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文化大學 柯文哲 台灣

直播平台,請不要以草根來掩蓋汙穢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5.06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魯力立 圖片來源:YY直播主頁

可能因為是大學老師,又從事媒體行業,我對於95後的喜好總是在第一時間掌握。從大概一年前起,每天就能看到和聽到不少學生在談論YY或者鬥魚這樣的直播平台。而自從新媒體的大肆擴張,互聯網+的政策扶持,再加上移動網路已幾何倍數提速,中國內地的視頻網站已經成為互聯網市場最值錢也是最耀眼的領地。目前,愛奇藝,優酷,搜狐等幾大巨頭霸屏的同時,直播網站這一股似乎“非主流”的力量在縫隙中崛起。

直播網站的這種“非主流”可能比大家想像的更不入流。首先,它的目標受眾年齡層次偏低。這裡的低,可能大大超乎太多人的想像。曾經我對身邊玩YY直播的同學進行了簡單調查,他們告訴我們高中生很多,甚至小學生也有。基本上超過20歲都是大齡青年,而超過30歲的主播都非常稀少。而另外一個方面,低水準的學歷學識造成了直播網站整體的網路環境“非主流”。縱觀整個直播網站的常態,“主播”庸俗的打扮,低俗的話題,低級的趣味,卻居然大受好評。濃妝艷抹之外,還將色情暗藏其中,甚至大跳艷舞。前不久,國內鬥魚直播網站居然公然直播兩性視頻,其尺度再次挑釁法律和道德的底線。而看客則以“嫖客”心態自居,不斷以低俗下流的語言挑逗,讓整個直播視頻網站庸俗不堪的氛圍一降再降。廣電總局也直接提出抨擊,然而卻屢禁不止,涉黃也轉為隱性層,以“擦邊球”的形式繼續低俗直播。

而這種低俗之風,從另外一個層面是金錢利益的驅動和內心窺伺欲望的滿足。據傳,直播平台所謂的女主播,可月入百萬。這種巨大的誘惑則造成了低俗之風如原上草飛竄,正常的直播網站很快墮落成以色誘人的工具。在另外一個層面,這更是我國網民低級的內心窺私欲的強烈體現。如若沒有低俗的需求,又何來低俗的表演?現代中國飛速發展,互聯網帶來的資訊時代,給與了中國人民看世界的能力,而電子業的飛速疊代,更讓最普通的中國農民都能夠擁有一部能上網的智能手機。而這種物質的巨大增長,卻帶來了心靈與精神進化的相對滯後。在互聯網的沖擊之下,沒有足夠的分辨能力的網民,成為了工具,內向的欲望被無限放大。而這種欲望,不僅僅是滿足窺伺,還有對金錢的不折手段。

直播視頻網站充滿了21世紀出生的年輕人。我甚至親眼看到,一對十六歲的雙胞胎姐妹,當眾索要錢材。她們沒有任何含蓄和羞愧,直接喊著微信號和支付寶號,極盡溢美之詞,“老闆”“土豪““人生贏家”,甚至飛吻滿屏飛。而對於不給錢的觀眾以惡毒語言打壓。十六歲,應該是懵懂的花季,應該在為學業和初戀困擾。然而,這裡的少女,卻以拜金為信條,視金錢為唯一,甚至連起碼的羞愧都沒有。這種伸手要錢的方式,已經超過了人類道德的底線,在我看來只是互聯網時代的變相乞討。而她們,連乞討都不如。學生,應用自己的學業努力,一步步實現人生夢想。然而,直播平台,卻成為他們懶惰和墮落的工具,走了所謂的捷徑。然而,人生還來捷徑,這洋的捷徑終歸通往懸崖。

那麼,未成年人是如何獲得這樣的權利呢?在使用過程中,我們發現直播平台根本沒有類似的設置,僅僅需要註冊一個帳號,甚至只需要和微信等社交工具關聯即可登錄觀看。而開通直播更是一鍵直播。直播平台打著“草根”“平民””無門檻“的大旗,舉著民主的幌子,卻幹著傷害未來的勾當。這和犯罪沒有區別。

當然,這一切都離不開中國整個大環境的詬病。貧富差距巨大的鴻溝,早已經讓太多人絕望。我的學生中有開著法拉利的富二代,也有每月三四百元靠助學金生活的孤兒。他們在同一片藍天下,在互聯網開放的環境中生長,內心的扭曲早已經潛移默化。在直播平台上,通過帶著濃重方言的普通話就可以看到,太多美麗的女主播,卻在張口後就暴露了其來自中國東北、西北、西南農村的事實。她們用美瞳和睫毛打造超大的眼睛,卻是一副副空洞的眸子。大山不是他們改變生活命運的阻礙,互聯網卻可以讓他們一夜成名,月入百萬。如果沒有直播,那麼她們就必然要辛苦地勞作,和她們的父母一樣。放著什麼都不用做,只需打扮美麗地說說話就可以賺錢的事情,於是這些沒有任何分辨力,也並沒有其他更好選擇的女孩就成為了直播網站上的“人氣主播“。是社會環境堵塞了他們太多的出路,是互聯網讓她們看到希望卻又再次絕望。直播平台是他們絕望後,抓到一根救命稻草的表現。

在互聯網+ 的時代,直播平台是 “互聯網+真人秀”的代表作品,但是請不要走真人秀的老路。所以,直播平台,請不要用草根去掩蓋汙穢,妳們是利用了不幸之人而成為了另一群不幸之人的消費。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十二公民:經典模式下的本土化改造夏夜飄香話龍蝦吃在塞班:慢節奏,更有味港囧:劣幣驅逐良幣要不得《老手》:改寫韓國電影史捉妖記:中國動畫電影的突破和回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