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Google 中油 工人

好領導人要互相珍惜

美麗島電子報/許信良 2016.04.12 00:00
文章摘要:我深深相信:解決兩岸問題的最好方式,是透過兩岸兩位好領導人的直接協商。我也一直認為,兩岸領導人定期的直接會談,應該成為兩岸協商的重要機制。 我的好朋友王銘義於四月七日在台北發表他的新書:「波濤滾滾,兩岸談判30年關鍵秘辛」。我被邀請作十五分鐘的談話。本來,我準備了一份講稿。當場覺得照本宣科,可能效果不佳,所以棄稿不用。即興談話,總難免遺漏很多。在會中,我也和與會者作了一些對話。敝帚自珍。我還是決定把經過整理和增補的草稿發表,作為紀錄,也作為紀念。

草稿全文如下:

銘義是我的好朋友,和我一樣,長期深深著迷於關心和觀察兩岸關係的發展。因為這畢竟是正在發生的,關係當代兩岸十多億人、甚至全人類禍福的,後果難測的一部大歷史。銘義是兼有敏銳新聞感覺和敏銳歷史眼光的記者,跑兩岸新聞20多年,樂此不疲,跑到上癮。讀他的書,就像讀當代的「史記」,讓人欲罷不能,非一口氣讀完不可!

十天前,銘義要我參加他今天的新書發表會,我爽爽快快就答應了,後來才發現,這可能是一場陷阱。原來銘義要把他的新書發表變成一場五二○公審。我知道了,但我也不能逃跑。因為銘義是我的好朋友!而且逃跑不是我的性格!

坦白說,蔡總統要在五二○說什麼,我和大家一樣,什麼也不知道!我也只能猜測!但是,我也知道,今天不能不談這個議題。

在談這個議題之前,我想先繞個圈子談談同樣非常迷人的美國總統初選。因為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在台灣看台灣和兩岸,有時可能反而看不清楚,因為「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從美國看台灣,從美國正面臨的問題,對照台灣正面臨的問題,也許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了解台灣問題的啟發。

一九八○年代,我在美國流亡10年。三十多年來,我一直高度關注美國總統大選所呈現的問題。開始注意現在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的美國兩黨總統初選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跳。像川普這樣一個赤裸裸的種族主義者,這樣一個口沒遮攔地歧視拉丁和回教移民以及攻擊競爭對手的總統初選候選人,竟成為擋不住的共和黨提名人,甚至極可能成為下任美國總統:這在一九八○年代是不可思議的!

我在流亡期間,對美國社會高度警覺和防範種族主義的菁英文化,印象非常深刻,而且內心極為感佩!洛杉磯職業棒球道奇隊的一個白人經理,講了一句對黑人球員不太恭敬的話,立刻成為全美媒體批判的焦點,而且很快被迫辭職。所以,美國現在怎麼了:不但我關心,相信全世界許許多多人都同樣關心!

在民主黨,參議員桑德斯的崛起,也令人驚訝!

桑德斯高談社會主義和政治革命,具體主張全民醫療和公立大學免學費,而且要向百分之一的最高所得者抽重稅來支付這樣的政策。他最有力的訴求就是:為什麼德國和北歐做得到,而美國做不到?這在一九八○年代,也會被絕大多數美國人認為是極端主義而不屑一顧。可是現在,他卻風靡年輕世代以及工人和知識階層。桑德斯不是年輕人,他是和我一樣七十多歲的老頭!而且他也不是像希拉蕊一樣雄辯滔滔的群眾演說家。他說來說去,幾乎都是重覆同樣的話,同樣的話題。

即使未來可能陷入苦戰,希拉蕊還是被絕大多數美國人認為是在這些人之中最有能力和最有經驗的可能總統。她的問題就只是大多數美國人懷疑她是否誠實可信的政治人物。一方面因為她跟華爾街財團的關係過於密切,一方面也因為她對過去涉及的一些案件的態度,包括現在還在被調查的用個人網路處理國務院公務這件事。

那麼,我們到底能夠從美國總統初選得到什麼和台灣相關的啟發和推論?

首先,蔡總統非常在意的台灣加入TPP這個重要的經濟發展戰略,很可能胎死腹中。因為TPP很可能被未來的美國政府和國會所擱置。

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美國就是全球自由貿易的主要推動者。在一九九○年代,中國大陸和台灣同時加入以前的「關稅同盟」以及現在的「世界貿易組織」,就是希拉蕊的先生柯林頓前總統的傑作。

希拉蕊一貫的政治立場,毫無疑問是支持全球自由貿易的。美國開始加入TPP的協商,就是在她擔任國務卿的2008年。可是現在,她卻公然批評和反對已經完成簽署的TPP。

其他三位主要的兩黨總統初選候選人,共和黨的川普和克魯茲以及希拉蕊的黨內對手桑德斯,也作同樣的主張。桑德斯更強烈指責希拉蕊應該為多項已經在美國生效的自由貿易協議負責。

不要認為這只是美國的大選癥候,選後一切回復正常!確實,歐巴馬在2008年競選總統,也曾嚴厲批評共和黨小布希政府簽定的多項自由貿易協議,而在當選之後,一樣大力推動自由貿易協議。但是,現在正在進行的美國總統初選所呈現的當前美國國內政經情勢,確實與以往大不相同。

