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運彩 中正預校 日本

鄭捷執行死刑之後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5.11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Zera Photo Credit: AlexVan @ pixabay by CC0 Public Domain

鄭捷在2014年涉及4死22傷的台北捷運隨機殺人案,昨天晚上被3槍伏法,媒體都以頭版頭條暨幾個版面來報導,不免俗的詳述他最後的心情和表情、晚餐的菜色、赴刑場的最後一段路、還有法醫和執法人員執行的細節等等。受害人的家屬口徑一致的肯定法務部快速的執行死刑,對於死傷者是還一個公道,是大快人心,當然很多親人仍然無法撫平心中的傷痛。廢死聯盟的人繼續嗆聲法務部,認為很多證據證明,執行死刑對於犯罪沒有嚇阻的效果,還會有模仿效應,盼望新的法務部長邱太三不要學羅瑩雪,利用死刑轉移焦點。

為什麼這麼快的執行鄭捷的死刑?法務部的觀點認為鄭捷隨機殺人事件給社會太大的負面示範,當時整個社會人心惶惶,很長一段時間大家不敢搭捷運,很多社會邊緣人視鄭捷為爆紅的英雄,紛紛群起效尤。案發之後,鄭捷毫無悔意,長期關懷教化200多個死囚的更生團契黃明鎮牧師也說,第一次碰到如此冷血頑強的人,法務部在判決他死刑18天之後迅速執行,是近幾年最快被執行的死刑犯,最重要的乃是因考慮儘快用最嚴厲的方式達到制裁警戒的效果,彰顯公理正義,回復社會秩序。

鄭捷走了,這樣一個兇殘冷血的人給社會留下除了負面的印象,將近兩年過去,我們從中得到怎麼樣的省思和啟示?當這個悲劇發生之時,震驚各界,很多輿論、專家學者有很多的討論。黃明鎮牧師說,鄭捷告訴他,過去他每天打網路遊戲至少17個小時,導致脫離現實,對人的關心感到反胃,鄭捷知道殺人者要付上代價,他希望藉著殺人被處死刑來結束痛苦的生命。這種不尊重自己和他人生命的思維,逾越法律界限,扭曲錯謬的殺戮行為結束自己一生,也給許多家庭帶來傷痛。

這一代的年輕人活在虛擬和實體的兩個世界當中,在實體世界是一個比較受體制的禮教傳統以及倫理親情所制約規範的世界,過去我們都在這樣的文化教育之下成長。但是當網際網路興起社群的PTT、 Facebook、 Line 、Skype 無遠弗屆的將世界串成一個地球村,網路上充斥著爆炸的資訊,各樣的APP,所有的食衣住行育樂都和網路有了連結,每天要收發e-mail, 要在Line、 Facebook與社群互動,這些網路和社群把大家串在一起,透過鍵盤互動,但是人心彼此是冷漠疏離的。年輕人無止境的浸淫在網路世界中,太多色情娛樂、交友聊天、電動電玩,至終與現實世界脫節,鄭捷表示他平常愛玩殺人的血腥電玩,每天超過17小時以上,幾乎不眠不休,所以整個人完全幻化與認同在虛擬電玩打殺的境界合而為一了,鄭捷是一個不幸的案例。

在忙碌的工商社會很多家庭忙於家計的奔波,有單親的家庭,有隔代教養的家庭,如果沒有更警醒的關懷陪伴,多少年輕學子就在網路世界中迷失,很多網路成癮造成的憂鬱、躁鬱、與焦慮,以致性格退縮封閉。然而網路已經是生活中的一部份,它讓人享受科技的便捷,與現代的教學和生活已經融合,無法從而驅除,但是網路像刀的兩刃,學校有責任教導如何正確的使用網路資源,不沉迷網路遊戲,不瀏覽色情網站,學習建立正確的網路人際互動。另外家庭的陪伴和關懷是最重要的支柱,唯有更多的聆聽、分享與承擔才能化解冷漠與疏離,聽起來像公民道德教育,但這是這個社會欠缺的,如果我們認為處決了鄭捷社會就太平,卻忽略許多的角落有千萬個鄭捷等待著被關懷和守護,任科技如何的先進,但是唯有愛心能夠造就人。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女童被殺談人權等值談林全捨2000萬薪酬台灣的法律怎麼了?寄語林全的改革新內閣誰最清楚不當黨產?讓食物銀行與時間銀行相遇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