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火星人的地球兒子 《魔獸》導演你不知道的七件事

yam蕃薯藤新聞/朱冠宇 2016.05.02 00:00
改編自縱橫電玩界長達22年之久的《魔獸爭霸》(Warcraft)遊戲系列的電影《魔獸:崛起》(Warcraft the beginning)很快就要在大螢幕上與玩家們見面,而這部背負粉絲重大期待的電影自然不論是幕前還是幕後,都讓粉絲想要一探究竟,然而實際上《魔獸:崛起》是導演鄧肯‧瓊斯(Duncan Jones)第一部真正的商業電影,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鄧肯得到魔獸的導演筒,以及他是在什麼原因下立志成為一名導演? 就讓我們帶您一窺鄧肯的「成長史」。 《一》音樂天才的「笨蛋兒子」 如果要談到鄧肯‧瓊斯,自然就不能不提到他的父親大衛‧鮑伊(David Bowie),這位被稱為「變色龍」的音樂天才,自1970年代橫空出世以來就不斷引領西方文化的潮流,但這位在集歌手、製作人、演員、畫家、作家和時尚謬思於一身的一代宗師,居然連讓兒子學會一件樂器都做不到。 身為搖滾傳奇的獨生子,鄧肯從小就被外界賦予繼承父業的高度壓力,而他的老爸大衛‧鮑伊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但倔強的鄧肯卻始對學音樂做出抗拒的態度,大衛鮑伊最後更放下父親的身段,苦苦哀求鄧肯「至少學會一項樂器就好」,可惜最後仍然遭到無情的打槍,鄧肯不想學音樂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他早就發現自己在音樂上一點天分也沒有,「既然沒有天分那又何必學呢?」 《二》童年常被誤認成是女孩子 儘管現在鄧肯滿臉鬍渣又一頭亂髮的樣子總是給人一副中年大叔的形象,但其實鄧肯童年時留著長髮又略帶中性的五官不僅常被誤認為是個小女生,就連名字也被父親取了女性化的「柔伊」(Zowie)。但這名字在後來卻也給他帶來些小麻煩,自從鄧肯的父母在他九歲離婚後,取得監護權的鮑伊幾乎天天把他帶在身邊,但只要鮑伊說出柔伊這個名字就會立刻引來注目,因為總會有人誤以為大衛鮑伊這位情場浪子帶了個叫「柔伊」的新歡出現。 有這些經歷後,鄧肯會從柔伊改成現在的名字也就不足為奇,但早熟的鄧肯可沒等到成年時才有想改名的想法,而是早在11歲的時候就將名字改為現在的鄧肯,不過實際上柔伊這個名字並沒有從鄧肯身上消失,而僅是和鄧肯換個順序罷了,現在鄧肯現在的全名是叫Duncan Zowie Haywood Jones。 《三》夢想成為職業摔角手 如果把時間拉回鄧肯的童年,問他未來的夢想是什麼?鄧肯可能會回答你他想當個職業摔角手。 儘管從小鄧肯對學音樂興趣缺缺,但他卻對摔角表現出異常的著迷,而對鄧肯採取極度保護卻同時又極度放任的鮑伊也認為兒子喜歡摔角是一件好事,於是時常帶鄧肯現場觀看摔角,還公開在媒體上稱讚鄧肯絕對是當摔角手的料,可惜鄧肯後來對摔角的興趣不久轉移到電玩上。 對於時常要花好幾個小時待在某個小房間,只為了等父親開完演唱會的鄧肯來說,如果身邊有個電動可以玩那就是再好不過了,後來鄧肯的確也對電玩遊戲產生濃厚興趣,當鄧肯需要有個2P時候,往往就會把他老爸拖下水陪玩,而作為一個電玩迷,鄧肯日後自然也成為《魔獸》系列的骨灰級玩家,最後還因此讓他從眾多競爭者中拿下魔獸電影的執導筒。 《四》八歲就看完《發條橘子》 當2009年鄧肯的第一部長片《月球漫遊》(Moon) 2009)公開時,許多評論認為這部作品是自史丹利庫柏力克的《2001:太空漫遊》(2001:A Space Oddity)之後另一太空科幻電影的經典,但實際上鄧肯會選擇宇宙作為他第一部電影的創作題材,可以說歸功於他的童年,以及他的老爸大衛鮑伊。 由於庫柏力克的《太空漫遊》給了鮑伊創作讓他一炮而紅的《Space Oddity》靈感,鮑伊不僅成了庫柏力克的忠實影迷,還接連創作出多首與太空有關的歌曲,進而讓他獲得「外星人」和「火星人」的封號,而他對庫柏力克的著迷更急於想把兒子也拉進庫柏力克的電影世界,因此鄧肯不僅早在10歲前就看完《太空漫遊》,甚至還看了庫柏力克生前不願公開的禁片《發條橘子》(A Clockwork Orange) ,雖然我們並不知道這部充滿性與暴力的經典作品有沒有給當時才8歲的鄧肯帶來不良影響,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鄧肯自此也跟鮑伊一樣成為庫柏力克的影迷,即使經過多年後,鄧肯和父親仍保持定期觀賞《2001:太空漫遊》或是庫柏力克其他作品的習慣,父子倆看完後甚至還會分享各自的心得與新發現。 《五》討厭攝影機的導演 一般人討厭相機可能不會讓人覺得奇怪,但如果是作為主宰鏡頭的導演不喜歡攝影機可就是件有趣的事,而鄧肯就是其中一位討厭攝影機的導演。 