在傳統上,共和黨一向支持自由貿易,而民主黨則較多保留。現在連共和黨候選人都同聲反對TPP,事情就不單純。

川普現象和桑德斯現象,一方面是網路時代的政治產物,一方面也是美國主導的全球政經秩序現狀不得不變的預兆。

網路打破了菁英以及菁英文化對媒體的壟斷。現在真是「誰也不怕誰,誰也不聽誰」的時代。

在網路時代,誰都有發言權,誰都有資訊權,誰都能呼朋引伴。所以,在政治上,網路時代其實是新的流民時代,群眾運動很容易透過網路發生和發展。

對川普俯首稱臣的共和黨人,現任紐澤西州州長克里斯提就明白指出,川普進行的不只是一場總統初選,而是一場政治運動。桑德斯也公開宣稱他進行的是一場「政治革命」。

如果在從前,像川普和桑德斯這樣的政治人物,不是被傳統媒體悶死,就一定被罵死,根本不會有出頭的機會。

川普和桑德斯越選越旺,根本原因還在多數美國人不能忍受美國國內的政經現狀。就是桑德斯指出的,最富有的千分之一家庭擁有和百分之九十的全體美國人相等的財富,而從2009年到2014年,全美國的新增所得有百分之五十八落入百分之一的最高所得者,而其他百分之九十九的美國人只能分享其餘的百分之四十二。所以,他主張建立像西歐和北歐一樣的全民醫療體制,主張公立大學免學費,主張免除大學生的就學貸款債務,主張提高最低工資,等等有助於增進社會公平以及照顧弱勢族的社會福利政策。

川普更把多數中下階層白人對現狀的不滿和憤怒導向種族主義和排外主義。他主張趨逐所有非法移民,主張禁止回教徒入境,主張在美墨邊界築長城,主張對中國大陸產品抽重稅,主張讓日本和南韓建立核武。總之,他要讓美國重新偉大,卻要美國自我封閉,只管自己!

如果川普這些主張落實成為美國的政策,現在的全球秩序是會崩解的。而這將是人類的大災難!

在這美國主導的全球政經秩序現狀裡,美國本身當然是最大受益者,但是,並不是全體美國人都受益,而全體美國人卻要為維護這樣的秩序付出代價。所以,現在的情勢非常清楚:如果不能解決本身內部的問題,美國將很難繼續主導未來的全球政經秩序。

TPP還待美國國會通過,才能生效。現在看來,通過的機會是不大的。

沒有了TPP,中國大陸對台灣的經濟將更為重要!

沒有了強勢的美國主導,中國大陸對全球政經秩序的影響力就一定增強!

這就是民進黨執政必須面對的外在大環境。

從美國總統初選,我們也看到:在網路時代,好領導人多麼難得!

在網路時代,民粹主義容易抬頭,民粹人物容易竄起。台灣的貧富不均不比美國和緩。台灣的政黨對抗比美國嚴重。兩岸的紅利雖然巨大,卻不被所有台灣人分享。年輕人前途茫茫,看不到希望:或者沒有工作,或者薪資微薄。像這樣的社會出現像川普這樣的瘋子,絕非不可能。

所以,我們真應該慶幸,我們選出像蔡英文這樣的好領導人!

蔡英文理性、冷靜、廣泛了解問題、又普遍受到信賴。學者出身的她,論述的誠實和一致,成為她的內在倫理。她在扁政府時代負責兩岸事務,收拾阿扁惹起的兩岸麻煩成為她的主要任務。她深切了解什麼是兩岸麻煩。

雖然我不知道她在五二○會說什麼,但是,我有信心她會拿捏得很好,因為溝通和協調是她最自豪的能力。面對像五二○就職演說這樣一個全球關切的挑戰,她不會讓大家失望,因為她不會讓自己失望。她知道這是對她一生最重要的考試,而一生最為好學生,考試失敗是她最不能接受的。

從她成為2016總統候選人以來關於兩岸所作的所有論述,我真的看不出來有哪一點是中國大陸不能接受的。

蔡英文主張維護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現狀,其實就是主張以中華民國憲法定位兩岸關係。蔡英文主張尊重和承受自1992年以來兩岸交往的具體成果,其實就是表達繼續兩岸官方往來的意願和承擔。即使針對中國大陸相當堅持的「九二共識」,蔡英文也承認1992年兩岸協商的歷史事實,以及雙方達成的求同存異的認知和諒解。至於中國大陸強調的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我也看不出和中華民國憲法的法理意涵有多大差別。

我不擔心蔡英文的五二○演說,除了因為對蔡英文有信心,也因為對中國大陸的習近平主席有信心。

習近平主席當然也是好國家領導人!除了對內雷厲風行打貪反腐重建中國大陸的黨政法紀秩序,習近平更積極參與和支持全球政經秩序的維護和鞏固。他積極支持全球減碳協議,他積極支持全球防止核武擴散的努力,包括支持對北韓的制裁。他積極支持全球自由貿易以及全球經濟復甦,包括大力推動宏偉的一帶一路投資大戰略。他完全了解也積極承擔超級大國的全球責任。

他還積極支持美國的好領導人歐巴馬總統!

當歐巴馬在2014年,因為民主黨在期中選舉輸掉參眾兩院,聲望最低的時候,習近平和他在北京達成中美共同簽署減碳協議的承諾,給了歐巴馬一個大禮,復活了歐巴馬作為主導全球秩序的好領導人在美國國內以及全球的影響力。

好領導人要珍惜自己!一但失去人民的信任,就很難回復。這正是希拉蕊的遺憾!

好領導人要互相珍惜!就像習近平之於歐巴馬。

好領導人應該受到人民珍惜!因為好領導人越來越難得!

我深深相信:解決兩岸問題的最好方式,是透過兩岸兩位好領導人的直接協商。我也一直認為,兩岸領導人定期的直接會談,應該成為兩岸協商的重要機制。

【圖片來源:中評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