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動物方城市》套路玩得溜,票房不用愁。】

滔客/ 2016.03.24 00:00
「劇本」逐漸工業化劇本有沒有一個既定的公式套路?這裡談談文字工業化的問題。是的!資訊爆炸的今天,各種類型的影視作品,其實都已經有跡可循,例如愛情喜劇,很多我們看了前面情節就知道後面的結局,哪裡需要情緒衝突?哪裡需要反轉來震撼觀影者?其實都有一定的套路可循,那為什麼知道結局的我們仍要看下去?主要是因為想看看這中間編劇玩了些什麼花樣,怎麼在既定的模式之下,玩出不同口味的電影。劇本不是小說,他必須考慮的是好不好拍?能不能拍?拍出來好不好看?除非自己是出資者,不然大多數的編劇都不是自由創作,通常都是「命題式」、「作文式」的創作,他必須與其他部門進行長期的溝通,當然,編劇不是一整個影視作品的主宰,影視市場真正掌權的還是那些握有資本的製作方或者出品方。過程中……常常會有編劇擬定好梗概、故事大綱、劇情大綱、甚至分場大綱都做好了,製作方還是要加入許多的「設定」、「前設」,而這些都是在前期溝通的時候沒講到的。為什麼前期溝通不說呢?因為他當時沒有想到,等看到編劇的東西之後,才開了腦洞想出來的。這麼說來……製作方心中有一個對於「劇本」的想法,他們覺得這裡應該如何、那裡應該怎樣。那編劇的心中有沒有一個既有的「套路」呢?一定是有的,一個編劇的自然成長期大概是5-10年,前三年奠定的基調、學習技巧的時間長短,都可能會決定一個編劇所擅長和不擅長的部分。這篇不專業的《動物方城市》套路解析,僅為個人看法。在此,赤兔呼籲讀者在評論任何一部影視作品的時候停下來想一想,「評論既有的成品容易,但創造沒有的作品很難」。【以下有嚴重劇透,閱讀前請勿被雷到】簡潔有力且目的性明確的開場是不是第一個場景就叫做開場?當然不是!所謂開場是指約影片開始的10-20分鐘之內(浮動值,依電影長短有所差異)所發生的事情。當然這也不是絕對,只是赤兔一個經驗分享而已,簡單說電影開始到第一波衝突高潮,這中間所發生的事情。就叫做開場。這部動物方城市的開場相當成功,怎麼說?一開場是兔子茱蒂話劇舞臺上扮演警察,直接帶出故事主人公想當警察的夢想。是不是有點怪怪的?在弱肉強食的動物世界,兔子並沒有具備一個良好的優勢,但兔子為什麼不能當警察?這就是一個衝突點,所以……編劇用一場戲告訴觀影者,這是個什麼樣子的故事?一個兔子茱蒂消除偏見,實踐警察夢想的故事。那如何去呈現這個「偏見」?編劇設置了茱蒂的父母是一對賣蘿蔔的農民,父母也不支持茱蒂當警察,希望茱蒂能在兔子村安份地當農民。光是這樣遠遠還不夠,還必須要有人嘲笑她的夢想。必須要有事件情節,先讓故事的英雄救貓咪,於是有了茱蒂為了保護同伴,最後被狐狸抓傷的情節,強化了偏見,也強化了衝突性。以上是動物方城市的開場。在整個過程中,茱蒂的活潑和正能量,都讓每個觀影者喜歡。於是主角的個性立體了,故事主軸也出來了,還有什麼呢?「成功讓觀影者很想繼續看下去」另外,還順手埋下了一個潛在的危險。這無疑是一個再成功不過的開場。開始鋪陳主角,如何由小人物逆轉一個成功的開場之後,觀影者會發現故事的節奏好像變快了。茱蒂考上警察,然後在各種訓練中不及格,於是發憤圖強,最後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畢業,這邊是要讓觀影者看到主角的磨練,讓觀影者有一種陪著主角成長的心理歷程:「呀!我們的茱蒂長大了……」過程中,我們喜歡上茱蒂的鍥而不捨。有沒有發現無論時代怎麼演變,觀影者們永遠喜歡鍥而不捨的精神?因為這樣的情節容易觸動我們自身的經驗,或者我們嚮往的樣子。回到故事,茱蒂坐上火車之後,一首歌不到的時間,展示了這故事的主場景,接著進入警局,提到食肉動物的失蹤案。節奏上相當緊湊,而且用最短的篇幅介紹了整個大環境。兔子狐狸相「礙」,只是一場意外。 介紹完大環境之後,就是另一位對於主角相當重要的角色出現,茱蒂因為資歷和能力並沒有受到局裡認同,而被派去當交警,遇到了狐狸尼克,接下來的篇幅向觀影者展現尼克如何利用其他動物的善良天性,用一個短篇情節來介紹尼克的性格。劇情來到尼克出現之後,茱蒂的心裡開始產生奇妙的化學變化,這個化學變化,來自於潛在的危險,也就是開場所埋下的幼時創傷,這時幼時的創傷與對夢想的渴望發生碰撞,茱蒂陷入沮喪的情緒之中,編劇在這個環節旋即又安排了一場搶劫案,再次強調了夢想、正義感,同時也拯救了齧齒動物的妹子,又為後來埋下關鍵伏筆(這個老鼠妹竟然是黑道老大的女兒?)