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教官是該退出校園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4.11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 魏孫鴻 Photo Credit: ClkerFreeVectorImages @ pixabay by CC0 Public Domain

上週五,二十餘個學生跑到教育部要教官退出校園,好來「落實轉型正義」,一票立委也跟著湊趣。大家義正辭嚴地罵著教官,把威權、軍人干涉教育的大帽子往「教官」這個工作頭上使勁兒帶,彷彿只要教官滾蛋了,校園就轉了形、正了義。

不客氣點兒講,這種搞法,兩三年前還有點看頭跟道理,但在民進黨贏得大選之後還來,那就是笑話了!別的不講,318轟轟烈烈地要搞「兩國監督」,結果呢?現在因此而大權在握的民進黨「兩岸」了起來,且法案中「自動生效」的機制還保留了,這些學生要「轉型正義」,先把之前的大目標搞定,成不成?現在面對根本就是依照「原行政院版本」的民進黨版兩岸監督條例與機制,惦惦不作聲,卻一直拿不會講話的銅像跟相對弱勢的教官來開涮,同學們還真有出息!

教官該退出校園,我沒開玩笑、講反話,實乃真心誠意。首先,的確,軍人在校園當中怎樣也不討好,這是事實,全天下也沒有民主國家搞這套。再者,軍人是用來保家衛國的,現在校園以外的形象就已經夠憋屈了,何苦還要被人家這樣折騰?教育部、國防部在新政府上任後,是該按照這些同學、立委的要求,好好地、有尊嚴地安排這些教官退休、回部隊或軍事機關,讓軍人能夠專心於國防。

這,跟轉什麼型、正什麼義,一點關係都沒有。扣教官帽子的人,什麼「米蟲」、「不專業」,及盡侮辱之能事的詞兒都往人家頭上扣,用「轉型正義」的口號,來包裝自己的情緒、理盲跟要搞死中華民國的目標。台灣就是這樣,什麼事情都搞不好、搞不起來。卻由一群這樣的大人教出一堆這樣的小孩,繼續用這種方式去「愛台灣」!

有人講,校園的輔導應該回歸「專業」,教官不專業,該讓心理諮商師、社工師,去「專業」地「照顧」學生。也有人說,教官沒了,流浪教師的問題就有解了,那些工作就可以讓流浪教師去擔任。更有人說,校園安全交給保全,一半的價錢就可以請一個。

這些講法,都對,但都表面到家了。教官在台灣是一個獨特的存在,從威權時代的「教育監軍」的角色,到解嚴後因應改變而成了「保姆」、「保全」、「保鏢」的作為,教官一職的工作,早已今非昔比。因此拿過去的定位批判今天的教官,真正是擬於不倫。而這「三保」的角色,在教官裁撤掉後,別說一個教官換兩個保全了,事實是教官的工作得三到四個類別的專業去填補。這無疑是因為過去二十餘年,整個教育系統把高中起的學生照顧絕大部分的工作都推給了在時代轉換中因定位不明而必須委曲求全的教官們!

如今要教官離開校園,且教官也的確應該離開,那麼從部長、家長到學校師長,甚至每一個學生要不要想想,下次校園如果不幸再有類似割喉的慘案,警力依舊不足以進行額外巡防以安人心時,誰要去填補這樣的人力空隙?更不必說,常態性的、三不五時發生的學生校外事件,要人去處理時,哪個位子的哪個人要去填補現在都抓教官去辦這些沒有老師、教育行政人員願意幹的事情?

大家也可以想想,假日、大半夜,學生出玩,出了意外無論進了醫院還是進了警局,在沒有教官之後,學生(包含其家長)要找什麼樣的職分擔當者願意犧牲自己的休假、睡眠去協助處理?別忘了,老師、社工、心輔師都是有下班時間的,可以組公會要求工作權的喔!當然,我非常贊同網路上講的,這是學生跟家長自己得問題,該怎麼就怎麼辦,看是進太平間還是進看守所,都應該讓學生及其爸媽學會負責,有什麼道理讓教官去「喬事情」?拍拍手,講得太好。這是必須的,甚盼有此主張者,以公益團體形式走出電腦螢幕、走進社會跟校園,大肆地宣揚這樣的責任感。

用這種方法搞教官退出校園,不過就是同「兩國監督條例」一般的情緒表達,而不是事情的實際討論。這些因為軍人身份、因為定位尷尬在過去二十餘年在學校得伺候學生的工作者一旦消失,哪會出現什麼轉型正義?哪會有什麼更加民主?有的不過就是留下一個大洞,且整個社會與教育系統都沒有任何的配套去面對。找得出來的方法,在這個認定「什麼都是別人的責任」的社會中,也無法面對遺留下的問題。到時候,不過就是現在叫罵的一干人等,全充瞎子、聾子跟傻子,當作問題不存在罷了。真正倒楣的,不過就是之後沒人「伺候」,也很難學會「負起責任」的一掛學生。

所以,教官該退出校園,國防部與教育部軍訓處該比這些立委、鄉民與屁孩用心地去面對退下來教官的未來!至於其他,那就算了。沒道理人家屎盆子硬往頭上扣,還得替他們瞎操心。台灣,從來不是個酬庸真正做事者、付出者的社會,不是嗎?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便宜不要貪其實無關死刑不該省的別省120億的驚嘆號與問號先打好基礎吧!南寧隨筆─淺談大陸高校的輔導員體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