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糖衣故事的血腥真實,長大了我才看明白。】

滔客/ 2016.04.25 00:00
劇本怎麼寫才對?這個世上不會有完全挑不出毛病,完美無缺陷的劇本,也不會有完全對或錯的劇本。編劇能做的就是交出「當下自己最滿意的劇本」。常常編劇在事後,或者看到自己的東西被拍出來以後,才發現自己哪裡沒有做好、沒有處理好,如果這個地方加上個A或許看起來就比較豐富?如果這地方加上一句台詞,那衝突性肯定更強。編劇常常都會有這類型的煩惱。近來赤兔看了許多電影,發覺漸漸有許多電影喜歡使用插敘的手法,什麼意思?例如:一開場,梁朝偉中了劉德華一槍,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已經準備GG思蜜達的時候,一個迴光返照回到48小時之前,然後再接著演「中槍前的48小時」梁朝偉都幹了些什麼,為什麼會被劉德華射一槍,中了一槍之後再繼續演接下來的事情。常常跟朋友討論電影時,討論到這類型的電影,這種呈現的手法會不會讓觀影者有了一個既定心理,反正48小時之後梁朝偉才會中槍,那這48小時所有梁朝偉所遭遇到的危險,觀影者就能夠直接判斷梁朝偉是絕對不會有事的,這種危機感的不足,將會導致電影質量的下滑。說真的,赤兔也不知道!實際要看編劇怎麼寫,當然這是一句廢話,因為開宗明義就說了,故事是由人寫的,沒有一種寫法可以保證自己是完全正確的。這時候,觀影者的感受就顯得格外重要了,本篇介紹一下李安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當時赤兔只有8歲看不懂,但現在12歲了,再回頭看一次,感覺還是挺不錯的,希望讀者們可以跟赤兔一起來回味一下這一部經典作品。【以下有嚴重劇透,閱讀前請勿被雷到】真實與虛假交錯杜撰,讓觀影者更加身歷其境在這127分鐘,編劇同樣的故事講了三個版本,其實是相當不容易的。我們看到的故事很簡單,是這個樣子的......印度是一個多信仰的國家,而主角Pi是生於印度並且同時信仰基督教、伊斯蘭教和印度教的少年,他的父親經營著一個動物園。在Pi遷往加拿大的途中,他們所乘坐的輪船,遭遇了暴風雨於是在海上沉沒了。在這場驚天災難中,Pi的家人無一倖免,而Pi僥倖沒死,故事就這麼展開了。編劇的緩開場也是相當漂亮,並不是一開始就來個大爆炸,或者死一大片人來拉出衝突。而是用很簡單精煉的方式,將主角的背景、還有名字的由來告訴觀影者。如果真要說「第一波衝突點」,應該是落在他們在輪船上跟廚師的爭執,在那邊就開始製造一些小衝突了。暴風雨是一個轉折點,也是片中難得見的「大場面」真正的漂流故事就此展開。經歷暴風雨,僥倖存活的Pi落在救生艇的艙蓋布上與他同處一艇的還有一條鬣狗、一隻斷了一條腿的斑馬、一隻母猩猩,以及一隻成年老虎「理查派克」。在漂流的最初3天,鬣狗咬死了猩猩,活吃了斑馬,老虎又殺死了鬣狗,只剩下Pi和老虎相處。無法戰勝老虎的Pi只能選擇與老虎一起面對漂流生活。在不知道要漂流多久的日子裡,他要收集淡水、捕魚捉蝦,他要用盡一切的生存技能喂飽老虎,同時也讓自己活下來。在他們歷盡各種挑戰和磨難後,在墨西哥的海灘上獲救,而那只老虎卻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是第一個故事的版本。充滿「人生起伏暗喻」的第一個故事版本越高明的劇本,通常台詞越少,故事也通常愈發簡單,而少年Pi的編劇正是如此,將人生際遇、哲理藏在一個簡單的故事裡面。從第一個故事裡就可以看到:少年Pi名字的由來是暗喻人一但受辱之後的潛力無窮。父親驅虎噬羊是要教會孩子認清現實,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一家人上船離開家鄉是暗喻現實壓迫有很多不得已,但能與親人在一起就是最珍貴的時光。在船上,廚師的糟蹋是來自於種族歧視,呼籲人生而平等。暴風雨船難是人生低谷,但無論什麼樣的低谷都不要放棄生存的本能。Pi的哥哥拉維遇到暴風雨不起床,是暗喻我們對任何事物要「保持好奇之心才能帶來生機」。失去雙親、手足是世間的至悲至痛,但人要為了希望而生存。斑馬被迫跳上船又摔斷腿是苦海無涯,痛苦總是伴隨著選擇。鬣狗是檯面上危機,肉眼看的到的危機不是真正的危機。發現猩猩漂流而來同是天涯淪落人,遭遇低谷的同時,不要忘了,上天不會只單單考驗一個人。鬣狗攻擊是動物貪婪的本能。斑馬反擊失敗是人不狠則站不穩。