把主角推進新的階段,限時48小時的目的是什麼呢? 因為搶劫案,茱蒂差點被開除,最後有驚無險,還與牛局長對賭:48小時內找到失蹤人口,否則引咎辭職。為什麼編劇要在這裡安排48小時呢?其實讀者可以在很多電影裡看的到「限時」,例如:即刻救援,連恩尼遜必須在76小時裡救出女兒。這種限時的意義,其實不是說給電影裡的人聽的,而是說給觀影者聽的,其目的是為了要增加觀影者心裡對時間上的「緊迫感」。回到故事,羊副市長出面,把茱蒂進一步引入陷阱,看似溫暖的橋段,實際上是暗諷著現實生活中,公眾人物的話語權是可以影響很多科層體制面的事情。背後羊副市長的盤算更是腹黑。找一個看上去沒能力的人查案,這樣自己才更安全。這一場的目的除了讓觀影者明白電影的劇情發展跟走向。也再度強調一次調查出食肉動物失蹤案,才是故事的主軸。設置障礙來讓衝突遞增,磨難使情感發出光芒。茱蒂終於發現關鍵線索,狐狸尼克可能是目擊者,於是尋求合作。 在狐狸尼克的一番冷嘲熱諷,兔子就是兔子,食物鏈的最底層,再度揭示電影的主題矛盾點。藉此讓觀影者更加貼近茱蒂的內心掙扎。 電影的反派需不需要鋪陳?當然要的!當尼克帶著茱蒂去找失蹤車輛,結果發現車上全是爪痕,而且是誰都不敢招惹的「Mr Big」的車!這些都是在替反派塑造一種高大上的神祕感,過程中茱蒂也因此而成長了,從尼克身上學會了「唬人」技能,為後面關鍵轉折埋下伏筆。而紅蘿蔔錄音筆,更是編劇為將來狐兔重啟合作所埋下的關鍵道具。 狐兔雙人組,辛苦追查車子,卻差點被「Mr Big」處死,幸好之前茱蒂救的老鼠妹子就是「Mr Big」的女兒,他們最終絕處逢生,還跟「Mr Big」成為了朋友,這一個轉折,讓茱蒂與尼克的盟友關係更深一步,故事情節也開始衝撞電影主題,「你有無限可能」。緊湊的節奏中,觀影者疲累的救贖。 可能有些觀影者會覺得這部動畫片的故事節奏太快,因為幾乎視角一直跟著茱蒂走,常常現在說要去做什麼事,下一場就完成了,為了避免觀影者的疲累感,編劇中間做了一個巧妙的安排,也就是在這部片中大放異彩的「樹懶」。在節奏緊迫、就連喘氣都要快的故事中,安插了一個「慢」的情節,而這個安排充分發揮了反差效果,讓觀影者在漆黑的電影院裡哄堂大笑,而這個樹懶公務員,細想下是不是很像在暗喻什麼呢?這部分就留給讀者自行感受囉!事件推進到激化情感衝突不斷推高緊張度和提升節奏明快,是這部動畫片的特色,茱蒂展現出訓練出的身體素質,冒險一搏地查出真相,讓獅子市長落網,在一次記者會上,「食肉動物、食草動物」的共處世界觀,再度出現質疑聲浪,編劇在此又製造了一個衝突點。而茱蒂這個破案人掌握了話語權,一句話左右了整個城市未來,也強烈衝擊了自己和尼克之間的友誼。一個茱蒂要拿防狐噴霧劑的動作,拉出了茱蒂童年陰影的伏筆,這一手編劇可說是運用巧妙,玩得飛起。茱蒂痛徹心扉回到了兔子村,希望自己的警察夢到此為止,偏偏又遇到小時候傷害她的狐狸同學,狐狸同學的道歉還有對案件的推展起了外在和內在的效用,而狐狸的道歉則是給觀影者心中一個圓滿。重燃夢想、解決衝突、最後反派登場。帶著關鍵線索,茱蒂再次找到尼克,解決兩人的情感衝突,這解開死結的關鍵,除了茱蒂的眼淚當然還有蘿蔔錄音筆,其中兔狐的對話更讓喜歡同人腐文化的觀影者,認為不同種族之間是存在「愛情」,於是幫他們組了「CP」。在此,赤兔必須說一下,一句「我愛你」並不是只有愛情的解釋,它有可能是親情、友情。李奧納多跟凱特溫斯蕾在現實生活中也說過愛對方,難道他們就是愛情嗎?現今同人腐文化的盛行所產生的影視亂象,確實是未來值得思考的問題,我們之後再探索這個問題。狐狸與兔子之間到底存不存在愛情呢?相信每個人都有不同解讀。回到這部片,反派的挑選也是相當有趣,「羊」在我們現實生活中,牠不比獅子勇猛、不比狐狸狡猾,看似天然無害的生物,在這部片中卻藏著自己的野心和手段,這細思下的確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暗喻,現實中常常會遇到披著羊皮的狼,或著披著狼皮的羊,他們有自己的生存法則,而我們呢?只要永懷夢想、堅持不懈、勇往直前、堅信友誼自然能成為人生的贏家,這部是近年難得的動畫片,在中國大陸也已經突破10億的票房,希望還沒看過這部片的讀者們,快去觀看這部正能量爆棚且充滿歡笑的動物方城市。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