雖然鄧肯早在小時候就迷上用八釐米攝影機拍攝,但只要當面他面對鏡頭時卻總會露出微妙的尷尬笑容,原因是當時年幼的鄧肯,常隨著要開演唱會的父親一起巡迴各地,而極度保護兒子的鮑伊為避免兒子登上八卦媒體,於是對保鑣下令,只要演唱會一結束就要立刻將鄧肯帶離會場,於是鄧肯總在演唱會結束時總是會被保鑣先用布包著,再以跑百米的速度扛著他離開會場,同時還要避免鄧肯被場外虎視眈眈的媒體拍到,而且隨著鮑伊一次次的巡迴世界開演唱會,鄧肯至少重複了近百次這種恐怖經驗。 因此即使現在已經是45歲的大叔,選擇了電影當他畢生的職業,還娶了個攝影師老婆,鄧肯似乎仍然無法擺脫童年時的陰影,只要當他面對鏡頭時,那些不知所措的表情就會浮現在他臉上。除了演唱會曾帶給鄧肯創傷外,他父親也差點讓鄧肯留下不亞於被保鑣蓋布袋的陰影,當年他父親在拍攝電影《血魔》(the Hunger)時,飾演吸血鬼的鮑伊由於劇情的需要在拍攝時特別化了老妝,但這對當時還小的鄧肯來說,看到早上還是正常樣貌的老爸,一到晚上居然就變成衰老的怪老頭,鄧肯多年後受訪時表示他當年「他x的差點被自己的老爸嚇死。」 大衛鮑伊在電影《血魔》的老妝差點把自己的兒子嚇死。 《六》職業生涯的貴人─馬丁史柯西斯 當鄧肯取得美在國的博士學位與英國倫敦電影學院的課程後,儘管他可以像許多藝二代一樣利用父母的名氣直接空降到業界,或藉此拿到大筆資源做出驚天動地的處女作。但鄧肯不只拒絕利用父親的名氣,相反地他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找到自己的方向。 在完成電影學業後,鄧肯一直苦思該怎麼走出自己職業生涯最重要的第一步,這段宛如無業遊民的歲月還被他父親在節目上調侃過,直到他找上大導演馬丁史柯西斯後才找出答案。 當然鄧肯找上馬丁史柯西不是想謀求一官半職,而是將煩惱告訴這位與瓊斯家有些交情的大導演,而這位曾獲得奧斯卡獎和三大影展最佳導演獎的得主,並沒有給出什麼驚天動地的答案,而是給了鄧肯一個再平凡也不過的建議:「從最底層開始磨練起」。鄧肯最後聽從馬丁史柯西斯的建議從小螢幕和接案子做起,在近十年的磨練後接連推出《月球漫遊》 (Moon) 2009)和《啟動原始碼》(Source Code),兩部叫好叫座的電影,終於成為當前好萊塢最炙手可熱的導演。 電影《月球漫遊》劇照。 《七》難以實現的天倫之樂 父母在他9歲時離婚,跟了父親的鄧肯雖然總是被老爸帶在身邊,但鮑伊身為一個音樂人和演員,顯然無法花太多時間和兒子相處,即使鮑伊會帶著鄧肯環遊世界開開眼界,或是讓他提早體驗上游世界的樣貌,但父子倆單獨相處的時間仍然少之又少,鄧肯童年絕大多數的時間可說是在演唱會後台和片場中度過,這些童年時的經歷不但讓鄧肯個性變得早熟,也讓他一直渴望擁有個完整的家庭。 這在一般人眼中再平凡不過的生活,對鄧肯來說卻是難以實現的夢想,中學時在皇家寄宿學校中度過,大學遠赴美國研讀哲學,當他回出生地英國攻讀電影時,父親早就和再婚對象長住在紐約,後來忙於事業的他多半只能透過每個禮拜一次的視訊和父親連絡,而當他的電影事業好不容易有起色,他當時還是女友的Rodene Ronquillo卻發現罹患了癌症。 鄧肯與女友Rodene。 鄧肯當時為了鼓勵女友,特別剃了大光頭與對方一起抗癌,現在已康復並成為瓊斯太太的Rodene在接受訪問時也坦承當時如果沒有鄧肯的陪伴,她可能會撐過不過痛苦的治療過程。 但命運之神顯然沒這麼輕易放過鄧肯,就在女友病況好轉,自己也拿到職業生涯最重要的《魔獸》導演工作時,他的父親大衛鮑伊卻也罹患了癌症,2016年1月11日,在全世界毫不知情或無法接受的狀況下,由鄧肯代表瓊斯家向外界正式宣布這位傳奇音樂人以及父親在與肝癌對抗18個月後不敵病魔去世的消息。 當鮑伊去世的消息傳開後,有些人這才想起鄧肯在製作魔獸期間接受訪問時曾提到,只要手頭上的工作結束,他可能會和妻子從加州搬到紐約就近與父親同住,也或許在那生個小鄧肯,享受三代同堂的感覺,但這夢想卻隨著他父親的病逝永遠無法實現了,也是這時外界才知道,原來在鄧肯這近兩年來製作《魔獸》的時間裡同時背負了事業以及父親隨時會病逝的龐大壓力。 而或許是上帝聽見了鄧肯內心的願望,就在他父親去世滿一個月的時候,鄧肯宣布他的妻子懷孕了!當他在Twitter公開這項喜訊的同時也不忘代替未出生的孩子向爺爺鮑伊問好,之後鄧肯也恢復接受媒體採訪,並不斷釋出《魔獸》電影的相關訊息,而《魔獸》對鄧肯也已經不是單純職業生涯第一部商業大片,就像鮑伊當初慶祝鄧肯出生寫的《Kooks》和鼓勵他衝刺事業的《Everyone Says "hi"》,如果《魔獸》這部電影能夠獲得成功,也將是對長久以來就在背後支持他的父親最好的告別。 鄧肯與母親Angie Bowie和父親David Bowie的合照。 鄧肯在父親與黑人超模Iman再婚時的合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