鬣狗轉向攻擊猩猩是暗喻主動樹立敵人容易造成四面楚歌。猩猩饒過鬣狗是天真,老虎最後出現是漁翁得利。要我們……不要忘了螳螂捕蟬後面總有一句黃雀在後。用船槳、救生衣、木板製造小木筏,是人類在急難中的智慧。找到罐頭、學會捕魚是逆境中的希望。利用制約訓練老虎是勇氣。拿筆紀錄是文明歷史的痕跡。再一次遭遇風雨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沖散木筏是行船又遇對頭風,災難總是接二連三,但只要堅定信念,就沒有過不去的坎。手寫日記飛走是對精神寄託的剝奪。意外漂到死島是人生際遇,看到群居狐獴是一種柳暗花明的美好。在美麗的背後發現前人牙齒是警惕人必生於憂患,切勿死於安樂。準備漂流前的儲糧是要我們懂得「未雨綢繆」,再度漂流是抵禦遠患的覺悟。等待老虎是患難與共的義氣。最後,老虎面對叢林是無情還似有情的本性無奈,是友情難敵本性難移。故事的最後回到父親要他所認清的現實,虎終歸是虎。同樣的故事,不同的詮釋,看到的面向就會跟著改變。Pi娓娓說出了最後那個所謂「杜撰」出來的故事,其實救生艇上並沒有動物,只有一個廚子、還有一個斷了腿的水手、Pi和他的母親。廚子殺害了水手並且食其肉飲其血,然後又殺死了母親。Pi忍無可忍又迫於生存的情境下,同樣地殺害並吃掉了廚子。最終活了下來。同樣是Pi活了下來,同樣是遇到了船難,但這時候,第一個故事的鏡頭一幕一幕在腦海中閃現,之前好像並無深意的打趣細節都成為了伏筆,整個故事串聯起來,原本包著糖衣的奇幻冒險故事,散發出一絲血淋淋的味道。兩個故事的交叉比對。母親的真實下場成謎?Pi、母親、水手和廚師登上救生艇。水手因為受傷,所以很快死去。廚師把他吃掉充飢。然後Pi不小心放跑了一隻海龜,被廚師毆打。母親與廚師爭執,被廚師所殺。廚師把母親的屍體扔進大海喂鯊魚。Pi出於憤怒殺了廚師,並吃掉了他。有時候警方在辦案時,為了還原案件的真實面貌,常常利用分開審訊的方式,做出筆錄,再用不同的筆錄來還原事件。同樣在這個故事裡,我們可以把各種元素結合到第一個故事,猩猩暗喻母親,鬣狗暗喻廚師,斑馬暗喻斷了腿的水手,老虎暗喻Pi生存的本能,故事說得天花亂墜洽有其事,但其中卻存在著兩個破綻。第一個破綻,是「香蕉」。當Pi講述第一個故事的時候,說猩猩坐著漂浮的香蕉而來。保險調查員立刻指出,香蕉不會漂浮。當Pi講述第二個故事時,對這個細節居然沒有修改,他依然說媽媽坐著漂浮的香蕉前來。香蕉在現實裡能否漂浮?重要嗎?並不重要。這個安排其實是編劇讓這個調查員代替觀影者說出故事裡反常識的地方,但實際有沒有達到作用,那得看各位觀影者的想法。第二個破綻,是媽媽的死。廚師應該可以說是對食物很執著的人媽媽死後,廚子沒吃掉她,扔到了海裡喂了鯊魚這是一種浪費,尤其是廚師已經吃過了水手,對他來說,為了生存,吃第二次人肉,心理障礙應該不會太大,所以沒理由會做這種浪費行為。編劇刻意留下的破綻,媽媽到底去哪兒?為什麼編劇要留下這麼明顯的故事破綻呢?實際上,這破綻,很有可能是編劇刻意保留下來的標籤,用來提醒觀影者,第二個故事也並非真實,就算比第一個故事來的接近事實,但至少隱瞞了一部分。而兩個破綻,同樣都指涉同一件事情就是:「母親的下場」而這個推想也是赤兔最不接受的推想,也就是Pi吃了自己的母親。如果說這部的主要角色,都存在著本喻對比的關係。例如Pi跟老虎,那麼母親的本喻關係是什麼?細思極恐的蓮花與死島當赤兔第一次看不懂這故事的時候,再度回頭看一次,發現母親的本喻關係除了上述的猩猩之外,還有「蓮花」。還記得故事中蓮花總共出現了兩次,第一次是在開頭,母親在地板上用粉筆畫蓮花給Pi看。第二次是電影中段,Pi俯瞰海底,先是魚形成蓮花,然後又變成母親的容貌,最後疊加到了沉船。如果蓮花代表的是一種戲劇圖騰的話,那這個圖騰所代表的就是「Pi對母親的思念和愛」。記不記得在死島上,Pi在夜晚的林中摘下一朵蓮花,打開以後,裡面是一顆人牙。記不記得島下湧起的酸潮。為什麼看起來平靜的小湖會帶有腐蝕性呢?怎麼感覺起來像是我們的胃酸?記不記得Pi在島上吃了植物的根莖,而跟Pi本喻關係的老虎吃了狐?現在是不是想想都覺得不太對勁?趕快再回去看一次吧。最後,你相信哪一個故事?這編劇厲害的地方是把重點全部壓在了第一個故事,把故事用糖衣包裝,相當精美可口,第二個故事僅僅藉由Pi的口中還有與調查員的對談中呈現。第三個故事,編劇連說都沒有說了。那麼觀影者們,你們相信哪一個故事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