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林全 網紅 墾丁

謝金燕揭家醜 千字文訴盡媽媽心路歷程

中央社/ 2016.05.14 00:00
(中央社記者王靖怡台北14日電)電音天后謝金燕今晚在台北小巨蛋最後一次開唱,唱「愛的代價」前,特別播放事先準備的影片,用文字訴說媽媽的心路歷程,爸爸豬哥亮無法上台,已先離場。

繼2012年「一級棒」巡迴演唱會後,謝金燕晚間在台北小巨蛋舉辦「蹦蹦趴」巡演,昨天豬哥亮喊話買票挺女兒,一定會出席,但謝金燕懇求不要來;豬哥亮不僅送上22個花籃,仍現身小巨蛋;待近兩小時,豬哥亮無法登台獻花,離場時自嘆做人失敗。

演唱「愛的代價」前,謝金燕播出事先準備好的文字影片,全文如下:

每個人,生命中都有一位最重要的女人,我生命裡最重要的女人,就是媽媽。

家裡的家務事又臭又長,不斷的、反覆的、被重複報導著,自以為低調就可以保護家人,卻也依然無法改變,這些讓大家厭煩的新聞一直存在,很抱歉讓大家看笑話了。

有些話說了對不起爸爸,所以選擇什麼都不說,永遠不想傷害我的父親,因為愛爸爸,但不說其實對不起媽媽,雖然媽媽一直覺得不用為自己的人生去爭取和埋怨。

媽媽是一位傳統女性,丈夫就是她的天,父母親在四處公演劇團舞台後的木板床生下姊姊和我,婚姻裡所有不公平的要求媽媽都會妥協,生活裡的言語暴力她挺住,日常裡的肢體暴力她可熬,只求小孩有個完整的家。

媽媽這輩子最難堪的過往,就是父親開始有了歌廳秀演出後,為了妥協丈夫對家庭照顧的承諾,而答應了丈夫的請求,同個屋簷下接納丈夫外遇的女人而同意共事一夫。

父親對媽媽的這個承諾維持不久,媽媽的世界崩塌了,母女三人終究得被拋離,以為小心翼翼守護的家庭破碎了,媽媽曾經埋怨,因為一起奮鬥多年的苦日子才剛過;媽媽曾用盡氣力反抗,因為被拋離的她一無所有,唯一剩的避風港娘家,也為了父親而信用崩塌了,身無分文的她,只剩兩雙小手牽著她。

婚姻裡的委屈媽媽能吞忍,單親媽媽的艱辛她能承受,姊姊和我就是媽媽的全部,媽媽說,她拚命掙得一口飯吃,姊姊和我絕對不會餓死。

我迫不及待的希望可以賺錢養媽媽,單純為了第一名獎品-機車一台,我報名了歡樂週末派,或許這是人生的試煉,也許也是老天的考驗,剛出道不久的我,和姊姊出了場嚴重車禍,媽媽徬徨無助,赤著腳在救護車聲劃過的夜晚街頭奔跑,焦急的守在病榻前寸步不離,堅強的她一夜白了髮。

姊姊全身百分之六十重度灼燒燙傷沒立即生命危險,而我是骨盆腔碎裂、肺積水、雙腿嚴重骨折,生命垂危,昏迷了三天三夜,這個車禍喚回了我們好久不見、知名度響亮的爸爸。

我醒了後被醫生宣判後半輩子半身不遂,就算命運這樣迫使媽媽低頭,她也咬著牙不喊痛,只要女兒活著,重健的日子再艱難,對媽媽來說都可以挺過去的。

好久不見的爸爸承諾又給出了,想彌補失去的親情,帶著姊姊回去照顧,女兒們長大成年了,媽媽同意我們擁有父愛,短暫幾個月裡,姊姊和我好開心,有父親的關愛!父親要再婚希望我和姊姊當伴娘,媽媽給予祝福更鼓勵我們支持父親。

但父親的承諾一樣維持不久,姊姊在槍聲中嚇醒,才知道空盪的房子裏的人都跑了,只剩她一人,此時只有媽媽再把姊姊接回,此後的日子,漫天飛的借款支票、借條,姊姊在短暫擁有父愛的過程中父親用姊姊的名字簽出的票都湧進來了,此後我們母女三人的日子只有法院、傳票、債主。

媽媽的前半生,奉獻給一段不忠誠的婚姻,面對過去的不堪和委屈,她沒有想反駁,她認命,獨自一人照顧姊姊和我,不願再提起和怨懟。

這麼多年來我的媽媽不曾發言,不曾透過任何方式渲染親情這件事,很多時候很多事,沉默者並不代表是錯的,發言者並不就是做對的。

媽媽想要的生活很簡單,她不想再被打擾,不想因為心軟而讓女兒受傷,為母則強的天性讓外界來誤解她的無情都無所謂,她還是只想牽著兩雙小手,單純生活,媽媽活在輿論的壓力裡,媽媽反對女兒認父的堅定信念裡充滿了無奈跟平靜,不批評、不哭訴、不傷害對方這是她最偉大的容忍。

我的生命裡有一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女人,這個女人就是我的媽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