,得先背上一段毛語錄,背不出來或背錯,不准上車、上班及買菜。上下班,一早要先在毛像前集合,說明今天要做的事,同時表態效忠;傍晚,則要總結今天做過的事,同樣表態效忠,便成為向毛主席「早請示、晚匯報」。

這些把權力鬥爭及個人崇拜發揮到極致、推升到瘋狂的行為,便成為文革的寫照。

然而激情過後,毛澤東這個「太陽」,終究在1976年9月9日殞落了,文革也隨之結束。當年的瘋狂崇拜,化為了一幅幅照片和影片,且越來越多人知道這只一場權力鬥爭。讓這些畫面,如今只能成為令許多大陸老一輩人不堪回首的紀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