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雲門草坪金箔剪紙 不敵春雨失敗

民生@報/陳小凌 2016.03.21 00:00
【文/陳小凌】居然想將遇水即濕的棉紙放置在戶外!剪紙家吳耿禎首次在雲門劇場挑戰的戶外剪紙作品「脆弱的種種美好」,終究不敵大自然的天候變化,連日春雨連綿,讓幾近完工時,僅剩最後塗漆步驟的作品,金箔片片點點斑駁,露出底下的字典紙。

今天他在現場坦承:「這幅作品還沒完成就斑駁了,某程度是失敗了,但失敗就面對它,等太陽出來,將視金箔花的狀態繼續創作。」

十年前還是建築系學生的吳耿禎,獲雲門基金會流浪者計畫到陝北學習探訪剪紙民間藝術;雲門劇場啟用之後,他數度來訪,感受日光平台上淡水夕照折射的寬闊金光,眼前的大片綠地儼然是一塊最好的天然畫布,因此有「一朵花獻給天地」發想。

「我想要呈現紙跟雲門的自然環境呼應之後的時間變化,逐漸壞去的過程。我的概念並不想要金剛不壞,而是看它慢慢脆弱之後是什麼樣子。」

他將六樓高的白紙板立成斜坡,原計畫要在上面黏貼2500片金箔做成的花,讓它在戶外經風吹雨打洗禮。當他耗時兩個月,正要將花貼到木架上的第三層棉紙上時,下面兩張棉紙卻凹凸膨脹,嘗試噴水又重撕,仍無法處理。

雲門藝術總監林懷民提醒要拜土地公,就在吳耿禎向土地公虔拜時,他心中突然浮現:「檯子的角,正對著土地公廟,而且花是背對祂。」一轉頭果然發現正對立架,吳耿禎立刻剪了朵花禮敬給土地公。

但就在三月初幾近完工時,僅剩最後塗漆步驟,北台灣春雨綿綿,吳耿禎心裡想著明天還能補漆,但萬萬沒想到這雨一下長達半個月。金箔片片點點斑駁貼在透明塑膠布上,露出底下的字典紙。

吳耿禎說:「這幅作品還沒完成就斑駁了,某程度是失敗了!但失敗就面對它,」等天候穩定,太陽出來,他將以此張紙的最大韌性「補妝」或加色:「這是土地公給我的挑戰!」。

相對在雲門劇場大廳,吳耿禎用兩本繁體字典剪出一樓半高的剪紙,或能讓大家感受到他的剪紙功力,西方教堂在上端,中間是劇場舞台,中國廟宇在下端;為讓剪紙增加韌性,他「加工」在雙層棉紙中間放置「泰維克」塑膠紙。

以往吳耿禎海外旅行,會在圖書館隨機找書翻頁,依該文字意境剪紙夾於書內,做為與陌生人的相遇。這或是作品材質的源起。

圖說:剪紙家吳耿禎首次在雲門劇場挑戰的戶外剪紙失敗。陳小凌/攝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