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赫赫博愛文無窮、文學之路樂無窮! 「詩人新秀」竹縣博愛國中學子吳佳佑文

大成報/ 2016.04.24 00:00
【大成報記者羅蔚舟/新竹報導】

新竹縣博愛國中九年三班學子吳佳佑參加第九屆聯合盃全國作文大賽新竹區拿下第二名佳績後,總決賽再獲優等創意獎,經常擔任語文評審的施並宏老師表示,吳佳佑的用字遣詞已經超過高中生程度,在現今學子中文能力普遍較弱的情形下,吳佳佑誠屬難能可貴。

吳佳佑說,他個人係從八年級下學期開始,為了紓解課業壓力,於是開始翻閱字典殺時間,但愈翻愈發現字典裡有許多奇怪的字,便從部首開始查起,每天找幾個怪字,開始背這些字的詞意和用法,甚至開始練習用這些字自創文句。而這些文句在這次作文比賽中,很自然就寫在文章內,例如在新竹區的作文題目「我對學運的看法」中,其中「絕大多數的人民如被綰轂一般不吭一聲」、「發現了不輸日珥暉煜的,如瑤琰般散發璘瑛玓瓅的瞳孔」的文句,就是吳佳佑平時練習的自創文句。

文學這條路是孤獨的,但若班上有同好一起學習,豈不樂哉!吳佳佑常和同班同學李庭宇一起討論藝文的創作。李庭宇係從七年級下學期開始創作劇本,完成「勇老鬥惡龍」劇作,之後開始寫小說,而他已完成個人第一本二萬多字的小說「冒險的青春」,主要是描述中世紀古羅馬帝國時代的青春冒險。第二本小說則仍在創作中,取名為「霧之城」,他的靈感係來自同班同學李彥麟的一場夢,心想自己每個月都會做好多次的夢,於是將夢境精鍊成文字,這是他第二本小說的主要方向「奇幻冒險」。

吳佳佑說,他已確立自己人生的方向,將以「詩人」及「作家」為職志,未來他會更常參加比賽,磨鍊自己的文字功力。平時,他會利用每天走路回家時,看到什麼景物,就會以朗誦的方式唸出,句子不順就再修改,邊走邊唸,頗有京都哲學小徑的哲人思想。李庭宇則是將創作列為個人的第二職業,會作為他研究科學之餘的紓壓方式。

兩位同學皆十分感謝九年三班的其他同學,同學們在看過他們兩位的作品,都會用最純淨的想法,告訴作者讀後感,吳佳佑和李庭宇皆說

「九0三同學真棒!」而同學們又是如何看待呢?林祐楷說,透過閱讀他們的文學創作,以及每次收到他們用line傳來的新詩,也會激起自己想寫些有內容的感受,記得有一次在聯絡簿上試著寫一篇新詩,結果讓媽媽簽聯絡簿時,媽媽還問祐楷是抄誰的詩句?連媽媽都很訝異,什麼時候兒子變得這麼文青囉!感謝李庭宇和吳佳佑讓全班同學都感受到文字的魅力!

以下是吳佳佑同學的新詩作品,讓我們細細品味這剛滿十五歲的少年文青文學。

█吳佳佑的新詩「流星」

『劃過天邊 耀眼和美麗 當心願隨之舞起

聽見了嗎 那心痛

是無法回到天空的寂寞與傷悲

被迫在天際線 拖曳不捨的淚弧

最後一點光火 流星的夙願 只冀求來生重獲自由 不再被妳眼眸所惑

望尋回自己 不再被妳左右

水汪汪的眼 倒映滿天星宿 成為妳的流星 完成妳的期望-我已不復存在 燃燒飛出妳的世界 宇宙

至少妳曾為我抬頭而盼 至少我曾在妳心中閃過光芒

妳轉身離去 一腳踢開 只是一顆平凡的石頭

亦是流星的殘骸-我的心』

施並宏老師說,透過文藝青年的筆,一場年少輕狂,轉瞬即逝的愛戀,如同流星迅即殞落,滿心悵惘化為流光,亦是記憶中的永恆。

四、五月係桃竹苗油桐花開的時候,兩位現代文青學子,也對客家桐花創作了屬於自己的新詩,看看他們的詩作,更增添桐花的無限風

█李庭宇的桐花新詩:

『追尋著,步入無邊的花海

白地毯,延至小徑的天涯

五瓣花,

滑下旋轉的軌跡閉上眼,

浮現飄揚的裙擺

是最初,

也是一切的開端』

█吳佳佑的桐花新詩

『雪白似雨

情竇初開的花語

飄舞遍地的廳堂

獨步翠綠白紋的琿玉

從心漫溢,淡淡暗香

徒留妳的倩影

在孤單花道,旋下落地

親手將這未解之緣,埋葬桐花中』

(圖/「文學這條路是孤獨的,但若班上有同好一起學習,豈不樂哉!」吳佳佑(左)常和同班同學李庭宇一起討論藝文的創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