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最純潔的色情,最暴虐的人性《援交天使》

滔客/ 2016.03.15 00:00
若你曾看過金基德(Kim Ki-duk)的作品,必定對他影像中那充滿詩意的慾望與暴力印象深刻。《援交天使》(港譯:慾海慈航) 是2004年上映的片子,片中非但不見香豔刺激的情節,甚至偶爾幾幕裸露都讓人只能沉浸在悲憐的情緒中,悲憐那一對情同姊妹的高中女孩──如真與在容的遭遇。她們為了圓出國旅行的夢,隨機在網路上與尋芳客交易,出賣年輕的肉體換取金錢。特別的是,和客人上床的總是在容,如真則形同在容的「經紀人」,負責接洽、議價、記賬、化妝,還有把風。▲如真(右,Kwak Ji-min飾)就像是在容(左,Han Yeo-reum飾)的經紀人與化妝師。(圖片來源:MUBI)兩個女孩的個性截然不同,如真極度憎惡那些嫖客,若非因為在容的堅持和兩人共同的夢想,如真壓根兒不願將自己最親密的朋友送到那些骯髒男人的身邊,所以讓在容去接客這件事,是如真心中很大的一個矛盾,她心底始終對在容又是疼惜,又是愧疚;然而在容那大而化之的個性和天真爛漫的微笑,就像是給如真的一顆定心丸。那時為躲避臨檢的警察,在容衣衫不整地從旅館逃生梯跑下來,表情仍是樂悠悠地,心急如焚的如真一牽住她便罵:「妳還笑!」在容只一派輕鬆地說:「好玩嘛!」那一幕,午後淡淡的陽光裡,兩個女孩手挽著手奔逃,穿過市集與仄巷,共患難的真情,美得好像一首詩、一幅畫。▲如真和在容情同姊妹,立志存夠了錢要一起到歐洲玩。(圖片來源:Cineplex.com)《援交天使》全片分為三個章節,並各有其來由與象徵,分別是:〈婆須蜜多〉(Vasumitra)、〈撒馬利亞〉(Samaria) 和〈索納塔〉(Sonata)。婆須蜜多是佛教五百羅漢中專以婬行渡眾生的一位女羅漢,梵名Vasumitra,顏貌端正,身放光明,能使眾生於惡中修觀慧,行的是「以慾離慾」的法門。在容對如真說,自己就像婆須蜜多,是如母愛般光明溫暖的存在,帶給男人們滿足。金基德讓兩個女孩的夢想在她們的信念中變得純潔而神聖,她們的做法是救贖,是渡化,是崇高不可非議的;而所有那些試圖用金錢消滅罪愆的嫖客,和社會上對援交文化的撻伐聲浪,竟都在她們面前變得齷齪不堪了!婆須蜜多這一章,我們看見了如真和在容違俗的價值觀,和她們生死不渝的情誼。▲在容對自己身體被嫖客觸碰不以為意,如真卻覺得髒,堅持要為她清洗乾淨。 (圖片來源:Cineplex.com)從第二章〈撒馬利亞〉開始,劇情急轉直下。如真為了在容做出傻事,如真的刑警父親意外得知女兒的祕密後,也踏上了不歸路。「撒馬利亞」是一民族也是一信仰宗派,典故源出《路加福音》第十章與第十七章。撒馬利亞人因為血統問題,在當時猶太人眼中被視為是不潔淨的,是背棄耶和華信仰的人,但耶穌將其引作「仁慈的人」、「發自內心的好心人」、「見義勇為者」的比喻,特別是相對於那些道貌岸然或地位正統的人而言。此章藉撒馬利亞人的典故來註解這對窮途末路的父女,一個是法律定義下的「兇手」,一個是世人眼光中的「妓女」,但如果將他們和典故中見死不救的利未人、祭司或者本片中那些貪婪無情的嫖客比較起來,未免是天大的諷刺!一個清晨,父親如往常來到如真床邊,凝望著熟睡的她。以前,他總會為女兒戴上耳機,用輕柔的音樂喚她起床,這一次卻並不驚擾,只從她裸露在被外的雙腿緩緩掃視到她的面容,心底想的或許也是昔時如真在澡堂裡幫在容洗澡時所說過的:「隨便一個男人都可以觸摸這麼美好的身體,真是讓我生氣。」父親對如真的關愛,就像如真對在容的憐惜一樣,給人一種更甚於親情和友情的曖昧感。▲如真的刑警父親得知女兒賣淫,從一個慈父轉變為殘忍的兇手。(圖片來源:AsianWiki)父親跟蹤如真,找上嫖客,狠狠教訓他們,眼裡只有殺意,心幾乎要被仇恨吞噬了!回到家後,他在浴室蓮蓬頭下淋水,漸漸平靜下來,這和在容重傷時,如真在澡堂裡大哭那場如出一轍,就像是瀑布下的禪修──佛門修持三學──戒、定、慧的「定」,即靜心之散亂。無獨有偶,父女倆都是在此之後,開始冷靜地採取「贖罪」的行動。終章〈索納塔〉一改前兩章的緊湊調性,陡地一落,變得悠然、和諧、詩意。車子駛了整夜,天明時漸駛入人跡罕至的荒山野嶺,那裡地上滿布石礫,四周萋生蕪草,父親牽著如真的手,走向半山腰上亡妻的墓,溫情洋溢的畫面中,一切是那樣恬靜,或說更像是山雨欲來。▲如真在父親突如其來的提議下,一起到山上替母親掃墓。(圖片來源:Kinochiwa.ru)索納塔是汽車款式名,以前父親總是開著這台車送如真上學,後來他也是開著這台車去為女兒報仇。對他來說,這車子不但承載了他和女兒之間的點滴回憶,也是他賴以珍護女兒的一副強健羽翼,惟有在這副羽翼之下,如真才得以安穩成長;如今,他彷彿下定了決心,要用這副羽翼領著顛顛仆仆的女兒,做最後一次試飛。▲父親心血來潮問如真想不想學開車,天真的如真卻不知父親的覺悟。(圖片來源:Kinochiwa.ru)本片的結局,具有文字無法形容的感染力。金基德誘導我們去預想父親可能做出的殘忍事情(當然這也很可能是父親心中早設想過的,只是終究沒能忍心去做),待我們的預想盡皆撲了空,卻也同時比照了那錯想當中的嗔念惡行,讓此時此刻一個父親對女兒無條件的愛更加悽婉動人。這樣的愛是既暴烈卻又俛首斂眉的,餘韻綿長,讓人惆悵、心碎,好久都不能平復。而我們看到無助的佑真猛踩油門,索納塔汽車空轉噴出的白煙,與遠方山頭盤桓的雲霧,在畫面裡融成灰茫的一片,青春正艷,怎奈繁華散盡?

社群留言