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專欄/致太陽花們

蕃論戰/程凱 2016.04.15 00:00
兩年前的你們,懷抱著滿腔熱血,對於國民黨政府執政長期與中共友好的政策,發出怒吼,從而化為行動,衝進了立法院、攻佔了行政院,神聖的立法院議場,成了你們在社會中的第一場政治實踐課教室;行政院遭受驅離的你們,第一次親身體驗以往電視中才能看見的鎮暴警察、水柱與抬離的滋味。 看著你們的汗水、淚水甚至是鮮血,與你們立場絕然不同的我,無論言論多麼強烈,在大街遭遇時眼神是那麼充滿敵意。然而在心中確實有那麼一點,對於每張年輕人眼中散發出對自己政治信仰堅定的光芒,感到尊敬。畢竟,既使立場不同,但你們已經開始學習如何在民主國家中表達聲音,就算手段無法讓大家全然支持、縱使你們的論述存有諸多盲點,但你們已經確實在我國的歷史中,寫下屬於你們的一頁。 然而,民主經驗的汲取,希望你們不要只記得衝進立法院的行動多麼興奮、攻佔行政院、跟鎮暴警察衝撞有多麼英勇、把江宜樺趕走是多麼了不起,因為這些身體的衝撞、言語的氣勢、媒體的寵愛,其實跟民主的實踐一點關係也沒有,這些行為,以及當下獲得的快感,相信我,你加入任何一個幫派,每天幹得比這個還刺激。 政治運動跟幫派的差別在哪裡?這才應該是太陽花運動後,你們應該真的學習到的政治入門課。勇敢的太陽花們,你們總是大聲告訴大家,你們的運動叫做公民不服從。很好,即使對政治學僅有粗淺認識,也知道公民不服從有多麼神聖、對一個民主國家的政治深化是多麼重要。但所謂的公民,除了敢不服從之外,還要知道甚麼是公民。 民主國家的公民是甚麼意義,其實各個學者都有不同的定義。但簡單說,一位所謂的公民,除了表達對公共事務的關心、勇於表達自己的意見,既使在必要時必須違反社會規範,一個公民尚須具備的基本條件,恐怕還要有對公共事務能夠獨立判斷,並且用心了解與分析的能力。重要的,是公民們心中的立場,不應該因為執政者或國會多數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表現。 2016年4月15日,距離太陽花們衝進立法院過了兩年,台灣的政治在你們的參與下,有了與當時截然不同的面貌。立法院多數黨換人,執政黨即將更迭。連我這個支持服貿的支那賤畜,都不敢相信民進黨對於兩岸監督條例的立場,可以轉變得如此之快、如此之大,連演演戲騙騙人都沒有,而是高速大幅度的立即轉彎。兩國論不見了、逐條表決不見了,甚至超越張慶忠,來個三個月直接通過,後來改成要院會議決(民進黨多數,有加等於沒加)。 我震驚的,不是台灣民主政治了這麼多年,政黨還能夠用如此卑劣的方式欺騙台灣人民;我悲憤的,不是台灣因為服貿停滯,造成這兩年沒有意義的原地踏步;我不齒的,也不是當初幫太陽花守門的一群人,如今狠狠的把那一頁台灣歷史踐踏成廁所草紙。 我的震驚、悲憤與不齒,來自於我在立法院周邊,再也看不到一張張對國家充滿熱血、對政客露出不屑、對國會充滿唾棄的臉龐,當時的五十萬人如今何在?立法院門口數十人的發聲,微弱到需要新黨朋友們的諷刺才上得了媒體版面。當初的太陽花們,莫非你們對台灣未來已不再熱情?對黑箱協議不再反感?對國會多數不再懷疑? 親愛的太陽花們,你們的沉默,是因為天冷雨大,還是你們其實清楚,兩年前不過是跟著民進黨演一場政治大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