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走過太陽花兩周年 那些曾經的「首謀」們...

NOWnews/ 2016.03.18 00:00
記者楊淳卉/專題報導

政黨票投綠社盟、卻幫時代力量候選人邱顯智助選的魏揚,以及小英基金會出身,最後投入時代力量的陳廷豪,他們在太陽花運動時期,都是「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的成員,在324占領行政院發生之後,還雙雙被列為「首謀」傳訊。去年,他們一同投入時代力量輔選,魏揚加入了邱顯智團隊,陳廷豪則為馮光遠輔選。某種意義上,魏揚和陳廷豪這種分裂、又複雜的政治選擇,也反應了當代投身社會運動的台灣青年的尷尬。

▲占領行政院案 陳廷豪交保 台北地檢署偵辦占領行政院首謀案,31日傳喚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成員陳廷豪(前),訊後依妨害公務罪嫌,以新台幣5萬元交保候傳。中央社記者劉世怡攝 103年3月31日

▲台灣史上首次行政院被學運攻佔,現場總指揮清大研究所學生魏揚遭警察逮捕。(NOWnews資料照片)

『第三勢力如何成為選項?』

「過去八年,社會運動實在太多。」參與過社會運動的陳廷豪說,如果沒有318,根據原本的想像,就算總統能夠換人,國民黨在立法院恐怕仍舊過半。國民黨難以擊敗,民進黨又難以期待,任何對於台灣有所寄望的人們,多多少少都帶有第三勢力勢在必行的感覺。

魏揚回想,早在2013年11月,時任中研院法律所研究員的黃國昌就在一場好樂迪唱歌慶功會中,宣布有意找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組黨」,但當時,大家都以為黃國昌喝醉了,魏揚則心想,過去組黨運動大都失敗收場,這次大概也差不多吧!

那時也在場的蔡英文首席文膽、清大社會所所長姚人多,則對黃國昌「組黨」一說有些不以為然,直說「找林義雄出來,不能打開新市場,只是在搶民進黨的票而已」。魏揚說,當時沒有人想得到,再過幾個月,台灣政治版塊將有劇烈變化,若沒有318,組黨運動更不可能成功,「從現在結果看來,好像有點在打姚人多的臉」。

『分裂的第三勢力』

第三勢力政黨形成之際,時代力量黃國昌、社民黨范雲、綠黨李根政...這群在組黨運動領頭的「大人們」,最後終究各奔東西各玩各的,對於青年們來說,等於是第三勢力的整合破局。

陳廷豪回憶,2014年3月30日的「反服貿遊行」有高達50萬人上街。那時候的氛圍,使有政治有企圖的運動參與者認為,上街的50萬人,將能直接轉換選票,成為新興的政治勢力,也就是第三勢力的基本盤,甚至是鐵票,即便分裂不同小黨,對取得席次仍充滿信心。但,真正開始投入選時,才發現「社會運動」轉成「政治選票」的過程,沒有那麼容易。陳廷豪驚嘆:「大家那時候對政治的想像,實在都太樂觀了」。

對於整合破局,魏揚也難掩失望。他認為,社會運動進入政治領域後,若還要保有社會力,需要滿足非常多的條件,要動員群眾輔選來爭取國會席次,又要扎實地從事組織工作並且維繫既有人脈,而非僅僅以「我知道你、支持你、崇拜你」為基礎,這只是狂打神主牌罷了。第三勢力未能形成統一戰線,要滿足這些條件更是艱難。

『時代力量的隱憂』

觀察時代力量目前為止的表現,魏揚認為,時代力量選後一直試圖表現它們不是民進黨側翼,但很多時候只是反應較快,內容仍與民進黨高度重疊;但他也坦承,由於先前曾為邱顯智助選,「很難沒有情感的評論」;例如某些選舉資源,就會因為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的關係而下不來邱顯智這裡。就像是陳為廷退黨,對時代力量多少也帶有情緒。

至於時代力量能否走出自己的路?魏揚直說「滿悲觀的」,即使目前沒有選票壓力,但時力僅有五席,難以和民進黨對抗,更難以獨立推動與民進黨有明顯差異的改革,頂多只是提出較為激進的版本,逼迫民進黨回應。對此,陳廷豪也指出,時代力量在選舉過程中,一直被認為是「民進黨的側翼」。因此選上後,為了表現跟民進黨不一樣,所以積極想要與民進黨競爭。但事實上,由於席次、資源完全不能與民進黨抗衡。而現在的能見度,又都是仰賴過去社會力和媒體所撐出來的光環。畢竟,「水能載舟,亦能負舟」,若是一不小心,光環就會消退。

『太陽花世代的下一步』

即使對第三勢力有這麼多情感糾結,魏揚卻也沒打算繼續投入政黨活動,魏揚笑著強調自己的性格不適合政治,例如曾幫時代力量候選人輔選,卻在選前幫綠社盟站台,他自我嘲諷說:「未來就算要從政,應該不會有人要我了吧!」

陳廷豪則看重青年世代之間連結,他開心地說,幸好選舉一年過去,無論大家在哪個政黨服務,彼此仍能有聯繫,這是非常難得的事,因為這也某種程度意味著,年輕人在過去社會運動中所累積的信任,還沒有因為身處不同陣營而瓜分。未來是否繼續參與時代力量,或是加入其他陣營?陳廷豪則是聳聳肩:「現在的目標是要把論文寫完,而且也還沒當兵,所以對於未來還沒想那麼多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