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LINE 畢冊 朱學恒

婦聯會的最佳安排(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6.03.15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簡稱婦聯會)在國會和輿論界變成為主要話題,因有人將其列為國民黨的附屬組織要一起轉型正義,但婦聯會不承認還公開聲明與其切割關係;此會原名「中華婦女反共聯合會」,1996年中國共產黨日益壯大後就不敢再反共了、而改為現名。

1949年國民黨蔣幫集團逃亡台灣實施威權獨裁統治後國民黨自己變成手集黨政軍情特企社於一體的怪胎外,又在台灣搞了幾個怪胎,第一個就是「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196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蘇俄搞壞關係,蔣幫集團就將「抗俄」兩字去掉變成「中華婦女反共聯合會」;此會成立於1950年4月17日蔣介石在台灣「赴行視事」的一個半月後,是蔣介石送給他老婆宋美齡玩的,宋美齡就集合所有中央文武百官之官夫人或女眷或女官於一堂,三不五時給予集合訓話以顯第一夫人之威儀、以彰母儀天下之風範,俾掩飾亡命孤島之落魄與失魂,蔣介石還下令徵收千分之五的娛樂娟和進出口貿易捐給婦聯會作為營運之經費;按照中央法規標準法規定「關於人民之權利、義務應以法律定之」,又規定「應以法律定之的不得以命令定之。」所以蔣介石以命令規定人民繳娛樂捐和進出口捐給婦聯會是於法無效的,故婦聯會非法收取的娛樂捐和進出口捐都應退還給人民或捐繳給國庫才能「轉型正義」以符合社會之公平正義原則。

婦聯會自成立至今將近七十年只有兩位主任委員(本團體之最高領導人),一位是創會主任委員蔣宋美齡,也就是蔣介石的第四任老婆,她逃到台灣逃命的歲月都在幹這個位子,至最後被繼子蔣經國攆到美國養老的前幾年都還保留這個寶座,當時的總幹事辜嚴倬雲都要千里迢迢跑到美國紐約向她報告會務,後來聽說在美國摔了一跤行動比較不便才將主任委員寶座讓給總幹事辜嚴倬雲女士,也就是本會第二位主任委員;「中華民國在台灣」都已換過蔣介石、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等六位總統且馬上要進入華人首位女總統蔡英文時代,而婦聯會才只產生兩位主任委員,可見婦聯會體制之專制威權,與台灣近二十年來的自由民主社會發展多麼不協調;尤其辜嚴倬雲主任委員今年已92高齡,為兩岸三個執政黨都非常敬重的辜振甫之夫人,但看到92歲高齡的老人還要操勞會務,真的有些於心不忍;59歲的蔡英文女士都馬上要接任總統接掌台灣國炳,92歲的辜嚴倬雲女士還在操勞婦聯會會務,有關人士真應該檢討一下。

婦聯會當初的組成分子都是國民黨的官夫人及一些女政客,其各地的縣市分會主任委員也都是縣市長夫人或議長夫人或一些較大條的女政客,所以婦聯會的國民黨色彩非常濃厚,有些人將婦聯會列為國民黨的附屬機構,這是犯了觀念上的錯誤,試想蔣宋美齡是全國唯一能讓蔣介石驚心害怕破膽的人,是蔣介石怕宋美齡不是宋美齡怕蔣介石,所以婦聯會和國民黨是裙帶關係、是李敖大師講的生殖器關係不是附屬關係,故內政部長陳威仁在國會答詢時說「內政部發文要婦聯會呈報財務資料,婦聯會都不相理」,陳威仁講出實話也點出婦聯會的歷史淵源和威權心態永垂不朽;整個國民黨官夫人群聚的組織文化如此,就是英明開明聰明出世的辜嚴倬雲女士也莫可奈何,只能同流合汙、沆瀣一氣;2000年政黨第一次輪替,台灣第一位女副總統呂秀蓮曾親自蒞臨婦聯會,這是婦聯會成立以來第一位最高位階的從政女性、也是第一位民進黨人進入國民黨外圍團體的婦聯會開會,惟這群國民黨女人聽說呂副總統親自蒞會都紛紛走避,故當日出席相當不踴躍,出席者也都像看到鬼一樣,只有大會主席辜嚴倬雲總幹事出來禮貌性迎接,顯現婦聯會的國民黨保守性格堅硬如鐵,也讓後來的民進黨女政治領袖(當然包括呂秀蓮副總統)對婦聯會退避三舍,也因此婦聯會的國民黨色彩更為強化更為濃厚;跳入台灣海峽也洗不掉滿身國民黨的惡臭,所以這次也被列為「轉型正義」的對象。

雖然一般社會大眾都不相信辜振甫的夫人辜嚴倬雲女士會亂搞,但她畢竟被一群惡名昭彰的國民黨官夫人和女政客所團團包圍,且辜嚴倬雲已經92高齡,雖然耳聰目明還是會心智不繼,讓92高齡的老人承擔如此重任實在很不人道,何況前面說過婦聯會的娛樂捐和進出口捐之財源無法源依據,這是蔣家可以亂搞的、不是辜家可以亂搞的,希望辜嚴倬雲女士一本辜振甫愛鄉愛國愛台之氣節,響應大時代的「轉型正義」大業,將婦聯會收繳的娛樂捐和進出口捐全部捐給國庫,或甘脆安排迎接新任的女總統蔡英文來接婦聯會主任委員,由她來負責處理婦聯會轉型正義之義舉;蔡英文是當前全國最高政治位階之女性,而且她傳承她父親蔡潔生之熱心公益、大公無私之個性,與辜振甫、辜嚴倬雲之社會價值觀非常相似,最重要的是她年富力強、心智聰慧、包容力強(這一點和辜振甫很像),她正在致力團結整個國家往前進步,由她以總統身分來接任婦聯會主任委員,辜嚴倬雲女士在旁指導將是婦聯會的最佳安排。(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