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路邊野餐幻影如夢 畢贛來台當翻譯者

中央社/ 2016.04.03 00:00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3日電)26歲中國大陸導演畢贛,以「路邊野餐」拿下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征戰41個影展,奪得12個獎座,如夢似真的影像堆疊,卻又因為伍佰的歌拉近距離,畢贛說拍完片後他是電影的翻譯者。

貴州凱里的老舊房屋,電風扇沒了扇葉,住在全是壁癌的屋內,裡頭的人全說著貴州話,小男孩用蒸盤外緣在牆上畫出了時鐘,旁白念上幾首詩句作為轉場,背景音穿插著著伍佰的「世界第一等」、「浪人情歌」以及李泰祥的「告別」。

被稱為奇幻電影的「路邊野餐」,有著如宋詞長短句形式的步調,即便延遲進入戲院,匆忙坐定,也能隨著片中火車行駛聲調,落入畢贛營造的時間流,如夢似真。

「我的電影只拍給野鬼和風」,貴州凱里出生的畢贛,沒上過一天正統的電影課,18歲在山西傳媒學院唸書,大二拿了姑姑給他當作大學三年當零用錢的一萬元人民幣來拍「老虎」,參加學校影展得到最佳影片。「那是專門給大三畢業生參加的,我拿了獎,那時特別心高氣傲」,這股自信延續到他拍「路邊野餐」,即便曾有人不看好,畢贛也沒在乎。

「在寫完『路邊野餐』劇本時,就知道這很非凡,如果能百分之百按照我的想法拍攝,一定是很偉大的作品」,畢贛霸氣地說著,幸好這部片征戰了41個影展,奪得12個獎座,瑞士盧卡諾影展最佳新導演、南特三大洲影展金熱氣球獎、金馬最佳新導演、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等,否則這番話只是狂語。

畢贛的父母從小離異,在奶奶的照顧下長大,媽媽有愧於他,時常送吃的到學校給他,同學羨慕到說,「真想我爸媽也離婚」。

在女人堆中長大的畢贛,每次四個姑姑、四個妹妹邀他上街,總覺得和女孩們喜歡的不同,喜歡待在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幻想,「我每天晚上都會想一個小時,那些幻想和實際就會交叉,之後我寫劇本就很習慣,因為這是我每天都在做的事」。

愛幻想的小男孩,成年後曾一度想照著社會規範走,去巴士站上班,成為小螺絲釘,上班前一天反悔,後來還考到了爆破員證照,正想當個爆破員時,被恩師丁建國攔阻,畢贛拿著媽媽、丁建國給他的資金,拍出「路邊野餐」,才華一夕之間遊走各大影展。

「每次完成作品,腦袋中就會想下一個作品」,從不保留自己作品的畢贛,從先前拍過的「老虎」、「金剛經」都沒留底,即使未來「路邊野餐」有DVD他也不留著,「我的心思永遠在下一個作品」。

近期他在台灣長住2周,不間斷地接受各家媒體專訪、進戲院映後座談,重複著說了好幾次的話語,畢贛說,「我的電影像是一隻鳥,叫的方式沒人懂,但是我能幫忙翻譯」,此時的他不是導演,只是個翻譯者。

他把拍電影當成是拆解自己,沒有妥協,「如果有妥協,每次和記者、觀眾交流,我會心虛,要不就不拍,但只要繼續拍,就要是我的想法」,尤其在片中一段42分鐘長鏡頭,攝影師喊累,畢贛堅持要拍,但最後也是這段畫面最驚人。

唯一可能讓畢贛妥協的可能是即將出世的孩子,「我可以為了小孩不拍電影」,說出這句話可嚇壞周遭人,老婆要他繼續拍,因為在拍電影的時候,畢贛才最像畢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